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 AI 产业开始进入资本兑现期。继寒武纪(688256.SH)正式登陆科创板之后,AI 四小龙之一的依图科技向上交所递交了 CDR 发行申请。


外界对 AI 四小龙有诸多幻想,包括盈利能力以及核心技术。依图科技招股书 580 页,不仅透出三年半之内亏损近 73 亿让人“惊奇”,更有诸多疑问待解。

 

并购来的核心技术能不能打?


依图科技成立于 2013 年,和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一样,均以 AI 视觉算法起家,被业内称之为“AI 四小龙”。


成立之初,依图科技就切入了安防行业,在相关产品提高了公安破案率后声名鹊起,吸引了红杉资本、高瓴资本、云锋基金等知名 VC 的投资。


但是细看招股书,却可以发现依图科技的商业模式和其他 AI 企业不尽相同。从公司的营收结构中,可以清晰看到公司业务重心,经历着“从软到硬”的变化。


财务数据显示,依图科技 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上半年收入分别为 6871.89 万元、3.04 亿元、7.17 亿以及和 3.8 亿元,同期亏损分别为 11.68 亿元、11.68 亿元、36.47 亿元和 13.03 亿元。


营收构成方面,2017 年软件收入为 3841.3 万元,占比 55.9%,这一比例逐年降低,到 2020 上半年已经下降到 14.82%,与此同时,软硬件组合收入比例在上升,从 2017 年的 10.32%上升至 2020 年上半年的 60.78%。

 

图源:公司公告


这一切都要从 2017 年说起。在依图科技创始人朱珑看来,算法性能高速发展和机器算力提升缓慢的矛盾正越来越明显,产业应该以 AI 为中心来思考计算机体系结构,懂算法的 AI 公司做出的 AI 芯片,能将算力更高效地转化为智能。


于是,依图科技“剑走偏锋”,决定由算法切入芯片行业。这一年公司战略投资了初创 AI 芯片公司上海熠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熠知电子)。


之所以选择了参股而不是直接设立,可能的原因是依图科技两位创始人朱珑、林晨曦均精通算法,却缺少芯片背景,不得不从外部寻找团队,以至于需要稀释较大的股份。


2019 年 5 月,依图科技发布求索芯片,报告期内,公司尚未对求索芯片进行单独销售,而是基于求索芯片研发智能服务器及智能边缘计算设备并对外销售。


求索芯片对标的是寒武纪思元 220 和华为升腾 310,这两款均定位于边缘端 AI 芯片,除了算力要求之外,功耗同样也是考量指标。


求索芯片的算力为 15TOPS@INT8,相比两款竞品略逊一筹,求索芯片最大功耗为 15W,和竞品差距还较大。


从通用 AI 计算能力看,依图科技与寒武纪、华为之间尚有差距。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依图科技强调求索芯片更擅长视频流解析,在这方面思元 220 和升腾 310 还没有特别说明。


2020 年,依图科技再进一步全面收购了熠知电子,构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公司账面形成商誉 14.96 亿元。


相比寒武纪这类纯 AI 芯片公司,依图科技在下游应用方面更具经验,但在研发 AI 芯片能力方面,和寒武纪可能还存在一定差距,并且还牵涉到并购整合问题,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销售策略为何如此激进?


除了信息披露方面的问题,依图科技最不能让人放心的还是高额应收账款和销售费用。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不断攀升,2017 年底为 2568.66 万元,到 2020 年 6 月 30 日则高达 6.87 亿元。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不断下降,从 2017 年的 2.68 下降到 2019 年的 1.69。这也说明公司在销售时采用了更加激进的回款政策。


依图科技销售费用率也远高于同行,2018 年最高曾达到 92.81%,2020 年上半年销售费用率也高达 41.66%。根据此前旷视科技披露的招股书,旷视科技销售费用率在 2018 年后已经降至 20%以下。

 

图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目前,依图科技的下游覆盖城市管理场景和智能医疗健康服务对应的公共服务领域,通用园区、安全生产、网点全解析、智能出行、内容审核对应的智能商业领域,基本是 To B 或 To G 的领域,这是公司目前应收账款和营销费用双高原因之一,但并非最重要原因,更加激进的销售策略才是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