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5 日,路透社援引 4 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在 2018 年底至 2019 年间,中美经贸和科技摩擦不断升级之际,中国企业 - 上海芯联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一系列复杂交易,取得 MIPS 科技公司的核心技术永久商业授权。芯联芯拥有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的所有 MIPS 技术对新老客户的授权权利,以及根据 MIPS 技术架构开发新衍生技术的能力。”

 

从路透社的报道看,显然暗指中国企业正在转移美国芯片技术。铁流认为,这种观点并不客观,中国企业买下 MIPS 核心资产是非常正常的商业行为。援引路透社报导中一段描述“… the company has complied and is compliant with rules on export, import and foreign investments regarding the MIPS licensing deal.” 从中可以看出这个交易是一笔合法的商业交易。

 

MIPS 作为第一种商业的精简指令集曾经辉煌过至今仍保持相当的市场份额,由于起步早且非常学院派,影响力很广,美国不少大公司如博通、Mobileye、台湾联发科与不少大学至今仍使用 MIPS 进行业务及教学。

 

 

就行业地位而言,虽然和 X86、ARM 不能比,但根据 MIPS 在 2018 年公布的数据,MIPS 芯片历史累计出货量已经超过 100 亿片,每年新增 10 亿片,这个市场规模不算小。在一些行业市场,MIPS 依然有很强的竞争力,比如 Cavium 就曾经专注于基于 MIPS 的定制化网络设备处理器,CN6xxx 在网络设备市场上叱咤风云,其 MIPS 处理器产品线也有思科,Ubnt、博通、Mobileye 等一系列忠实客户。

 

MIPS 的问题在于当年心高气傲死磕英特尔,同时又没有抓住移动设备兴起东风,反而让 ARM 后来居上。由于经营策略失误使其先后被 Imagination 和 Wave Computing 收购,受 Wave Computing 的 AI 业务拖累导致元气大伤。目前,即使美国市场已经高度饱和,MIPS 自身业务一直有盈余,在 Wave Computing 申请破产清算保护后,资本家为了利益最大化,拟将 MIPS 核心资产出售给白衣骑士是非常正常的商业盈利行为。

 

早在 2 年前,一位 IC 设计资深工程师就给铁流做了一个预言:MIPS 迟早会被中国企业买下,因为 MIPS 在美国市场只是饿不死。鉴于资本的逐利性,有动机与能力去买的只有中国企业。因而 MIPS 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核心商业经营权被中企收购是迟早的事情。铁流只是没想到这个预言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现实。

 

从买家的背景来看,虽然芯联芯是上海企业,但并非国企,而是私企,公司几位创始人有海外背景,在半导体行业有超过 30 年的资历,买下 MIPS 也是基于对技术架构的多方位发展所作出的决策。

 

从时间上看,芯联芯早在 2018 年底就从 Wave Computing 取得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的所有 MIPS 技术对新老客户的授权权利,路透社的报道纯粹是借时下中美就高新技术纷争之热点炒冷饭。

 

目前,芯联芯已经取得 MIPS Technology 中国地区永久独家的商业经营权,并获 MIPS CPU 核芯的永久的全球专利授权,包括基础架构、MIPS 指令集架构兼容 CPU 核芯授权及核芯转授权、优化 Fab 流程中现有 CPU 核效能、开发新 CPU 核和衍生芯、支持国内外客户所有先进技术活动及国际项目。

 

芯联芯拿到的授权等级非常之高,国内一些 ARM 阵营 IC 设计公司从 ARM 那里购买授权和国内以前从 MIPS 获得有限制条件授权的公司与芯联芯买下 MIPS 中国内地、香港和澳门的独家经营权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国内 ARM CPU 厂商好比是向 ARM 缴纳巨额费用开一个加盟店,而且加盟费用要持续支付,一旦美国政府一纸文书,加盟协议直接作废。芯联芯的授权合约是完整的、合法合规的,可以为集成电路的发展与 MIPS 技术的重振带来重大贡献,芯联芯可以在中国全权运营,不存在知识产权与专利侵权的风险。

 

过去,MIPS 非常学院派,授权上比较开放,未能像 ARM 那样严格控制指令集的授权限制而导致生态破碎化,这也是 MIPS 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之一。未来,芯联芯在中国的合法合规商业经营除了重振 MIPS 技术使之能跟上技术发展的要求,同时也会整理 20 年来的乱象在合规合法下重建 MIPS 生态,整合国内 MIPS 阵营,大力整顿国内众多山寨侵权厂商,有利于中国的国际市场正面影响以维护 MIPS 知识产权不受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