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4 日讯,此前,美国的芯片巨头英伟达已经宣布以 400 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半导体 IP 提供商 ARM 公司,两家公司都同意了,剩下的就是法律程序。据悉,业界普遍认为,中国监管部门是否批准是其交易达成的主要障碍,但是今年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 Arm 中国内斗,也将使这桩交易面临新的难题。

 

了解到,2017 年 5 月,为了拓展日益重要的中国市场,Arm 与厚安创新基金在北京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计划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在中方控股的前提下,Arm 提供技术。厚安创新基金由厚朴投资与安创基金联合建立。2018 年 4 月,中方投资人与软银集团正式签约成立了合资公司——安谋中国(Arm China),合资公司由中方控股 51%,外方持股 49%,其中,Arm 拥有 47.33%的股权。

 

经过一系列的股权穿透,最终的中方控股占比确定为厚朴投资拥有中方资本 35%的股权,吴雄昂持股 16%,合计 51%。

 

6 月初,吴雄昂被指公司与他的 Alphatecture 投资基金存在利益冲突,随后 Arm 发生了沸沸扬扬的“换帅门”事件,投资方 Arm 和厚朴投资联手想罢免吴雄昂,但公司部分投资人认为董事会决议有争议,并诉诸法律途径予以解决。此后,甚至上演“抢公章”的闹剧。Arm、Arm China、厚朴投资等事件各方相继发表公开信,矛盾完全激化。

 

至今,“夺权大战”仍未落幕,但似乎 Arm China 的控制权仍在吴雄昂手中。在本月底即将在深圳举行一场半导体论坛上,据悉吴雄昂仍将以“安谋中国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9 月,吴雄昂控制的安谋中国的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起诉了 Arm China,起诉的案由为“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即指控 Arm 和其在合资公司的主要合伙人(厚朴投资)在 6 月份将其非法免职。目前,吴雄昂仍管理着 Arm China 的日常运营工作,并掌管着该公司的印章,对公司业务仍具有合法控制权。这也使得吴雄昂成为英伟达收购交易的一个主要障碍。

 

因此,一名熟悉 Arm China 董事会的知情人士对金融时报表示,他认为这笔交易的成功率只有 50%。另外两名知情人士透露,Arm 的当前所有者日本软银集团已任命软银在中国业务的负责人 Eric Chen 负责协调吴雄昂的退出事宜。他们称,讨论的遣散费大约在 1 亿到 2 亿美元之间。据悉,9 月份的时候,双方似乎已经快达成和解,吴雄昂和 Eric Chen 都已经分别告诉同事们,吴雄昂将在月底前离职。

 

但是吴雄昂持有的 16.2%的股份价值一直是问题症结所在。吴雄昂认为,自 2018 年成立以来,Arm China 的价值已经增长五倍,至如今的 500 亿元人民币(75 亿美元)。目前尚不清楚,吴雄昂是打算持有还是出售这些股份,以及是否有适合 Arm、厚朴和中国政府的买家。双方仍在调停阶段,并且也有可能达成协议。但最近,吴雄昂又告诉同事说,他是否会离开 Arm 中国仍然不确定。熟悉软银和厚朴的知情人士则表示,谈判可能会一直拖延。

 

2019 年,Arm China 营收年增长近 50%,占到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27%,2018 年时软银透露的这一比例为 20%。与其他在中国成立办事处的国外半导体公司相比,Arm China 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是单纯的“分销处”,而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合资公司,自负盈亏。基于自主研发,Arm China 成立至今已经推出了周易(人工智能)、星辰(物联网 CPU 内核)、山海(IoT 平台)等产品。这使其更标榜自己为一家深圳本土公司。

 

复杂的股权结构,本土公司的定位,以及研发与专利的归属问题,都成为这场夺权风波的隐患。

 

一名发言人称,吴雄昂从一开始就已经向董事会披露了 Alphatecture 投资基金的存在。而闹剧发生时,正值 Arm 和英伟达准备向中国市场监管机构申请批准收购交易的关键时刻,该申请需要 Arm China 的配合及相关数据。知情人士透露,Arm 和英伟达尚未向监管机构提交任何文件,其中一人表示,背后的原因是他们难以获得合资企业的控制权。

 

知情人士还表示,在 Arm China 内部,吴雄昂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安全团队,拒绝 Arm 或 Arm China 董事会的任何代表进入该公司,并且 Arm 总部发送给员工的邮件也被过滤系统屏蔽了。

 

另一方面,据媒体报道,Arm 总公司已经超过 3 个月没有收到 Arm China 的销售收入分成。此前 Arm 也曾表示,如果罢免吴雄昂一事最终无法得到妥善解决,Arm 将考虑中止对 Arm China 的支持,“这是最后的手段”。

 

Arm 和厚朴投资甚至动用了北京方面的高层关系、深圳地方政府,甚至给监管部门打电话警告如果阻止该并购将破坏外国投资者对当地的投资等办法,来试图解雇吴雄昂。但是吴雄昂也得到了深圳市政府某些方面的支持,例如 9 月份,他与高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磊等同被任命为深圳一个高级别的改革委员会委员。

 

鉴于 Arm 在当今的智能手机芯片中的地位如此重要,北京和深圳方面应该都很关心这场内斗的最终结局。Arm、软银和英伟达均拒绝发表评论。吴雄昂未回复评论请求。Arm China 发言人称,不会对任何猜测发表评论,并且将对“任何散布谣言企图损害公司声誉的机构和个人”采取法律行动。该发言人还表示“一个稳定的 Arm China,符合所有人的最大利益。

 

而 Arm 与英伟达的交易,必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此事的影响。

 

9 月 27 日,倪光南院士出席第四届信息安全产业发展论坛发表演讲,谈到了英伟达的收购,他认为中国商务部可能会否决该并购:“现在美国公司英伟达正在启动并购 Arm,如果并购成功了,肯定对我们非常不利,所以我相信我们商务部可能会否了这个并购,是不是能够并购成呢,也不知道。”

 

10 月 21 日,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几家科技公司一直在与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沟通,希望该部门要么否决这笔交易,要么增加附加条件,确保它们能继续使用 Arm 的技术。

 

尽管 Arm CEO 一再保证,“英伟达的收购不会改变 Arm 对中国市场的投入,中国合资公司对 Arm 很重要,Arm 中国区的情况还在控制中,有办法解决中国区的管理问题。”但不可否认,吴雄昂的去留,仍是这场飓风的风暴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