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H 公司高管余某透露,由于第二轮制裁,芯片只接受了 5 月 15 号之前的订单,到 9 月 16 号生产就停止了,所以今年可能全球最领先的、QL 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铁流认为,该事件集中折射出当下国内 IC 设计公司在设计和制造上依赖境外厂商存在巨大隐患。

 

 

国产尖端 ARM 芯片设计制造两头在境外

近年来,国内一些 IC 设计公司在商业上脱颖而出,这些公司的设计上依赖 ARM 授权,在制造上依赖台积电工艺,在 OS 上依赖谷歌的安卓系统以及建立在安卓之上的软件生态。在国际环境良好的情况下,这种芯片设计、制造和软件生态依赖 ARM、台积电、谷歌等境外公司的做法可以较快的借助境外成熟的技术体系切入商业市场,进而获得收益和名气。但国际环境一旦发生变化,就存在巨大风险。

 

诚然,一些国产 ARM 芯片依靠商业上的成功获得了明星光环和品牌光环,但这无法掩盖其在技术上依赖 ARM 授权和台积电工艺的问题。以 H 公司的 QL 系列手机芯片而言,在过去 10 年时间里,CPU 核与 GPU 核全部从 ARM 等外商购买,在制造工艺上高度依赖台积电尖端工艺。H 公司做的是把买回来的 IP 做 SoC 设计,并非自主设计 CPU。一位行业人士曾经打过一个比方,买 IP 设计 SoC 就好比给毛胚房做软装,并非自己建房自己装修。

 

诚然,设计 SoC 也是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但这距离真正的原始创新尚有不小距离。且买 IP 设计 SoC 流程非常成熟、非常完善,ARM 在华夏就有合作伙伴 200 多家,从稀缺性的角度看,买 IP 设计 SoC 并不是多么高不可攀的技术。

 

从实践上看,H 公司过去十年里先后购买了 ARM Cortex A9 A7 A15 A53 A57 A72 A73 A76 等 CPU 核,可谓是引进一代、落后一代、反复引进,手机芯片性能提升高度依赖从 ARM 购买更好的 CPU 核与采用台积电更好的工艺。这种设计、制造两头在外的模式是存在较大风险的,一旦国际环境发生变化,就有休克的风险。数日前,余某表示 QL 芯片的生产将于 9 月 15 日截止,QL 高端芯片或将绝版就是这一风险的最佳写照。

 

 

ARM 联合创始人:英伟达收购 ARM将是一场灾难

此前,彭博社、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英伟达计划以超过 320 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条件,从软银手中收购 Arm。对此,对此 ARM 联合创始人赫尔曼·豪瑟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他明确表示反对英伟达收购 ARM,他也认为这一交易最终不会获得通过。

 

赫尔曼·豪瑟还认为,如果 ARM 被英伟达收购,将是一场灾难,将会损害 ARM 的中立性和满足多家不同公司和供应商需求的能力。

 

对此,国外分析机构则评价“可能导致人心叛离,越来越多 Arm 的客户会转投 RISC-V 阵营。”苹果、高通、博通、恩智浦、联发科,甚至是 Intel、AMD 等公司,都不得不重新考虑与英伟达和 ARM 的关系。就 ARM 公司而言,最好的归属还是软银这类资本财团掌控,任何一家 IC 设计公司收购 ARM,都可能对 ARM 的中立性以及行业格局造成影响。

 

诚然,英伟达收购 ARM 至今还是未知数,而且阻力颇为不小。但如果英伟达完成对 ARM 的收购,对国产 ARM CPU 厂商最为不利。由于英伟达是美国公司,且 ARM 重要的研发中心就在美国,一旦由英伟达掌控 ARM,美国政府对 ARM 的控制会进一步加强。在当下这种大环境下,美国进一步加强对 ARM 的掌控,犹如把枪口顶在脑门上,这对国产 ARM CPU 而言绝不是好消息。 

 

 

结语

一旦 ARM 授权和台积电工艺两个都被卡脖子,对于国产 ARM CPU 而言,等于是被拷上了双重锁链。当下,ARM 路线可以作为一个尝试的路线,去试一试,但绝不能把宝完全压在 ARM 上,更不能无视 ARM 路线的巨大风险,指鹿为马把 ARM CPU 标榜为自主,声称不怕制裁。

 

在台积电将于 9 月 16 日停产 QL 芯片,以及英伟达试图收购 ARM 的大背景下,就机关单位和国企,以及一些自主性要求非常高的领域,不宜大规模推广 ARM 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