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台积电已经停止接受来自 H 公司的新订单,以响应美国商务部限制供货 H 公司的新禁令。随后,台积电就发布声明否认称,所谓“已停止向 H 公司提供新订单”的报道“纯粹是市场传言”。对于是否接受 H 公司的订单,台积电方面仍不置可否。

 

就此,台积电断供 H 公司已经成为罗生门,铁流推演一下可能的结局。

 

 

罗生门的两种结局

 

一是台积电对美国政府阳奉阴违。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台积电显然是希望在商言商的,何况 H 公司是台积电第二大客户,一旦失去 H 公司的订单,必然影响台积电的业绩。因而从商业利益角度考虑,台积电有很强动机唱双簧,一面对川普低眉顺眼卑躬屈膝糊弄太上皇,同时悄悄的给 H 公司代工芯片。正如过去 1 年多时间里,H 公司多次获得延期许可,虽然舆论上好像 H 公司已经买不到美国芯片了,但实际上,2019 年 H 公司采购美国芯片金额高达 160 亿美元,比 2018 年进口 110 亿美元多了 50 亿美元。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川普政府只打雷不下雨,只是叫得凶。同时,美国芯片公司更愿意赚钱,而不是追随川普。台积电也可以有样学样,闷声发大财。

 

二是遵从新禁令断供 H 公司。由于欧美财团持有大量台积电股份,且台积电的设备大量源自 ASML、应用材料、科林(泛林)、科垒等欧美公司,一旦川普真的较真,台积电根本硬气不起来,一旦失去半导体设备商的技术支持,台积电很可能面临福建晋华的窘境。如果川普政府对台积电以开出巨额罚款为威胁,罚单的金额远远超过从 H 公司获得的收益,那么,台积电必然退缩。另外,台湾省当局崇美媚日,在这个大背景下很可能会作妖以讨好川普太上皇。一旦欧美资本、北美政客、台湾省政客同时发难,台积电能不能顶得住多方压力,继续给 H 公司代工芯片,是谁都无法打包票的事情。一旦出现这种情形,H 公司麾下的 5nm/7nm 麒麟芯片将因失去代工渠道而休克。

 

 

中芯国际是泥菩萨过江

 

近年来,中芯国际在梁孟松的指导下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和成绩。但与台积电、英特尔等厂商在市场份额上和技术上依然有较大差距。在半导体设备、原材料等方面,中芯国际和台积电一样都受制于人欧美日企业,以光刻机来说,一旦 ASML 断货,中芯国际会比较麻烦。以原材料中用来生产芯片的晶圆来说,全球五大晶圆厂分别是信越(日本)、胜高(日本)、环球晶圆(台湾省)、Siltronic(德国)、LG Siltron(韩国),五大厂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 90%以上,特别是 12 寸晶圆,大陆只是刚刚解决了有无问题,一旦海外企业遵从川普的意志,中芯国际连生产芯片的晶圆都未必能获得供给。

 

另外,中芯国际曾经与台积电发生过专利诉讼,最后以张汝京离开中芯国际,台积电获得少量中芯国际股权告终。非常要命的是,案件审理地点恰恰是美国,美国法院掌握了第一手相关证据。可以说,打击中芯国际的炮弹都是现成的,一旦中芯国际蹦的欢,那么,也许会遭遇川普的铁拳。

 

总而言之,中芯国际在设备、原材料等诸多方面对 ASML、应用材料、信越、胜高等国外大厂有依赖,因而美国如果搞长臂管辖,会遭遇和台积电一样的麻烦,到时候中芯国际能不能、敢不敢给 H 公司等厂商代工还是未知数。即便是中芯国际给大陆厂商代工,也应该悄悄的干活,千万别大肆声张。将来一旦台积电服软,中芯国际最保险的选择是明面上撇清一切和 H 公司的关系,避免被殃及池鱼。

 

 

 

台积电美国设厂是鸿海美国设厂的翻版

 

此前,台积电决定在美国投资 120 亿美元设厂,此举被一些媒体解读为帮助 H 公司绕过川普政府禁令。这种脑回路铁流也是无语了。本质上说,台积电此举是换取政治护身符。

 

不久前,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国会议员麦考尔敦促国会与美国政府合作,全面审视美国目前在半导体行业的全球领先地位,并研究如何保持美国的主导地位。

 

麦考尔表示,“虽然美国在设计非常先进的半导体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它们越来越多地在海外制造。简单地说,我们需要确保下一代半导体在美国国内生产。与此同时,中共通过积极的投资,旨在控制整个半导体供应链,从研发阶段,到设计和制造。正如冠状病毒大流行向我们表明的那样,美国需要工业能力来生产各种重要产品,以确保我们的安全。这将在国内创造就业机会,减少我们对中国的依赖”。

 

其实,在麦考尔这番表态之前,美国政府就与台积电进行谈判,要求台积电在美国建立工厂为苹果公司代工芯片。铁流认为,美国的目的有两点:一是重塑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使美国能够完全控制半导体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全过程。二是复兴美国制造业,兑现竞选时给选民就业岗位的承诺。

 

 

这种套路几年前川普就对三星、鸿海、宝马、福特、菲亚特 - 克莱斯勒等公司施展过。宝马、福特、菲亚特 - 克莱斯勒在川普的威胁下放弃或关闭了墨西哥的工厂,选择将工厂迁到美国,或者计划在美国建设工厂。郭台铭在美国投资 100 亿美元,向特朗普交保护费,以换取政治护身符。三星也在美国设立工厂,博取太上皇的欢心。

 

可以说,台积电在美国设厂标志着半导体领域开始逆全球化,对中国企业是巨大利空,也不知道为何会被莫名其妙的解读为对 H 公司的利好。

 

低调做事 高筑墙 广积粮

 

过去这些年,大陆过于强调与“国际接轨”、“融入国际主流”,导致我们在很多关键领域自废武功,从自主研发变成了“造不如买”,“融入国际主流”的结果变成大陆产业链变成西方产业链的下游,在设计、设备、工具、原材料等多方面受制于人,比如联想的 PC,CPU、GPU 等关键芯片依赖英特尔、AMD、英伟达,联想做的是整机组装。又比如 H 公司的手机芯片,CPU、GPU 等关键 IP 源自 ARM,制造工艺依赖台积电,手机的 NAND、DRAM、射频、WIFI、CIS 等芯片源自三星、SK 海力士、东芝、博通、Skyworks、Qorvo、索尼等公司。

 

当下,谁调子起的高,就刚好撞川普枪口上了。此前晋华调子起的高,和联电一起在中国和美国同时起诉,结果被川普一巴掌打成休克就是前车之鉴。在设备基本依赖国外的情况下,一旦 ASML、应用材料等大厂遵循川普的教诲玩阴的,后果不堪设想。

 

在半导体设备、原材料、设计工具、核心元器件等诸多方面高度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不应过度高调,而是应当保持低调,多做实事。个别厂商在 2018 年和 2019 年进口 200 亿美元芯片的同时,鼓吹“不怕制裁”,“都有备胎”,“虽然自家芯片更好,但依旧买美国芯片”,这些只能逞口舌之利,搞民粹营销,无助于解决卡脖子问题,最后还是要国家出面与美国达成协议。

 

现在,不宜过度兴奋和打鸡血。因为如今的大环境是谁鸡血打的厉害,挨川普的板子就多。谁低调发育,谁才能茁壮成长。中国企业应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说软话,争取中间派,而不是对外宣传“不怕制裁”、“都有备胎”、“秒天秒地秒空气”。

 

 

做硬事 威慑强硬派

 

当下,美国反华力量如此猖獗,很大程度上与我们自己的纵容息息相关,要学西方人的方式搞外交。陈平教授的观点非常犀利,铁流称其为开辟敌后战场。当下,美国在半导体领域太过强势,我们在这方面与美国硬撼,是一己之短,攻敌之长,并不明智,必须开辟敌后战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扬长避短。

 

具体来说,就是打到美国政客的老家去。美国派代表团到中国来讨论中美关系,只要美方有反华政客在代表团里,我们就晾着他,逼美方换人。这样达成协议后,就没有那些反华人士的功劳,这些政客就无法用反华捞取政治资本。

 

美国政治献金是合法的,此前国内一大批富豪就给希拉里(希拉里也反华)捐献了大笔资金,结果全部打水漂。在各级选举中,哪个政客反华,中国民间资本和美籍华人就给他的对手捐钱,长此以往,必然会一定程度上改变美国政客反华一本万利的现状。

 

马克·卢比奥这种反华先锋,哪个州把他选上了,中国政府、国企就不和选他上位的州的政府和企业达成任何经济文化交流,这样一来,马克·卢比奥自带负面 BUFF,他的金主无法与中国的商贸中收获利益,必然换一个能够为自己带来利益的马前卒。这比现在发言人口头反对有用多了。

 

旅游业是佛罗里达州第一大产业,中国游客多年稳居其亚洲第一大客源国,而来自佛罗里达的参议员卢比奥带头反华,中国可以对本国公民发警告,到佛罗里达州旅游有重大政治风险,几大保险公司把去佛罗里达的保险费用翻倍。

 

得克萨斯州的州政府要卖石油天然气给中国,然而其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支持 HK 部分人作妖,我们也可以说能源交易需要长期合同,而得州现在的政治气氛(泰德·克鲁兹)对我们不合适,故而交易暂时无法达成。

 

众议院院长佩洛西出生于加州,要敲掉她在众议院的位置也不难,查查她的捐款来自什么产业、集团,再实施精准打击——加州的高科技产业若失去中国市场,无疑将面临极大损失。

 

要不是打贸易摩擦,州一级的政府根本不愿意跟着冷战利益集团走;为拉动州的经济发展,他们急需中国的投资和合作。

 

当下,最可行的做法是说软话,减少情绪对抗,争取中间派;做硬事,增加谈判实力,威慑强硬派。用美国人玩外交的手段对付美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