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8 月 12 日,深圳市红土善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注册资本 6 亿人民币,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创业投资。

 

根据股权信息显示,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持股 49%,而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由深圳市财政委员会全资控股。其第二大股东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持股 31.67%。华为旗下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为第四大股东,持股 1.67%。此外,股东还包括北京建信本源新兴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 16.67%;深圳市罗湖红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 1.00%。

 

华为的投资版图


目前该投资基金的投资偏好还尚不清楚,但是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大概率是与半导体相关产业,此前在 2019 年华为成立的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就将目标主要瞄准了半导体产业上下游。

 

在哈勃科技投资成立的一年多时间里,其投资了多达 15 家企业,包括:山东天岳先进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杰华特微电子有限公司、深思考人工智能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苏州裕太车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鲲游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无锡好达电子等企业,产业分布涵盖半导体材料、射频芯片、显示器芯片、人工智能等多个细分领域。

 

如果从地域区分来看的话,华为投资的这 15 家中,有 7 家都集中在长三角地区,其中苏州 3 家,其余的分布在上海、常州、无锡,这基本也反映出目前半导体产业、汽车配套产业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的现状,此外,北京和山东分别有 2、1 家。

 

深圳缺位

对于国产半导体来说,不仅是要国产替代兴起,与国外巨头比肩量力,在这场半导体争夺战中,国内不同城市之间也在发生着明争暗斗,各地半导体产业园如拔地春笋,层出不穷,这其中当属长三角地区尤为明显,作为科技之都的深圳则稍显黯淡。

 

深圳的 IC 设计早已笑傲群雄,根据 2018 年数据显示深圳芯片设计销售额达到 731.83 亿元,销售额占芯片行业整体比重超过 90%;从全国来看,同期芯片设计销售额占行业比重为 38.57%。而深圳的芯片制造销售收入仅 17.7 亿元,占比为 2.2%;先进封测业销售收入 62.2 亿元,占比 7.7%,跟设计业销售收入的 731.8 亿元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在这组数字的背后却是另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2018 年华为海思芯片的销售是 503 亿元,汇顶的销售额是 37.2 亿元,两家的销售额占了深圳市 IC 设计销售额的 73.8%,在产业结构上深圳则稍显单薄,长三角有华虹,中芯国际这样的半导体制造企业,有紫光这样的半导体设计企业,有封测龙头长电科技以及通富微电等,有半导体设备企业中微公司,长三角在产业链上相对比较完整。

 

补短板

当然深圳也意识的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去年发布了《进一步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3 年)》,计划到 2023 年,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集成电路产业集群,并做大产业规模。

 

其中,补齐芯片制造和先进封测缺失环节是主要任务。具体的是产业整体销售收入突破 2000 亿元,设计业销售收入突破 1600 亿元,制造业及相关环节销售收入达到 400 亿元。引进和培育 10 家销售收入 20 亿元以上的骨干企业。

 

本次深圳与华为共同设立基金,想必也是扶持深圳半导体产业的其中一步,深圳依托华为在半导体产业的地位,扶持一批企业,做大做强,加强自己在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