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9 月 18 日讯,日前,2020 第 23 届中国集成电路制造年会暨广东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论坛在广州召开。论坛上,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魏少军作《以产品为中心促设计制造联动》的主题报告。

 

魏少军表示,产品是集成电路产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核心,需持续保持高强度大规模的研发投入。2019 年进口集成电路 4443 亿块,价值 3041 亿美元,连续两年进口集成电路超过 3000 亿美元。

 

 

魏少军分析认为,美国在集成电路市场的成功与其非常高的研发投入密切相关,“美国半导体研发投入大概占销售收入的 27%,是其他国家的两倍,再加上它有全球半导体半壁江山的市场份额,以及高达 62%的毛利空间,所以再投入的能力非常强”。

 

高额的投入使得美国有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技术支撑它有强有力的竞争产品,而强有力的产品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市场份额又带来更好的回报继续支持研发,因此,美国集成电路的发展处于良性循环的轨道上。“中国的企业总体而言研发投入不足,即便现在有些企业研发投入已经达到 20%以上,但是体量太小,仍然无法实现完全正向的循环。”魏少军认为这是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因此希望政府在研发上有足够投入,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需要国家战略引导下的资本和技术双轮驱动。

 

中国芯片到底怎么样?舆论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中国芯片糟得很,已经不行了;另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芯片好得很,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替代指日可待。魏少军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显得有些极端,他说:“实际情况是中国的芯片产业既不像有些人想得那么好,也不像有些人想得那么坏。”

 

魏少军列举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半导体市场的一组数据:虽然手机、PC 和电视的销量都在下降,但全球半导体上半年居然增长了 4.5%,销售额达到 2085 亿美元;根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 1~6 月份集成电路进口额为 1546 亿美元,增长了 12.2%。“这两个数据放在一起非常有趣,上半年全球半导体增长 100%是由中国贡献的。”魏少军说。

 

众所周知,我国是世界芯片进口最多的国家,2013 年以来,每年进口芯片超过 2000 亿美元,去年则超过了 3000 亿美元,魏少军估计今年应该还在 3000 亿美元以上,“我们大概进口了 1/4 的芯片,其中一半没有再出口,我们自己用掉了大概 1400 多亿美元”。

 

 

据魏少军介绍,统计进口的集成电路芯片,2019 年相比 2014 年进口增长 43%,其中处理器增加 21%,存储器增加 126%,显然存储器是推动我国集成电路进口增长最主要的原因。“在其他中低端产品中,我们增加的比例非常少,绝对值也非常少,说明在国内中低端市场,我国集成电路的替代能力已经足够强。”

 

魏少军一再强调需要理性看待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在他看来,中国企业的技术进步还是非常快的,在手机市场和 ARM 竞争,对于嵌入式 CPU 来说只是生态问题,而非技术问题,而在其他领域我们已经和国际水平差距不大,比如桌面的 CPU、服务器的 CPU,包括一些高端的 PGA 甚至是 EDA,并不像大家想得那么差,应该增强信心。

 

目前,集成电路的全球产业模式还是以 IDM 为主。所谓 IDM 模式,指从设计、制造、封装 / 测试到销售自有品牌 IC,都一手包办的半导体垂直整合型生产模式。魏少军说:“亚洲企业主要选择的是代工模式,不过全球 70%仍然是 IDM 模式,如果我们解决不了 IDM 模式发展,可能最终就只能和台湾企业共同竞争了,这未必是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