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市场向来是一个硝烟未灭另一个硝烟又起之地,大佬们摆棋弄局,小弟们争相突围。

 

每隔数十载,市场格局又大变。

 

前有半导体界称霸已久的巨头英特尔,因困于制程进展缓慢休憩片刻,便引来无数垂涎其地位已久的竞争者——台积电大步超车,从 5nm 到开始布局 3nm;三星不甘示弱,下血本开多条产线,剑指龙头;AMD 推陈出新,疯狂抢占 PC 处理器市场。

 

而其中,突围最成功的当然要数 AI 芯片领域的佼佼者英伟达。

 

短短几年,人工智能从一个冷门的非主流领域,变成了人们争相谈论的“网红”,甚至发展到了商业的最前沿。

 

今年来,以游戏显卡成长起来的英伟达可算是吃到了甜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居家隔离办公期间,在线游戏和远程计算服务让英伟达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

 

2020 年 8 月 17 日,英伟达公司股价再创新高,493 美元的收盘价之后市值冲破 3000 亿美元,成为美国半导体行业的第一,比巨头英特尔高出近 1000 亿美元,这个市值也等于老朋友 AMD、Intel 两家的市值之和。

 

这一件又一件的喜事,足以让英伟达创始人老黄 - 黄仁勋兴奋不已——看来以后怼英特尔更理直气壮了!

 

 

1963 年

台湾

老黄于 1963 年 2 月在台湾出生,后在 1972 年举家移民美国。

 

俄勒冈州大学

老黄在上高中的时候就迷上了计算机,高中毕业后就报考了俄勒冈州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和芯片设计。在那里,他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 Lori。

 

1992 年

硅谷

毕业后,他们搬到了硅谷,黄仁勋开始了他在竞争对手 AMD 的第一份工作。老黄工作的同时也在继续着学业,并于 1992 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在他的第二份工作,就职于芯片制造商 LSI Corp 期间,他遇到了在 Sun Microsystems(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工作的 Malachowsky 和 Priem。

 

1993 年

硅谷

1993 年 4 月,在圣何塞 Berryessa 立交桥附近的 Denny's 里,三位年轻的电气工程师——黄仁勋和朋友马拉乔斯基(Chris Malachowsky)和 Curtis Priem 联合创立了 Nvidia,启动资金 4 万美元,致力于生产能够为视频游戏生成更快、更逼真的图形专用芯片。

 

公司起初没有名字,黄仁勋说:“我们想不出名字,就给所有的文档命名为 NV,意思是‘下一代’(next version)。”由于需要让公司具象化,创始人只能去查阅所有带了这两个字母的单词,他们发现了“invidia”,它在拉丁语中意为“羡慕”。于是名字就这么敲定了。

 

三人在 21 世纪初看到了数字化浪潮的机会,并且希望用与英特尔在 1990 年代相同的方式定义计算。

 

英伟达创始人之一的马拉乔斯基说:“ 1993 年没有市场,但我们看到了一波热潮。” “每年都有一个加州冲浪比赛,比赛时间为五个月。当他们在日本看到某种形式的波浪现象或风暴时,便告诉所有冲浪者出现在加利福尼亚州,因为两天内会发生波浪。就是这样我们才刚开始。”

 

浪潮?

三人看到的浪潮,就是那个年代新兴市场——图形处理器(GPU)。

 

在 PC 诞生之初,并不存在 GPU 的概念,所有的图形计算都由 CPU 进行计算,直到 NVIDIA 提出了 GPU 概念。

 

GPU 通常作为视频游戏玩家插入 PC 主板的卡出售,可提供超快的 3D 图形。不过这项技术在当时并不被看好。

 

1995 年

1995 年 9 月 30 日,英伟达发布第一款可以真正意义上被称为显卡的产品,叫做 NVIDIA STG-2000X。该产品采用英伟达的第一代 NV1 架构,开发成本为 1000 万美元。

 

这款产品并不成功,而且花光了英伟达筹来的第一笔投资,之后又经历了 NV2 的研发,均在市场上没有掀起什么浪花。这个刚成立没几年的年轻公司几乎破产,陷入财政危机的英伟达被迫解雇一半员工,最后仅保留了约 40 名核心人员艰难地维持公司的运作。

 

直到 1997 年,RIVA128 的研发,它的速度是其他图形处理器的 4 倍,被视为英伟达第一款最成功的显示核心。借着这款产品的成功,英伟达一鼓作气于 1998 年秋和 1999 年 2 月分别推出了 TNT 和 TNT2,一举占据了显卡芯片市场的主流位置。从此 GPU 就改变了世界,特别是在游戏领域,NVIDIA GPU 几乎已经成为了游戏设备的标配。

 

上个世纪 90 年代末,70 家 GPU 公司中存活下来的只有 Nvidia 和 AMD。

 

 

与台积电

1998 年英伟达与台积电签署了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台积电开始协助制造 NVIDIA 产品。


这里还有一段小故事:

 

 

也许是同是老乡情谊,在一次采访中黄仁勋回记起 1995 年的某天,张忠谋在跟他谈生意时说道,“我赴汤蹈火也要拿到你生意。” 黄仁勋说:“我们两家总共已做过 100 亿美元的生意”。

 

1995 年,32 岁的黄仁勋遭遇商业瓶颈写信给张忠谋,询问台积电能否替 NVIDIA 代工生产第一颗芯片。随后台积电接下英伟达的订单,帮助其快速占领市场。黄仁勋对这段雪中送炭的情谊感动不已,据说还将这段经历画成了漫画送给张忠谋。(不得不说,画得是比我好多了。)

 

2017 年黄仁勋获颁交大名誉博士,张忠谋也亲自到场祝贺,并表示与黄仁勋的友谊长达 25 年。张忠谋 2018 年 6 月在台积电股东常会后正式退休后,黄仁勋还受邀参加张忠谋的家宴。黄仁勋在家宴致词最后,也念了他写给张忠谋的一封信。这封信像是当作他们最后的道别,因为 2019 年的英伟达就转投由三星代工。

 

上市

英伟达 1999 年 1 月全年营收突破 1.5 亿美元,并同年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发行时,市值达 2.3 亿美元左右。2000 年,公司收购九十年代末至二十世纪初的显卡芯片领导者 3dfx,进一步壮大技术储备。2007 年英伟达收入超过 40 亿美元,与上市时相比收入翻了近 26 倍!

 

“显卡门”

2008 年到 2010 年,受到“显卡门”事件以及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上升势头正猛的英伟达遭遇了当头棒喝。公司一次性支付了近 2 亿美元来解决该产品质量问题,重创之后英伟达进入了短暂的停滞期。

 

终于来到关键性的 2012 年!

人工智能

2012 年,多伦多大学的 Alex Krizhevsky 创办了能够从 100 万样本中自动学习识别图像的深度神经网络“AlexNet”,成为人工智能的标志性事件。随后,斯坦福的 Andrew Ng 与 NVIDIA 研究室合作开发了一种使用大规模 GPU 计算系统训练网络的方法。深度神经网络技术迅速发展,Nvidia 也一举成为深度学习领域最炙手可热的公司。

 

2016 年 9 月 13 日,公司在 GTC CHINA 2016 (NVIDIAGPU 技术大会)上发布了推理加速器 Tesla P4/P40,形成了深度学习的核心产品。

 

据悉,英伟达数据中心的业务可分为高性能计算、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以及可视化三大部分。目前,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约一半的收入来自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40%的收入来自于高性能计算。

 

英伟达在 AI 领域的高歌猛进甚至让半导体老炮英特尔都感觉到了威胁,以至于英特尔很快地开始大举收购小型 AI 初创公司,以免错过下一波浪潮。

 

除了游戏、数据中心业务,英伟达也在自动驾驶领域进行了多个布局。2015 年推出世界上第一块车载超级大脑第一代 Drive PX,2017 年,英伟达发布了全球首款为全自动驾驶系统设计的计算机芯片,这套名为 Drive PX Pegasus 的新系统面向 Level 5 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近年来,英伟达深耕自动驾驶领域,如今已经成为自动驾驶硬件的前沿公司。

 

近日,英伟达公布第二财季财报显示,公司第二财季的营收为 38.7 亿美元,同比增长 50%。其中,数据和游戏收入占大头——数据中心业务(包括 Mellanox 在内)营收达到 17.5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7%;游戏业务营收为 16.5 亿美元,同比增长 26%;专业可视化业务营收为 2.03 亿美元,同比下降 30%;机动车业务营收为 1.11 亿美元,同比下降 47%

 

与一贯的 500 强 CEO 的形象不符的是,黄仁勋有着别具一格的风格。标志性的皮衣,以及手臂上有一个英伟达 logo 的抽象版本。

 

“我一直认为我们距离倒闭还有 30 天的时间,”黄仁勋说,“这不是害怕失败,而是害怕自满,我甚至不希望自己安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