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能生产先进工艺芯片光刻机后面究竟需要多少供应链去支持?制造一台光刻机需要多少个国家的公司参与其中?看看制造一台光刻机究竟有多困难。


ASML 上游供应商
全球最顶尖的光刻机生产商 ASML(阿斯麦尔)生产一台 5nm 光刻机或许需要十余万零部件,重量达到了 180 吨,单单组装就需要一年。光刻机,集人类智慧于一身的产物。

 

不仅如此,生产一台光刻机需要供应链上不同的供应商配合,ASML 的光刻机中超过 90%的零件都是面向全球采购,整合了全世界最优质的零部件,那么 ASML 究竟有哪些上游供应商?

 

 

从一份 2017 年的产业报告可以看到,ASML 的供应商主要集中在美国、日本、中国台湾和德国。

 

德国蔡司是光刻机光学系统的供应商,美国主要是光源以及自动化和精密器件的供应商,日本主要涉及精密器件和光学器件,中国台湾主要是光罩、光罩储存盒以及线缆等的供应。

 

 

单从上游的供应商已经涉及到非常多的高科技公司,如果需要复制一台 ASML 的光刻机必须要和这些供应商进行采购,要么自己研发这些零部件。

 

这两条路都不容易,如果自己去研发,一台光刻机十多万个零件一个一个去研发,这个周期太长。


利益捆绑
ASML 是从荷兰飞利浦半导体部门独立出来的公司,这也是为什么 ASML 公司是在荷兰。

 

1984 年,ASML 正式脱离了飞利浦,脱离飞利浦后 ASML 的知名度一直不高,产品也是不温不火,而当时雄霸全球光刻机市场是日本的尼康和佳能两家功能。

 

2002 年,台积电首次提出了“浸润式微影技术”,当时这个技术并没有得到佳能和尼康的重视,因为佳能和尼康当时正在向干式光刻机领域推进。

 

台积电只能找到 ASML 合作,2004 年,ASML 和台积电联合推出了全球首台浸润式微影光刻机,后来浸润式微影光刻机渐渐成为市场主流。

 

ASML 凭借浸润式微影光刻机超越了佳能和尼康,2007 年已经后一直是光刻机的市场的第一。

 

从这个市场,AMSL 也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让下游的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进行投资,让 ASML 和三大客户的利益捆绑起来。

 

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在 2012 年向 ASML 联合投资了 40 亿欧元,支持 ASML 的研发和技术更新,获得了三大客户支持后,ASML 的研发和生产也获得了突飞猛进。

 

而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通过投资获得了 ASML 的股票,同时也获得了供货的优先权,实现双赢。

 

当然,三大客户之后也陆续将 ASML 的股票抛售,现在三大客户手上也只有少量的 ASML 的股票了。

 


一台光刻机不是靠一家公司就能制造出来
一台光刻机 90%零件都是通过全球采购,当中涉及到 4 个国家十多家公司,而下游客户的利益与 ASML 捆绑。

 

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等等的客户又是 ASML 重要支持,所以一台光刻机不是靠一家公司就能制造出来,而是需要整合供应链以及下游客户,通过自身技术研发投入进行精准组装的产品。

 

光刻机这样的高科技产品,也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在全球化的今天,只有通过不断的合作,技术共享才能让科技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