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4 日讯,日前,2020 世界计算机大会在长沙开幕,大会以“计算万物·湘约未来——计算产业新动能”为主题,国内外院士专家、典型企业代表围绕“创新创造与生态构建”“计算芯片与平台能力”“网络安全与可信计算”“工业互联与制造生态”“5G 视界与应用生态”等主题,分享行业最新创新成果与产业前沿洞察。

 

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开源芯片是中国当前发展芯片产业的一个机遇,应加大支持力度,实现“弯道超车”,逐渐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

 

倪光南认为,从产业能力来讲,中国大部分行业在世界上还是领先的,但是有些产业本身就是世界性的,比如集成电路、芯片产品,并不是哪个国家能随便做的。在特殊的国际形势下,美国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对某些美国控制的行业进行限制,如禁止采购、禁止供货等等。我们要应对形势,一方面我们自己长板要加强,使得我们的产业更好地与国际产业形成紧密的依存关系。另外,我们一些明显的短板,为了防止“卡脖子”,我们也要去做。

 

倪光南认为,开源芯片难在门槛很高,一个 14 纳米芯片的投入分配,大体上来讲经费多数上亿,只有少数大型企业能够比较好的做芯片的投入,因为投入很大,一般人不太愿意来开源。

 

但倪光南同时也指出,开源芯片虽然难度很大,但可以借鉴开源软件的成功经验,实现突破,目前已经看到一个很好的开端。据介绍,主攻开源芯片的 RISC-V 基金会已经与中国团队在联合开发。

 

据公开信息,RISC-V 基金会创办于 2015 年,为核心芯片架构和控制制定标准,可以在产品上使用 RISC-V 的商标,但该组织本身不拥有或控制这一技术,是一家芯片技术非营利组织。目前,全球超过 325 家公司或其他实体是该组织的会员。今年 3 月,由于对潜在贸易限制的担忧,总部位于美国的 RISC-V 基金会总部正式迁移至瑞士。

 

在倪光南看来,RISC-V 有四大优势,一是设计优势,门槛降低,“有人说,几个月几个人就可以推出一个芯片”;二是技术上从零开始,便于专注于新的应用;三是市场优势,新的市场足够支持 Risc—v 的发展;四是管理优势,目前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主导 RISC-V,“未来不会被别人卡脖子,也很难对我们进行出口管制这种限制。”

 

倪光南表示,由于开源软件不能收费,也不能反馈到投入者,当前开源芯片的回报模式也不清晰,因此也鲜有基金会关注开源软件和开源芯片。

 

据了解,目前国际上这些开源软件一般都有一个基金会来管理。倪光南也希望在国内成立一个开源基金会,包括开源软件、开源芯片都可以得到国家支持,“不仅是国家支持,也带动社会各界投入开源软件和开源芯片”。

 

“就中国来讲,历史经验表明,我们想做的,一般情况都能做到,比如当初 GPS 垄断,后来我们做出北斗。通过这些年的发展,我觉得现在的北斗导航比 GPS 好,比如要求更高精度的车道时,北斗的实用性超过了 GPS。我们的经验表明,如果这些短板我们不得不做,从经济学原理来讲不一定是最适合的,不一定需要每个国家都去做,但是如果需要的话,被迫去做,也不会难倒我们,我们有世界最大的市场,有自己的内循环作为支撑,我们能够做成。如果需要的话,我们能把这些短板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