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9 日讯,从在今年年底开始,苹果准备为其历史悠久的 Mac 计算平台推出一个引人注目的新架构。这款基于 ARM 架构、自主研发的新处理器将对 Mac 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帮助苹果构建比 Mac 更庞大的非英特尔新平台。

 

在过去的 40 年里,苹果采取了一系列激进举措,将其 Mac 硬件转向完全不同的全新芯片架构。其他任何计算平台都没有如此成功地完成过这样复杂的转变,更不用说尝试像苹果那样在 Mac 上进行三次重大变革了。从 20 世纪 80 年代的摩托罗拉 68000 到 90 年代的 PowerPC,再到 21 世纪初的英特尔 x86。

 

每次迁移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不仅要交付新的硬件,还要改造庞大的软件平台并创建新的开发工具,以最大限度地减轻用户和开发者向新平台过渡的痛苦。当苹果在 90 年代初迁移到 PowerPC 时,当时的其他平台也在进行并行转变,包括微软的 Windows NT、IBM 的 OS/2、Commodore Amiga 和许多其他平台。

 

然而,苹果成功完成向 PowerPC 转变的独特能力,却因其他公司未能做到这一点而变得复杂,最终导致苹果成为 PowerPC 芯片唯一的主要用户。这种转变的难度及其意想不到的结果可能表明,事后看来,尝试一项如此复杂、风险如此突出的任务最终是个错误。

 

另一方面,苹果在大约 10 年后转向英特尔,这在当时被誉为高明的战略举措,使苹果得以进入新市场,并最终戏剧性地扩展其 Mac 平台。不过苹果之所以从 2006 年开始转向英特尔芯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该公司之前的 PowerPC 经验,即学习如何执行这样的过渡。

 

Apple Silicon 转型十年

 

对苹果来说,今年再次转向全新芯片架构有什么好处呢?这一次,苹果使用自主设计的定制芯片架构,而不是购买任何个人电脑制造商都能买到的现成芯片。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家电脑制造商转向新的 Apple Silicon 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自 2008 年以来,该公司始终在开发定制芯片,并最终设计出 A4 芯片,用于 iPhone 4、初代 iPad 以及第一款基于 iOS 的 Apple TV 上。

 

从 2016 年开始,苹果开始推出配备 T1 的 Mac 电脑。T1 是一款定制芯片,旨在处理 Touch ID 安全事宜,并提供系统管理控制器(SMC)功能,将苹果的英特尔 Mac 电脑与商用英特尔 PC 电脑区分开来。甚至在 T1 之前,苹果定制的 SMC 微控制器就可以管理 Mac 的电源管理、电池充电、睡眠和休眠、视频显示模式以及其他定制和增强 Mac 体验的功能。

 

自 2017 年以来,新的 Mac 配备了更先进的 T2 芯片。这款 64 位芯片可以处理从磁盘加密到图像处理等各种任务,支持从 iPad Sidecar 到“Hey Siri”的各种功能。在过去的几年中,T2 Mac 实际上已经变成了 Apple Silicon Mac,配备了提供本地 x86 软件兼容性的英特尔处理器。

 

Mac 电脑如何迷上英特尔芯片

 

苹果的英特尔 Mac 目前使用与运行 Windows 或 Linux 的行业标准 PC 相同的 Intel x86 芯片架构。事实上,如今的 Mac 电脑之所以能如此容易地运行 Windows 软件或 Linux 服务器实例,本质上就是英特尔芯片的功劳。这种共性和兼容性最初被吹捧为苹果在 2006 年转向英特尔芯片的主要原因。

 

在这种转变之前,苹果 Mac 电脑使用的 PowerPC 芯片可能比 x86 芯片拥有许多技术优势。然而,由于经济因素,PowerPC 越来越难以跟上竞争对手 x86 开发的步伐。到 2004 年,苹果是仅存的使用 PowerPC 芯片的重要供应商。台式机领域的其余商家在很大程度上集中在英特尔的 x86 芯片上,这创造了巨大的规模经济,支持英特尔继续投资于其未来几代 x86 芯片。

 

由于 Mac 电脑的销量增长缓慢,而且对 PowerPC 芯片的需求没有增长的余地,PowerPC 架构背后的制造合作伙伴缺乏任何类似的可靠资金支持,无法与英特尔持续不断的芯片开发努力相媲美。

 

开发新一代芯片是一项极其昂贵的工作,单靠一家每年仅出货约 330 万台 Mac 的 PC 制造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资金进行竞争。2004 年,Windows 电脑的销量是 Mac 电脑的 56 倍。同年,PC 制造商共售出 1.825 亿台,在 PowerPC Mac 平台和英特尔 PC 平台之间形成了巨大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