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思芯片又有新动向了。

 

据社交媒体账号“长安数码君”爆料,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于近日签发了名为《关于终端芯片业务部成立显示驱动产品领域的通知》的文件。从文件的内容来看,华为将成立显示驱动产品业务部,主要用于制造屏幕驱动芯片


如果消息属实,这意味着华为将正式进军显示屏市场。而华为于上周启动的“南泥湾”项目里,智慧屏正是重要的产品之一。

 

 

从已有的消息来看,华为早在 2019 年年底就开始相关项目的研发,由海思研发第一款 OLED Driver 已经在流片。


面对来自外部的困境,华为靠着自己的努力突围。

 

何为屏幕驱动芯片?

众所周知,不同类型的屏幕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底层发光原理不同。例如 LCD 屏是靠背光层发光,再透过彩色滤光膜时产生不同的颜色,而 OLED 屏自身有机发光材料可以发光,再通过电极变化改变色彩。

 

而如何控制电流、如何改变电极……这一系列操作都需要屏幕驱动芯片(显示屏驱动 IC)来控制。听上去这些功能十分简单,但实际上这是十分关键的零部件,充当着微处理器与液晶显示屏的中介。

 

 

在“长安数码君”的介绍里,他形象地把屏幕驱动芯片比作人体的中枢神经,联系着“肢体运动”和“大脑思维”的运作,这足以看出该零部件的重要。

 

随着产业的发展,中国已经成长为屏幕生产、出口大国,国产 OLED 面板在这几年迅速崛起并开始抢占市场,2019 年三星 AMOLED 面板占市场份额 85%左右,而 2020 年预计将跌落到 75%,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份额都是国产 OLED 厂商。

 

但屏幕驱动芯片却主要依靠进口,据资料显示,LCD 专用驱动芯片领域,韩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的厂商处在主导地位,而 OLED 专业驱动芯片领域,三星、Magna Chip、Silicon Works 这三家韩系供应商占据了全球 AMOLED 约 95%的驱动芯片市场,这还不包括智能手表这类小尺寸 OLED。

 

据悉,京东方的 AMOLED 驱动芯片由韩国 MagnaChip 等多家供应商提供,其 2019 年采购屏幕驱动芯片金额超过 60 亿元,其中国产芯片占比不到 5%。也就是说,外企仅靠出口屏幕驱动芯片给京东方,每年就可以赚走 57 亿元。

 

为什么华为要做屏幕驱动芯片?

在未来,国产 OLED 将持续爆发,中国在平板电脑等触摸屏设备的市场不断扩大,对屏幕驱动芯片市场的需求也不断提高。所以这是一个十分广阔的市场。

 

为什么之前国产厂商不做屏幕驱动芯片?芯片制程是一个原因。从显示屏驱动 IC 制造工艺上来看,芯片制程普遍在 28nm-40nm,这完全可以国产化。此前中芯国际已经量产 14nm,28nm 成熟制程目前也正在进一步的扩产当中,这也给国产屏幕驱动芯片量产的机会。

 

华为在此时进军国产屏幕驱动芯片市场,主要有三个考量:首先是想加速国产替代,摆脱对进口产品的依赖,确保供应链安全;另一方面自然是看上屏幕驱动芯片庞大的市场前景,拓展华为的产品业务;最后是为了改善手机设计和显示效果,以提高旗舰机差异化竞争力。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三星多以自用为主,而 Magna Chip 和 Silicon Works 因为残酷的市场竞争正逐渐失去市场。此时财大气粗并且拥有技术的海思踏步进场,自然是想从两家小公司实现突破,继而寻求与三星竞争的机会。

 

由于台积电在 9 月 15 日之后再也无法为华为海思生产麒麟芯片,华为在芯片上无法与竞争对手存在差距,同样华为在屏幕性能上也无法与三星竞争。

 

因为华为 OLED 驱动芯片由联咏、新思等供应,它们不一定能够实时跟上华为对屏幕需求。当华为改用自主设计的 OLED 驱动芯片之后,可以及时开发出最新的显示产品,这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华为旗舰机品质,缩小与三星手机的差距。

 

但华为此时进军屏幕芯片市场也有很大一部分风险:

 

第一:各家厂商都在推行全新的显示技术,未来这个领域的市场规模是无法确定的。华为的产品能否跟得上技术的更新换代,是否能满足国产 OLED 市场的需要,一切都是未知数。

 

第二:OLED 驱动芯片除三星外,华为是否能抢下其他供应商的份额?

 

第三:原有的屏幕驱动芯片正逐渐被 TDDI(Touch and Display Driver Integration,触控与显示驱动器集成)所取代,简单来讲就是将触摸屏控制器集成在屏幕驱动芯片上,国产 OLED 厂商已经抢先一步开始了 TDDI 芯片的研究,华为此时入局已经较晚。

 

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希望这次华为也能带领国产 OLED 厂商跟国产芯片厂商合作的潮流。

 

注 | 图片来自网络整理


尾声

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余承东透露:由于第二轮制裁,台积电自 9 月 16 号就停止生产华为芯片,今年可能是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这是华为第一次以官方声音向外界展示了目前公司所处的困境。

 

目前华为加快了自研芯片的脚步。前有麒麟、鲲鹏、昇腾、巴龙、凌霄,如今开始自研屏幕驱动芯片,即使华为在麒麟芯片上受阻,但不能阻止华为的自研之路。

 

通过“南泥湾”这个名称,就不难猜出这个项目的目的:华为意在突破封锁,困境期间实现生产自给自足;在制造终端产品的过程中,规避应用美国技术,加速供应链的“去美国化”。

 

除此之外,包括爆料的“塔山计划”以及此前曝光的“星光项目”、“鸿蒙”、“鲲鹏计算产业”等,华为正努力使其产品“去美国化”,尝试着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