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日,英伟达与软银宣布达成最终协议,英伟达将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收购 ARM

 

在台积电明确于 9 月 15 日后不再向 HW 的 ARM 提供代工服务之后,一家美国公司又将 ARM 收入囊中,这使国产 ARM CPU 在设计和制造环节都存在巨大风险,HW 标榜 ARM 自主完全就是皇帝的新衣。

 

 

ARM 创始人 Hermann Hauser 就对英伟达收购 ARM 非常忧虑,认为将 ARM 出售给英伟达意味着 ARM 将受到美国 CFIUS 法规的约束,即便是英国企业也将受制于白宫。在写给英国首相的信中,Hermann Hauser 也提到,科技主导地位事关经济主权问题,更是强大的贸易武器。

 

最近,彭博社报道,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几家科技公司一直在与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沟通,希望该部门要么否决这笔交易,要么增加附加条件,确保它们能继续使用 ARM 的技术。这些公司最担心的问题在于,英伟达可能会强迫 ARM 停止与中国客户的合作。

 

对于该事件,铁流认为,即便能够否决收购,也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而且否决之后大陆缺乏反制手段,这会使否决流于形式。长远来看,还是应当放弃 ARM 技术路线,摒弃美国技术体系,另起炉灶,走独立自主发展路线。

 

否决是一个备选项

就否决跨国并购而言,此前最佳的例子就是相关部门否决过高通收购恩智浦。但否决也是需要法律支持和合适的理由,那就是反垄断。由于两家公司在 GPU 和手机主芯片上拥有较高的市场份额、较强的市场控制力,并会对上下游市场及关联市场造成巨大影响。高通收购恩智浦之后,在多个细分市场会形成垄断,反垄断符合中外法律,法理上能站得住脚,也就是具有合法性。同时,在西方舆论中属于政治正确,这个理由西方社会也认同,比如此前相关部门以反垄断为名罚款高通 60 亿,不仅高通认罚,西方社会也认可,换言之,就是具有合理性。

 

当下,我国多家公司高度依赖 ARM 授权,一旦域外大国政府滥 ARM 的行业地位,搞捆绑搭售、取消授权、拒绝交易等套路,那么将会对国产 ARM CPU 造成巨大冲击。因此,对于这类对国产 ARM CPU 可能造成巨大影响的交易,如果条件允许,否决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

 

必须强调的是,否决收购并不意味着国产 ARM CPU 厂商可以高枕无忧,继续跟在 ARM 身后吃土。而是通过否决收购,获得一定窗口期,给国产 ARM CPU 厂商一个改换门庭的过渡期,由此走上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路。

 

 

 

否决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方面,我们要注意到英伟达和 ARM 在 GPU 和手机主芯片上比较强势,另一方面,英伟达和 ARM 是否构成垄断,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就 GPU 来说,AMD 是英伟达的老对手,在全球都有不少忠实客户,市场份额不可小觑。

 

就 CPU 来说,ARM 是一家 IP 公司。诚然,就 IP 而言,ARM 非常强势,但因苹果、高通都有自研 IP,且采用苹果和高通 IP 的 AP/SoC 市场份额颇为不俗。就成品芯片而言,市场上出现的是苹果、高通、MTK、QL、展锐的芯片,ARM 并不直接对接消费市场。何况服务器和桌面 CPU 有英特尔、AMD,ARM 这种 IP 公司是否会触及反垄断,也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即便相关部门否决收购,就能完全避免 ARM 的美国化么?

 

铁流认为,当下,美国在各个环节加强对半导体产业的控制,此前要求台积电在美国设工厂就是为了加强对制造环节的控制,即便本次英伟达收购 ARM 被否决,下一次也会有另一家美国财团或企业收购 ARM,因为这能大幅加强美国对芯片设计环节的控制,这正是美国政府努力的方向,因此,铁流认为,即便否决收购,也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美国强化对 ARM 的控制是大势所趋。

 

 

缺乏反制措施

有人说,如果英伟达不过相关部门的意见进行收购的话,那么,英伟达和 ARM 就要自绝于我国市场,因此只要相关部门部审批,英伟达的收购必然功败垂成。

 

但问题在于,当下对于 ARM 和英伟达而言,在大陆市场完全是卖方市场,而并非买方市场。现在是我国诸多企业在技术上依赖于 ARM 和英伟达,而不是反过来。以 HW 为代表的一大批企业高度依赖 ARM 授权,国内不少企业都对英伟达的 GPU 有依赖,如果说 PC 显卡上还有 A 卡做备份的话,在人工智能方面,由于英伟达在软件上的高投入,A 卡是暂时无法替换 N 卡的。

 

当下,一些企业游说相关部门拒绝审批,就是为了避免英伟达收购 ARM 后带来的卡脖子问题,生怕以后用不了 ARM 的技术。如果因为相关部门不批准,而英伟达却执意收购,然后相关部门禁止英伟达和 ARM 在我国开展业务,这对依赖 ARM 授权的企业而言,无疑是釜底抽薪,彻底失去了购买 ARM 授权的机会。这么做无疑是给川普送上神助攻。

 

可以说,我们对 ARM 和英伟达没有太多的反制手段,最严厉的手段——“禁止在华开展业务”压根没法用,因为一旦使用这项禁令,国内一批 ARM 芯片就要“休克”或“绝版”。在没有强力反制手段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在决策上会比较被动。

 

与其临渊羡鱼 不如退而结网

一直以来,国内一些企业非常热衷于将 ARM 标榜为自主,非常热衷于“跟在洋人身后吃土”,言必“融入国际主流”、“融入全球产业链”。将 ARM 包装为自主后,还利用政商关系,大肆进军机关单位和国企市场。这会把我国 IT 产业引向歧路,成为 ARM 的附庸。

 

铁流认为,从宏观上看,ARM 美国化未必是坏事,因为英伟达收购 ARM 后,ARM 所谓自主的皇帝新衣将彻底暴露出来。从彭博社的报道来看,过去个别公司标榜 ARM 自主是伪命题,因为如果真能自主,压根就用不着游说相关部门拒绝审批。反而应当是“任由英伟达收购,我自岿然不动”。

 

个别企业即便手眼通天,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骗一部分人,无法做到长期欺骗所有人,特别是在“ARM=自主”皇帝新衣被揭穿后,越来越多的人必然会认识到这个问题,认识到 ARM 技术路线的风险,认识到必须建立自主技术体系的必要性。

 

英伟达收购 ARM,以及 ARM 与 DAPPA 深度合作,反而起到引导国内决策者和企业摈弃 ARM,转而建立自主技术体系上来,将极大地有利于构建 除 wintel 体系和 AA 体系之外的独立自主的第三极。

 

如果付出一定代价达成妥协,个别企业反而会继续把 ARM 包装成自主冲击相关单位和国企市场。正如 2019 年 ARM 断绝与该公司合作之后,在两边家长谈判局势缓和后,该公司又找 ARM 背书鼓吹 ARM CPU 自主可控。

 

在当下国内有自主 CPU 托底的情况下,ARM 并不是底线问题,而是一个可选,也可不选的问题。

 

我们必须对 ARM 技术路线的风险保持清醒认知,特别是在对自主性有较高要求的市场不宜倚重 ARM。不能将建立我国自主的 IT 体系寄希望于 ARM 技术路线,而应当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