存储器最近颇为受人关注,很多市场报告都说存储器在涨价。疫情的全球蔓延,似乎佐证了这一消息。韩、美等国存储器占比较大,现在海外物流受限,海外工厂停工,疫情蔓延对整个产业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面对现状,产业内的现况究竟是喜还是忧,而愈演愈烈的“涨价”传闻,究竟是不是空穴来风呢?

 

本期话题:

Q1:韩、美存储器占比较大,疫情蔓延会对整个产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的复工复产的情况怎么样?

Q2:报告上说存储器在涨价,驱动涨价的原因是什么?会持续多久?

 

 

Q1:韩、美存储器占比较大,疫情蔓延会对产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的复工复产的情况怎么样?

 

复工情况较好,东芯半导体深圳和上海的基地都已完全复工。

 

产业链:晶圆代工厂、后到封装的测试厂没受到影响,目前产品交期正常。 

 

市场方面:每家公司的产品不同,友商得一微主要做 Memory Controller,产品形态和 EMMC、UFS 或 SSD 有关系。这些产品大多数用于消费类产品(智能手机、平板、笔记本 SSD 的产品)。

 

我们的产品主要包括 NOR Flash、SLC NAND Flash 和 NAND MCP。大多数应用的是嵌入式领域,包括消费类产品,以 TWS 耳机为代表的穿戴式产品,还有 TV、机顶盒这样的嵌入式产品。NAND MCP 产品用在 4G 或 5G 的通讯模块上,嵌入式产品的形态和应用都跟消费类不相同。现在 Q1 的订单需求依然维持着强劲。 

 

现在进入 Q2,国内的需求相对较强。类似于物联网模块的嵌入式产品需求较强,但一些国内生产厂商的产品出口海外,现在一些海外客户要求订单延期交付,甚至协商再次延期交付。

 

国内疫情已接近结束,官方也在提倡新基建。从 Q2 开始,国内的需求很稳。只担心 Q2、Q3 的海外订单。

 

Q2:报告上说存储器在涨价,驱动涨价的原因是什么?会持续多久?

 

包括 NOR Flash 和 SLC 的 NAND Flash 从去年 Q4 开始,价格有上涨的趋势,原因如下:

 

供应端:全球国际大厂的供应量没有增加。在上一波 NOR Flash 涨跌过程中,美国公司赛普拉斯和美光,在持续退出 NOR 市场。对于国际领先的存储器厂商(三星、海力士、美光、东芝),SLC 也是小市场,90%的产能在做 3D 的 NAND。SLC 是没有新增产能的市场。 

 

需求端:穿戴式设备现在很火,它属于物联网,类似 5G 基站的建设,需求量都较大。现在一些工业产品,比如电表市场,对 NOR 或对一些 SLC NAND 需求量在增加。从去年 Q4 开始,价格缓步上涨。如果不是这次疫情,今年 Q1 的价格还会上涨。进入 Q2 后在细分领域,比如 1.8V 的低功耗的 NOR Flash,在穿戴式设备上应用广泛。 

 

在消费类别的产品中,机顶盒、TV 是饱和的市场,穿戴式设备是不错的亮点,也在推动 NOR Flash 和 SLC NAND Flash 价格的上涨。 

 

随着海外疫情的发展,有可能海外需求会受到影响。对今年第三季度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Q1:韩、美存储器占比较大,疫情蔓延会对整个产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的复工复产的情况怎么样?

 

复工情况比较理想,公司运营正常,管控措施很严。

 

疫情对供应链的封装和测试影响最大。封测需要洁净空间,对员工的复工率要求高。封装涉及到较多的原材料,基板的整个备货周期急剧拉长 2-3 倍,造成一定影响。 

 

客户端受到的影响反射弧长一些,海外客户的订单量明显减少。主要的元器件,比如存储器 NAND Flash 目前销售前景不佳,客户有些悲观。市场行情发生变化,价格下滑,需求不好。疫情如果持续,行业形势会比较严峻,面临较大的挑战。 

 

消费级的市场:企业级层面的需求较好,日常沟通中使用了远程会议等应用。如果疫情对经济造成影响持续加深,可能会出台一些刺激内需的政策。存储本身就是重点打造对象。希望在本土产业在疫情期间有一些起色,用新需求来弥补消费级市场的影响。 

 

Q2:报告上说存储器在涨价,驱动涨价的原因是什么?会持续多久?

 

大容量的 NAND Flash 包括 3D,它从最早的 SLC,现在到 MLC、TIC、QLC。对它们的形式,我的看法相对悲观,去年三季度,NAND Flash 有一个市场低点,然后极速上拉,短时间内,不同产品平均涨幅达到 30%。 

 

刚复工时大家去做备货,做渠道上的铺货,3 月初形式有好转,现在开始整体下滑。供需关系方面,比较担心消费级层面,因为 NAND Flash 在手机上与 5G 相辅相成,5G 对 NAND Flash 是很好的促进,现在因为疫情,5G 手机销量很不理想。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是 OEM 大厂、Server、Enterprise 这一块,它们的需求如果能稳住,情况就会稳定。单从消费级来看比较悲观,也许会出现一个震荡期。接下来可能会出现 3D 的 Flash、大容量 Flash 的需求持续下滑。

 

 

 

Q1:韩、美存储器占比较大,疫情蔓延会对整个产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的复工复产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国内员工 100%复工。海外员工每天通过视频指导工作,目前影响不大。

 

供应链:供应链相对简单,大部分产品直接封装到客户的产品里,由他们管理,这么做对我们有利。我们的客户都是国内的一些大客户,所以我们受疫情影响不大。 

 

可测试血氧浓度的穿戴装备前景光明,订单一直在快速增长,国内增长值达到 30~50%。 

 

企业级的应用很火爆,对产能有挤压,对手有时拿不到产能,我们反而有优势,因为跟晶圆厂合作密切,总体形势较好,会比去年有增长。

 

Q2:报告上说存储器在涨价,驱动涨价的原因是什么?会持续多久?

 

我们并非投机分子,有着长期承诺,大客户单子基本锁定,下单时价格已定,再同晶圆厂协商 Wafer 价格,价格是明朗化的。

 

从长远角度来看,DRAM 跟闪存规律不同。从供需关系看闪存,工艺方面还有增扩产能的潜力,摩尔定律在 NAND 还存在,线宽还在往下缩,它还可以叠 3D,可以从 96 层叠到 200 多层。所以压缩成本的空间也在,但 DRAM 不一样。 

 

在供应端 DRAM 目前看不到迎合未来需求的可能性。从半导体历史来看,DRAM 在 51 年里非常稳定。总的存储单元量、卖出去的数量,每三年会翻一倍。在需求方面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三年不翻倍,但供应方面相反,看不到有任何三年翻一倍的可能性。 

 

供需矛盾会存在,但未来还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