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相信 5G 将带来无限可能,但很少有人能预料到会这么快应验在三星身上。

 

9 月 7 日,三星发布公告称已与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 Verizon 签订了包括 5G 在内的、规模为 66 亿美元的无线网络设备长期供应合同。

 

韩国媒体报道称这是韩国通信设备产业史上最大规模的单笔出口合同;三星公告提示该单一合同金额占到其 2019 年全部业务收入的 3.43%;根据权威咨询机构 Dell’ Oro Group 的统计,三星 2020 年上半年无线网络业务收入规模约 11.3 亿美元,仅为该单一合同金额的 17%左右。由此可见 Verizon 这个合同将对三星的无线网络业务收入乃至集团整体业务收入产生巨大的增长贡献。

 

除了业务收入增长之外,与 Verizon 的合同给三星的更大贡献在于将大大提升三星在全球无线网络市场上的份额和地位。

 

三星更广为人知的是其在全球手机、电子消费品及半导体市场的领先地位,但少为人知的是三星在无线网络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在无线网络市场,三星属于闯入者,起初重点关注 CDMA 和 WiMAX 技术,自 2011 年之后才开始以 LTE 设备领域为突破口大举进攻 4G 市场,但由于在 2G 和 3G 时代缺乏市场积累导致其 LTE 市场布局仅限定在韩日美等少数几个国家。根据 Dell’Oro Group 统计其全球 4G 市场份额仅有 7%左右,远远落后于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还一度在 2016 年爆出过考虑出售无线网络业务的消息。

 

估计是“5G 将带来无限可能”的口号给予了三星坚持下去的决心和信心,三星很早就开始投入 5G 研发,并且借助本土优势于 2018 年和韩国三大运营商一起在平昌冬奥会上首秀世界上第一个 5G 实验网,并由此树立了在 5G 时代打翻身仗的野心。

 

韩国三大运营商在 2019 年全球率先商用 5G,作为本土厂商的三星直接受益,根据 Dell’Oro Group 的统计,其在 2018 年 4 季度取得了全球 5G 基站市场 31.6%的份额,力压华为排名第一。但随着美国、日本、欧洲和中东等国家和地区的运营商在 2019 年陆续启动 5G 网络建设,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在无线网络市场上的传统优势再度对三星形成挤压,除了韩国本土市场和其在美国、日本的原有 4G 基础市场之外,三星在 5G 市场上寻求突破的成果并不显著,其在 2019 年的 5G 市场份额已经下滑到了 17%。

 

进入 2020 年,中国三大运营商启动 5G 大规模建设,一举在二季度将华为和中兴的全球 5G 市场份额拉升到 44%和 16%,而无缘中国市场的三星则直接跌回到 7.5%的份额,已无限接近其当年在 4G 市场上的水平。

 

随着 5G 网络建设和商用在全球更大范围展开,如果更多运营商在 5G 建设上继续选择原 4G 网络供应商的趋势继续下去,三星在无线网络市场上或将重蹈其 4G 时代高开低走的覆辙。

 

然而,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于华为的无底线打压却陡然为三星带来了 5G 的“无限”可能。特别是针对欧洲等发达市场,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发起“清洁网络“运动坚决要求其盟友在 5G 网络建设上排除华为的参与,另一方面还通过”实体清单“等制裁措施禁止华为采购使用了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产品,意图从供需两侧同时发力以达到在全球 5G 网络市场上清除华为的目的,这无疑为谋求在 5G 时代打翻身仗的三星打开了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

 

全球无线网络设备的市场格局在 4G 时代相对固化,中国本土及亚非拉等发展市场由华为和中兴占据强势地位,北美和日韩等发达市场由爱立信和诺基亚平分秋色,欧洲市场则争夺激烈虽然华为占据了上风,但爱立信和诺基亚不甘心大本营失守时刻准备着反击。而三星除了在韩国市场保有本土优势之外,在其他市场基本均处于边缘地位,所以如果欧洲 5G 市场被迫排除华为参与的话,从爱立信和诺基亚手里争抢华为留下的市场空白无疑是三星最有可能成功的战略目标。

 

所以今年 7 月份在英国针对华为 5G 去留的讨论中,三星执行副总裁 Woojune Kim 被英国立法委员会问及“三星是否能在英国提供新的 5G 网络”时,Woojune Kim 迫不及待地回答:“是的,我们绝对可以。”

 

为了证明其具备接盘华为的能力,三星在 7 月初发布了最新的 5GvRAN 解决方案,在 7 月中发布《下一代超连接体验》白皮书提出 6G 愿景。这或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欧洲运营商对三星缺乏技术积累、不具备现网演进基础的印象,然而要彻底打消欧洲运营商的顾虑,接受三星成为华为离开后足以制衡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强的第三股势力,三星显然还需要提供更具说服力的证明。

 

于是,9 月 7 日三星在其官网公示了与 Verizon 签署 66 亿美元长期供货合同的消息。虽然对于合同签署的背景和内容,当事方三星和 Verizon 没有过多的披露,作为相关方的 Verizon 现有供应商诺基亚和爱立信对其可能遭受的影响也三缄其口,但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打破原有供应商格局,将三星提升到与诺基亚和爱立信分庭抗礼的地位,无疑是对三星作为 5G 网络设备供应商的竞争能力的巨大认可,而这也成为 Verizon 为三星挺进欧洲市场所做出的最有力背书。

 

三星之所以能获得 Verizon 的背书,或许也与其当年在美国市场通过给予运营商手机采购优惠折扣方式赢得 Sprint 的 4G 网络合同的做法异曲同工。在 Verizon 的官网上,三星最新款的 Galaxy Z Fold 2 和 Galaxy S20 等 5G 手机显示在最显著位置。在苹果的 5G iPhone 迟迟不能面世的情况下,三星的 5G 手机几乎成为美国各大运营商向用户营销 5G 业务的唯一选择。

 

同样,对于三星梦寐以求的欧洲市场而言,从 5G 芯片、5G 手机到 5G 基站的端到端的产业链能力,也将成为三星与诺基亚和爱立信形成抗衡的强有力优势之一。或许,这也是三星敢于提出“到 2025 年把全球通信设备市场份额提升至 20%”的底气所在吧!

 

(此文发表于《通信世界》2020 年第 25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