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之后,不惜代价加大对半导体产业的投入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越来越多的资金将会投入芯片产业。毫无疑问,有了充足的弹药,凯桥资本会加快在海外半导体产业的收购步伐。

 

“空降董事”引发的争议

 

今年 4 月 6 日,Imagination 计划召开的董事会议上,原本要决定允许中国空降 4 个董事进入董事会,此计划被英国政府得知而出手干预,会议仅召开前 24 小时被取消。

 

凯桥资本背后的投资方中国国新控股想要空降董事的计划失败后,虽然向英国政府表示公司仍隶属于英国,但是仍然因为争夺公司主导权而将 CEO Ron Black 逼下台,执行董事长兼 Canyon Bridge 合伙人 Ray Bingham 暂代 CEO 职务。

 

4 月 10 日,Ron Black 离职并离开董事会,与他一起辞职的,还有另外两名高管:首席产品官 Steve Evans 和首席技术官 John Rayfield。

 

 

Imagination 英国眼中的香饽饽

 

Imagination 被认为是英国最重要的高科技企业之一,并以采用其 IP 技术的图形处理单元(GPU)应用于全球 30%的手机以及总计 110 亿台设备中而自豪。

 

去年底发布的被称为“20 年来最重大的架构更新”的 A 系列 GPU IP,以及在光线追踪技术方面获得策略伙伴的支持,使公司在全球多个关键市场持续成长。

 

也是在去年,该公司也是欧盟专利申请最多的英国第十大专利申请者,领先于戴森和日本软银拥有的领先 IP 厂商 Arm。

 

英国政府仍然致力于立法,以《国家安全与投资法案》的形式审查外国交易,该法案将在目前的并购制度基础上加强英方的权力,其影响范围和范围足以跟上技术创新的步伐。

 

英国外交事务选择委员会已经对“外国资产剥离英国公司”展开了另一项调查,该调查是在政府决定赋予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英国 5G 网络建设的决定之后。

 

美国 CFIUS 也于近日插入到 Imagination 事件中来,据悉 CFIUS 近日写信给凯桥询问相关事宜,对其“空降董事”的意图进行调查。

 

 

苹果的放弃与中国资本注入

 

2017 年初,苹果宣布在两年内放弃使用 Imagination 的技术,这使来自苹果营收过半、早已深陷亏损的 Imagination 更是遭受致命一击,随即公司开始寻求收购,3 个月后就被凯桥收购。

 

深陷困境之时,中国市场成为了 Imagination 的救命稻草。失去苹果这个大客户之后,Imagination 董事会于 2017 年 6 月宣布将寻找一切可能的买家。

 

Arm 曾有有意接手,但最终放弃。由于很难找到像苹果一样的大客户,因此恐怕没有比中国更合适的买家了。

 

由于凯桥刚被 CFIUS 叫停收购莱迪思,为了规避 CFIUS 审查,Imagination 首先将自己设计 CPU 的 MIPS 部门分拆,以 5600 万美元卖给硅谷投资集团 Tallwood。

 

MIPS 是 Imagination 从美国收购的业务,将之剥离,可令 imagination 和凯桥资本的交易不经过美国 CFIUS 审查。此后,凯桥资本再吃下剩余业务。这部分业务主要聚焦 GPU(图形处理器),与美国关联较少。

 

2017 年 7 月,经历股价暴跌后的 Imagination 开始寻找买家。股价暴跌的原因是 Imagination 在 2017 年 4 月向股东披露的文件中显示,苹果作为 Imagination 最大的客户,将不再在其集成芯片(SoC)中使用 Imagination 的知识产权(IP)。

 

2017 年 9 月,Imagination 宣布被凯桥收购。同年 11 月,这笔 5 亿 5000 万英镑的交易审核通过,宣布完成。

 

不过,为了完成和凯桥资本的交易,2017 年 7 月 Imagination 剥离了位于美国的处理器内核 IP 公司 MIPS Imagination,将其出售给 Wave Computing 公司。

 

 

中国资本收购国外芯片相当不顺

 

这是凯桥资本首次成功收购芯片公司,也是近年来屈指可数的芯片成功收购案例。此前,中国资本收购国外芯片企业的尝试,多数以失败告终。

 

2016 年 11 月美国芯片制造商 Lattice 宣布将以 13 亿美元出售给凯桥资本, 但 12 月,22 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财长雅各布·卢阻止中资支持的基金收购 Lattice 公司。

 

2016 年 10 月,由于美国政府的干预,中国宏芯投资基金 6.7 亿欧元收购德国芯片企业爱思强也功亏一篑。

 

2016 年 2 月,紫光收购美光、入股西数曲线收购 SanDisk 一案也因 CIFUS 的阻挠而流产。2016 年 2 月,中国华创投资和华润微电子收购美国 Fairchild(仙童半导体)因担忧不能通过 CFIUS 审查而被仙童半导体拒绝。

 

在凯桥收购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 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阻止了凯桥资本以 13 亿美元收购芯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公司。这件事也预示了 2018 年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之间的斗争。

 

 

更让人唏嘘的是,很多中资海外并购损失惨痛。这些损失的财富,不管是国资还是民企的并购,都是中国人民用辛勤劳动出口换来的宝贵财富和外汇资源。

 

近几年,南京三胞集团在英国收购的 House of Fraser 连锁百货倒闭,15-20 亿人民币的投资化为乌有。

 

光大和暴风集团通过设立 50 亿人民币基金收购的欧洲体育版权运营公司 MP & Silva 倒闭,中方也是面临全盘皆亏的局面。

 

中资通过基金做海外并购是近年的趋势,但基金收购的项目也有不少潜在失败例子。

 

 

对我国出海企业的警示作用

 

除了移动通信终端和核心网络设备有部分集成电路产品占有率超过 10%外,包括计算机系统中的 MPU、通用电子系统中的 FPGA/EPLD 和 DSP、通信装备中的 Embedded MPU 和 DSP、存储设备中的 DRAM 和 Nand Flash、显示及视频系统中的 Display Driver,国产芯片占有率都是 0。

 

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持续高歌猛进,芯片设计、制造、封装测试都取得了超过 10%的销售增长率。魏少军还指出,我国集成电路设计企业主流产品仍集中在中低端。

 

因此想要提升在芯片市场的竞争力,降低对美国等国家芯片的依赖,在高端通用芯片领域能否取得突破十分关键。

 

这又需要在整个集成电路产业设计、制造、封装的共同努力,增加投入,给国产芯片机会也十分重要,当然,人才缺乏的问题也难以破解。

 

失败的海外并购一般都包括以上中的几个原因,问题往往不是单一的。对海外行业形势和公司价值判断有误往往是开端,溢价过高往往是问题的核心,整合失败往往是最后阶段的表现。

 

 

结尾

 

在全球贸易与科技竞争中,美国等国动辄以芯片作为博弈焦点,最重要的原因是其在全球芯片行业中的显著领先地位。

 

不过伴随量子效应带来的摩尔定律走到尽头,全球芯片行业的迭代速度都将减缓,这对于一直苦于追赶的中国芯片企业来说终于迎来了另一个窗口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