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12 日讯 11 月 4 日,高通召开了第四财季财报电话会议。会议中表示 2020 年第四季度获得了 83 亿美元的收入,这其中包括了与华为谈妥的 18 亿美元的专利费。更重要的是,高通还表示正在申请向华为的供货许可。因为据数据显示,2019 年高通有超过 48%的营收都来自于中国市场。

 

高通的财年和很多美国的半导体公司一样,比自然年早一个季度,所以 10 月底的这份财报有着别样的意义,不仅反映了公司第四季度的财报,也给整个戏剧性的 2020 财年总体分析打下了基础。

 

高通的第四财季和 2020 财年总体营收情况

非 GAAP 的第四季度营业额为 65 亿美元,和上个财年的同期比上涨了 35%,年度营业额为 216 亿美元,与 2019 财年相比增长了 12%,纵观欧美排名前十几的半导体公司,第四财季往往都是全年最高的,高通也不例外,公司下辖的两大主要业务部门 QCT(高通 CDMA 技术,Qualcomm CDMA Technology)半导体业务和 QTL(高通技术许可,Qualcomm Technology Licensing)均集中体现了这一点。

 

比如,备受外界关注的 QCT 业务第四季营业额达到了 50 亿美元,几乎已经逼近了 2020 财年高通第一季的总量,比去年同期增长 38%,整个财年此数字为 164 亿美元,年度增长 13%。

 

不过,对于中国的财报分析师们来说,对高通的第四季或者全年营收状况的研读,遵循“买椟还珠”的原则倒不失为一种上策,因为它最值得关注的点不在正文,而是在注释中。

 

华为支付的 18 亿专利费应如何解读?

高通官方的确认:已经收到了华为支付的 18 亿美元(约合 120 亿人民币)的专利费用,并且华为是一次性付清的。

 

这笔款项是此前高通与华为达成的合同,主要内容是结算先前 3/4G 时代拖欠的专利费用;过去,由于高通与苹果公司的交恶,众多企业都开始观望,暂停了向高通的专利费用支付;随着高通与苹果关系改善,这些款项才逐渐恢复正常。

 

在上一个财季的会议上,高通便与华为正式达成一项新的全球专利许可协议,并且就这笔 18 亿美元的专利费用进行了全面结算。当时有消息称华为将在 9 月支付第一部分,其余的部分会在一年内陆续付清。


而分析认为,一方面华为可能借此以向高通施压,迫使高通加速游说美国政府以恢复向华为的供货;另一方面也使得华为树立一个尊重技术专利的形象,收取 5G 相关专利更加顺畅,从而一举两得。

 

不过,谁也没想到,华为会如此爽快,将这笔款项一次性全部付清。

 

财报发布后,在会议末尾,高通 CEO 明确表示,正在向美国政府申请向华为正常出货的许可,并且在为此进行努力,但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华为现在可以说是到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在经受了三轮愈发猛烈的制裁以后,华为仍然没有屈服。搭载最新 5nm SoC 麒麟 9000 的 Mate 40 系列如约而至,可以说承载了华为顽强的精神与斗志。

 

很快来自高通的骁龙 875 系列芯片也将发布,而由于制裁影响华为麒麟 9000 芯片并没有生产到一个足以令人放心的量,这也不由得让人担忧华为能否在明年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延续现在的辉煌。

 

何谓华为供货许可的关键点?

不过,把半年前华为与高通达成的专利费协议,与 9 月 15 日之后高通是否能可以拿到华为的供货许可相关联,确实一个颇具有实用理性主义色彩的猜想,这一点也可以从高通第四季财季电话会议上的银行高管的提问中加以证实。

 

摩根大通的高管 Samik Chatterjee 提问:既然华为的专利费已经拿到手了,但华为供货许可情况如何了?如果没有解决的话,恐怕 2021 年高通的 QCT 业务将会受到很大影响。高通主席 Christiano Amon 回答,坦言尚未拿到许可,并且自九月中旬以来没有向华为出售任何技术或者软硬件产品。

 

华为是高通眼中重要的 OEM 组合中的一类企业,但在 9 月下旬以来,AMD、英特尔、台积电、索尼和豪威科技等 PC 端芯片、手机芯片代工以及图像传感器供应商纷纷被曝拿到供货许可之后,与华为关系颇为紧密的高通为何显得步伐如此缓慢?要知道,在 8 月中旬美国商务部 BIS“华为最严禁令”出台之前,高通的游说集团几乎是美国 K 街在华为供货问题上最为忙碌的一群人。

 

记者上周曾就华为于美国商务部的禁令与许可问题专访了 Radio Free Mobile 的创始人,曾在日本野村证券有过 11 年半导体行业财务分析经验的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他批评美国商务部的裁决缺乏一定的透明度和落实到纸面上的条款章程,给了外界极大的解读空间。诸多解读之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南华早报》与《日经亚洲评论》的分析,认为中国的半导体自主替代方案,以及集成电路的顶层设计让美国科技界颇为忌惮,让美国商务部 BIS 的“绝对禁令”逐渐演进到了“相对禁令”,以达到拖慢中国芯片去美化和自主化的进程。

 

多家媒体在此问题上的分析论据,不约而同都采用了中芯国际 28nm 自主过渡方案,以及台积电的有限供应现象,换言之,制程和工艺或许是华为供货许可的严格判断标准。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十几天前,英国《金融时报》抛出的“5G 供应限购”说,从侧面驳斥了这一论断,认为芯片工艺未必是华为供应商是否能拿到供货许可的主要依据,因为对制程和工艺未必要求很高的 5G 终端和基站芯片,华为并未拿到任何代工厂的供货许可。

 

如果仔细研究高通第四季财报电话会议的整体会议记录,我们确实从看似不涉及华为供货的言说话语中找到该公司未能从美国商务部得到正反馈的重要原因——高通在 5G 领域的布局。

 

在这篇 8000 多字的会议记录中,全文提到 5G 的地方有 59 次,可以说冠绝高通之前每个财季的报告,在手机射频芯片、基带芯片的研发布局中,高通副主席 Lopez-Hodoyan 指出,涉及到 5G 领域的研发,面向 OEM 厂家的一揽子专利授权(patent portfolio)是有排序等级的,在和之前达成专利授权意向的全球 110 个手机生产厂家,并不是每一个都完全有可能继续参与高通的 5G 芯片的研发,高通财务主管 Palkhiwala 则更进一步指出,一些研发 5G 毫米波技术的厂家,很可能会缺席 2021 年与高通的深度合作,并且阐述这是企业在新的政策形势下做出的最优判断。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分析,高通完全获悉并知晓美国商务部定下的有关华为供货许可的游戏规则,涉及到 5G 技术的专利以及芯片技术,他们甚至都没有向商务部申请许可,也就无所谓是否能拿到了。

 

“集微访谈”中,Richard Windsor 也向集微网阐述了美国为何现在如此看重 5G 技术的原因,从技术路径演进的角度看,美国商务部所谓的华为 5G 的窃听、后门等指控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华为在 3G 甚至 4G 领域已经在和全球各国的电信供应商有着广泛的合作,并未有任何证据显示华为有任何数据安全问题,所以这种莫须有的指控是一种进攻性的遁词,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则是华为的 5G 技术已经立于世界潮头,成为了中美科技战博弈的有利砝码,也是谈判桌上中国企业用于反牵制的核心利器。

 

所以高通财报的最核心关键词,恰恰也道出了华为供货许可的隐秘法则,即模块、批次与型号才是禁令许可的关键之处,而非制程和工艺,之前拿到向华为供货的各家企业都是按照批次(module by module)而非制程(node by node)解决和华为的未来合作问题的。

 

结论

高通第四季度财报中涵盖的华为 18 亿专利费,终往事之产权纠结,推高了未来双方合作平台的广度,稳固了高通的 QTL 地盘的营收能力;美国商务部 BIS 的华为制裁,开启了半导体产业“道术将为天下裂”的潘多卡魔盒,高通的财报中有关 5G 的总体规划,则向我们展示了魔盒中的“隐秘法则”,相比制程和工艺的“术”,美国更在乎以华为为代表的引领中国核心技术拓展的“道”。

 

虽然华为手机目前在国内市场中,依旧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但在海外市场的状态可谓不容乐观。Canalys 的最新数据表明,第三季度欧洲市场排名前五的手机品牌中分别是三星、苹果、小米、华为以及 OPPO,但从整体排名上来看,排名前五的厂商只有华为一家是下跌的。不得不说,随着特殊情况的加剧,华为受限的恶果已经开始展现。


总而言之,如果按照此种状态发展下去,华为今后的挑战将更加严峻,等到第四季度或者是明年初,华为的销量应该还会再次下滑。而如今有消息称高通已经得到供货华为许可,如果消息属实,华为的缺芯之困能得到一定缓解,对华为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