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动荡的年月里,每逢北京时间的周末就总是容易出大事儿,这一周半导体圈子的热闻当属 NVIDIA(英伟达)和 Arm 的收购确认。最终 NVIDIA 和软银集团公司(SBG)达成协议,NVIDIA 将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对 Arm 的收购。

 

 

然而,这里的 Arm 应该是打引号的,因为协议中有一句话,“该交易不包括 Arm 的 IoT 服务组。”

 

若成功,NVIDIA 到底买了啥?


在 Arm 官网上,他们的业务板块一共分为三个方向:IP、物联网和软件 / 工具。

 

其中 IP 这一块最被人所熟知,该公司一直致力于设计芯片架构,然后以知识产权(IP)的形式将这些设计授权给其他公司,如苹果、高通、三星和华为等。

 

Arm 设计了大量高性价比、耗能低的 RISC 处理器、相关技术及软件,其中 Cortex-A/-R/-M 是在 CPU 领域的三驾马车,为人所熟知,在手机、工业、汽车、医疗等诸多领域几乎随处可见基于 Arm 架构打造的处理器。在手机领域, Arm 一家独大,占据了九成以上的份额,Cortex-M IP 在物联网基础芯片 MCU 里的市占同样是 90%以上。

 

和 NVIDIA 最强相关的当属 Mali 产品线,包括 Mali-G 和 Mali-C。NVIDIA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的这句话就耐人寻味,“这种结合对公司,我们的客户和整个行业都有巨大的好处。对于 Arm 的生态系统,该组合将增强 NVIDIA 的研发能力,并借助 NVIDIA 世界领先的 GPU 和 AI 技术扩展其 IP 产品组合。”混合着卖 IP?想来 NVIDIA 不会做自毁长城的事情,那 Mali 产品线有很大可能自此消失。

 

 

软件和工具更多是围绕 Arm 知识产权授权的补充,包括嵌入式和物联网软件工具、图形开发工具、开发板和仿真模型等。可以说,架构加上软件 / 工具就是 Arm 产品最核心的部分。

 

当然,这不是 Arm 业务最核心的层面。 Arm 业务最核心的部分是知识产权授权,既不捆绑卖专利也不卖芯片,只是售卖知识产权,这是 Arm 生态的核心,三星、苹果、华为、高通等一众科技大公司都信任和依赖这个模式。按照 NVIDIA 和 Arm 的协议所说, Arm 会继续以“开放许可模式”运营,同时保持其全球客户的中立性,这也是该公司能够获得成功的基础。

 

因此,现在单纯从 NVIDIA 和 Arm 的说辞中,这笔交易最终所得就很清晰了。NVIDIA 支付了半导体历史上最高的收购费用 400 亿美元,得到了 Arm 的知识产权业务并继续运营下去。由于 Arm 的业务更多止步于芯片设计这一环节,因此毫无疑问 NVIDIA 在这块的研发能力将得到增强。

 

嫌弃还是藏私?


在 Arm 内部,分成两个大的事业群,IP 事业群(IPG)和 IoT 服务事业群(ISG)。前者负责与传统 IP 相关的业务,后者则把目光放在服务全球的物联网相关客户及合作伙伴。

 

 

在 Arm 和 NVIDIA 绯闻不断的前情中, Arm 曾悄然进行过业务重组,剥离过这次收购一笔带过的物联网(IoT)业务,包括 IoT 平台和 Treasure Data,两个板块转移到母公司软银成立的新实体。

 

这多少有点讽刺, Arm 自 2013 年就开始了物联网的布局。2018 年, Arm 花了 6 亿美元(约合 42 亿人民币)收购美国数据分析公司 Treasure Data 并孵化出 IoT 平台 Pelion。不过从后续的发展来看,这次扩张的效果并不理想,相较于芯片 IP 设计动辄 80%,甚至 90%以上的毛利率,格局混乱、未来思路不清晰的物联网业务就显得很是有些苍白无力。

 

对于 Arm 而言,不管是赴美上市,还是被收购, Arm 的物联网业务都成为了一个“拖油瓶”,上市拖累股价,被收购影响成交价。

 

相信 Arm 和 NVIDIA 的沟通一定是持续存在的,前者的物联网业务和专注 AI 的 NVIDIA 关联也不紧密,因此在收购前被“嫌弃”地剥离了。

 

创始人发声回应,字字诛心


在 NVIDIA 宣布 400 亿美元收购 Arm 后, Arm 联合创始人 Hermann Hauser 发出了言辞激烈的回应,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将此次收购描述为行业灾难。

 

这位 Arm 大佬的入场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很像中国武侠小说的桥段。当发生了人神共愤的事情时,一些老前辈会力挽狂澜,或者带头抗争。我们一般戏称为,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Hermann Hauser 是一名物理学家,是 Arm 目前的执行董事,还是 Arm 的联合创始人。42 年前,正是他和工程师 Chris Curry 在伦敦一起创立了 CPU 公司( Arm 前身)。得到 Arm 被收购的消息后,他直接发表一封写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公开信,要求英国政府“救救” Arm。

 

Hermann Hauser 在接受路透社伦敦分社采访时表示,这是最后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欧洲技术公司,出售给美国人,这对剑桥( Arm 总部所在地)、英国和欧洲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因为没有人知道以后 Arm 是否会成为技术垄断者的工具。

 

 

公开信原文:


尊敬的首相,


作为 Arm 创始人之一,我非常担心将 Arm 出售给 NVIDIA 的计划。我在英国剑桥的金融和电子产业的许多同事也有同样的担忧,他们都共同签署了这封信。


首先,我们担心成千上万名 Arm 员工在剑桥、曼彻斯特、贝尔法斯特、格拉斯哥、谢菲尔德和沃里克的工作受影响。当总部迁往美国时,这将不可避免地给英国的工作岗位及影响力造成损失,正如卡夫(Kraft)收购吉百利(Cadbury)时所看到的那样。


其次,将 Arm 出售给 NVIDIA 将会破坏 Arm 的商业模式的基础。该模式本应成为半导体行业的“瑞士”,与 500 多家被许可商以平等方式交易。他们大多数是 NVIDIA 的竞争对手,其中有许多英国公司。反复保证应具有法律约束力。


第三,最重要的是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国家经济主权的问题。


Arm 是英国仅存的一家领先科技公司,在移动手机微处理器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它的市场份额超过 95%。英国受到谷歌、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苹果等公司在美国科技领域的统治。


由于美国总统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将技术优势“武器化”,除非英国拥有自己可讨价还价的武器,否则英国将成为附带受害者。


Arm 为苹果、三星、索尼、华为以及世界上几乎所有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机提供动力,因此可以对其施加影响。


出售给 NVIDIA,意味着 Arm 将受制于美国 OFAC 监管规定。英国电子产业有数百家公司,雇佣数以万计在其产品中使用 Arm 的员工。其中许多产品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市场。他们都必须遵守美国 OFAC 法规。


这使英国置于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境地,即关于允许 Arm 出售给谁的决定权,将在白宫而不是唐宁街。


主权曾经主要是一个地理问题,但现在经济主权同样重要。把英国最强大的贸易武器交给美国,正在使英国成为美国的附庸国。


要完成这笔交易,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它们都必须具有法律约束力,否则将无用:
1、在英国 Arm 员工提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工作保障;
2、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NVIDIA 不得获得仍和高于其他 Arm 被授权方的优待;
3、英国必须从美国 OFAC 规定中获得豁免,以确保英国公司不受限制地使用我们自己的微处理器技术。


将 Arm 出售给 NVIDIA 的另一个自然选择是,将 Arm 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让它再次成为一家英国所有的公司,为国家经济安全提供黄金股。


就像您花了 5 亿英镑帮助 OneWeb 脱离破产保护一样,对英国而言,这可能不如 Arm 那么重要,您可以花 12 亿英镑作为主要投资者在伦敦证券交易所进行 IPO,并获得“黄金股”。这样就不会再次发生此问题。对于软银来说,IPO 一直是获得流动性的公开途径。


如果您不让 Arm 再次成为英国所有的公司,为国家经济安全提供黄金股,那么历史将会记住,你是那个在关键时刻未能为国家利益采取行动的人。


此致                                       


Dr Hermann Hauser FRS, KBE

 

Hermann Hauser 的话带有浓浓的家国情怀,我们去除掉感情色彩后会发现,这个公开信不仅是点燃英国民众,同样也在诛心。被收购了, Arm 还能是半导体产业的“瑞士”吗?如今,世人都知道美国的科技公司并不能自主独立,黄教主的口头承诺能比特朗普政府的禁令更有效力?

 

Arm 连续 3 年低增长的营收在高速增长的 NVIDIA 业务体系下能独善其身?对于业务单一的 Arm 而言,想要有一个好看的营收,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提高收费, Arm 未来提高收费标准是不可避免的,但入了 NVIDIA 这个幅度很可能很大。

 

NVIDIA 完善移动端、边缘侧和数据中心布局,整合 AI 生态,以及打造 CPU+GPU+高速互联产品链的初心不容怀疑,可让一家美国公司控制了移动端、边缘侧和数据中心计算的源头,这对于全球其他各国的科技产业而言却是一场灾难。

 

 

NVIDIA GPU 的市场份额在 70%以上, Arm 在手机、MCU、可穿戴设备领域的份额前面提到了,都是 90%+的级别,全部切断就意味着高科技系统瘫痪。

 

高通恩智浦的戏份将重演


上上个信誓旦旦要完成历史上最大半导体收购案的公司是高通,然后被中国政府在最后时段一票否决了。在我看来,历史重演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国依然将成为这笔收购的最后且最难的一关,且有很多理由拒绝为这笔收购放行。

  • 理由一:中国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指着 Arm 过生活,不仅是华为,小米 OV 也不例外。
  • 理由二:非美国公司 Arm 定然好于“美国公司” Arm。
  • 理由三:中国正大力布局物联网产业,核心的 MCU 基本是 Arm 内核,一旦断供和价格大涨都会带来极大影响。
  • 理由四:中立的 Arm 是中国芯崛起战略的一部分,让其被美国企业收购会阻碍这一进程。
  • 理由五: Arm 中国现在迷雾重重,收购案如若成行,这个刚有点起色(有一些自主 IP)的合资企业前途更为渺茫。
  • 理由六:这个阶段让美国公司靠收购壮大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