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苹果推出了搭载了苹果自研 Arm 桌面处理器的全新的 MacBook 系列。新处理器称为 M1,具有四个高性能大核,四个高效能的小核和一个 8-GPU 内核 GPU。在新的 5nm 工艺节点上集成了 160 亿个晶体管。

 

从媒体的报道上看,M1 可以轻松击败英特尔 I7 处理器,而且功耗很低,续航可以高达 20 小时。对于 20 小时的续航,铁流是非常怀疑的,毕竟就轻量办公而言,功耗最大的是屏幕,而不是 SoC。

 

何况厂商公开的平板、手机续航时间往往是明显高于用户实际体验的。有鉴于苹果雄厚的财力,以及媒体测试往往会被厂商充值,M1 到底如何还是交给实践来评论。

 

 

在苹果推出 M1 后,一些观点认为,ARM 将在桌面和服务上开始取代 X86,在苹果的带动下,能够利好国产 ARM CPU,国产 ARM CPU 也能跟着苹果一起取代 X86。

 

铁流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

 

苹果换芯对国产 ARM CPU 桌面和服务器生态建设帮助非常小

苹果把 X86 处理器换成 ARM 处理器,主要还是基于苹果一贯的商业逻辑,意图打造苹果自己的闭环生态链,进而实现供应链的高度掌控。这样一来,就避免 CPU 上被英特尔分去一杯羹,在 CPU、OS 全部自己掌握后,苹果可以借此获取高额利润。

 

有分析文章认为,苹果在桌面平台换 ARM 后,国产 ARM 桌面 CPU 也能从中获益。这种分析是教条化的想当然。苹果在生态建设方面一直致力于保持非常高的掌控能力,着力于建设闭环生态,这一点从 IOS 上就非常明显,客户只要入了苹果的坑就比较难走出来。

 

因此,苹果的生态建设是封闭的,其他厂商是享受不到苹果闭环生态建设的成果。这一点从智能手机上就非常明显。其他厂商无法直接使用苹果的应用软件,软件开发厂商也必须搞一个 IOS 版,一个安卓版。IOS 版软件生态再丰富,对安卓阵营手机厂商来说也没有意义。

 

 

在桌面平台上也是类似,苹果自己的闭环生态真的建起来了,这些应用软件也是苹果专享,国产 ARM CPU 根本就无法“搭便车”。正如 IOS 上的软件对安卓手机无意义,必须专门开发安卓版的 APP 才行。

 

另外,苹果目前只是在桌面领域推广 ARM,并不涉及服务器,在生态上,嵌入式归嵌入式、桌面归桌面,服务器归服务器。智能手机上生态好,并不等于桌面或服务器生态就好,开始进军桌面并不意味着服务器生态就会崛起。一些分析文章能够从苹果在桌面换芯,推倒出利好国产 ARM 服务器 CPU 生态建设,这逻辑令人无语。

 

从实践上看,某省的“H 河”品牌 ARM 服务器就遭遇了窘境。由于一度没有拿到户口,导致 XC 市场受阻。就商业市场而言,由于 X86 的强势,该 ARM 服务器很难找到大买家,所以只能拼命冲击党政机关和国企采购。

 

“因为苹果行,所以我也行”是形而上学的

在中国 J20 正式亮相后,印度、韩国、土耳其、印尼等国家也纷纷宣布开发第五代战机。但时至今日,这些国家的 5 代战机研发计划依然只是计划。

 

这件事被网友调侃为“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中国行,我也行”(别问铁流另外两大错觉是啥,我也不知道)。这种现象的根源,是这些国家在军工技术上与中国差距过大,在内功有限的情况下做白日梦妄图一步登天,自然在实践中遭遇挫折。

 

而如今,绿色计算产业联盟的文章认为,“苹果的换芯也从侧面证明了道路的可行性,国内 ARM 架构的服务器与 PC 应用,大有可为”。这种观点是形而上学的,没有做到具体情况辩证分析。

 

先说明一点,苹果正在换芯,不是苹果换芯成功。用正在换芯去论证“国内 ARM 架构的服务器与 PC 应用,大有可为”,论据实在是太过于薄弱。

 

退一步说,即便将来换芯成功,也不天然代表着“国内 ARM 架构的服务器与 PC 应用,大有可为”。

 

实践证明,到底行不行,不能只表面看别人行或不行,而要看别人为什么行,具备哪些成功要素。

 

再来逐一对比,自己是否具备这些成功要素,如果具备,则可以试一试。如果不具备这些要素,盲目的认为,“因为苹果行,所以我也行”,那就会陷入印度、韩国、土耳其、印尼等国家五代机研发上的“人生错觉”。

 

 

 

苹果换芯的前提:生态、用户、资金、时间、性价比

铁流用苹果上次从 Power 换到 X86 的成功案例来分析。铁流认为,苹果能够完成此举,生态、用户、资金、时间、CPU 性价比等要素缺一不可。

 

由于苹果电脑的早期成功,苹果公司有一批忠实的用户,而且已经习惯了苹果电脑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加上苹果一直奉行闭源,且苹果对自己的生态拥有非常强的掌控能力和开发能力,因而苹果可以完成操作系统和生态的移植。

 

CPU 性价比也是必须的,毕竟,如果新 CPU 的性价比还不如旧 CPU,那么,替换的意义何在?这岂不是吃饱了撑了给自己找麻烦么?

 

资金和时间也是必要条件。苹果上次换芯用了将近 8 年才正式完成,虽然没有耗费资金的具体数字,但从这么长的准备时间,以及移植了大量软件来看,想必软件移植上花的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国内 ARM 基本不具备苹果的成功因素

我们再来对比下国内 ARM 是否符合这些条件。

 

就生态掌控力来说,苹果对 Mac 和苹果手机具有极强的生态控制能力。国内 ARM 完全不具备这种能力,即便是商业上比较成功的麒麟芯片,其生态也是高度依赖谷歌安卓,不具备软件生态控制能力。而 ARM 在 PC 和服务器上的生态被 X86 秒杀,根本遑论生态。

 

就用户来说,苹果用户对于苹果的电脑和手机已经形成了很强的用户粘性,习惯了苹果的用户一般习惯继续购买苹果的产品。但国内 ARM 不具备这种条件,由于都是安卓,高度同质化,铁流可以在 H、小米、OPPO、VIVO、中兴等品牌中随意换机,不影响使用。

 

而支持 ARM(PC、服务器)的国产 Linux 操作系统则非常小众,目前这些 Linux 用户大部分是程序员和开发者,与普通消费者绝缘,国内 ARM 在手机、PC 和服务器上根本不存在用户粘性。

 

就性价比来说,现在高通以及国产的 ARM PC 和服务器 CPU 性能比英特尔和 AMD 差,价格却更贵。诚然,一些厂商在 PPT 上鼓吹超越英特尔,但这是用 48、64 核 CPU 战英特尔 14、28 核 CPU 的结果,单核性能只有英特尔一半。实践证明,单核性能上不去,盲目堆核心数没意义。最典型的反面教材就是“I3 默秒全”、“1 核有难 7 核围观”。盲目堆 48、64 核还有两个副作用,那就是导致芯片成本贵和芯片多核性能损失大效率低,以 H 鲲鹏 920 来说,实测双路 48 核 CPU,spec rate 分值每个核的平均分值只有单核情况的 50%左右,性能损失严重。

 

另外,资金和时间也是大问题。之前,H 宣布投资 30 亿搞 ARM 生态,但问题是,这点钱够么?毕竟,根据高管余某介绍,开发麒麟 980  H 就花了 21 亿。

 

可以说,在生态、用户、CPU 性价比、资金上,国内 ARM 基本都不具备,而且在时间上,国内这些单位也普遍“比较急”,怕是没有苹果那样 8 年时间做准备的耐心。

 

这种情况下,迷信“因为苹果行,所以我也行”,盲目搞 ARM 必然要栽大跟头。

 

 

 

ARM 服务器在商业市场被 X86 压着打

就商业市场来说,ARM CPU 基本没戏,也许只能在一些细分市场找到一席之地。

 

多年前,ARM 服务器被业界炒的火热,被热炒的程度不亚于现在的 RISC-V,ARM 服务器 CPU 被诸多行业人士看好,并认为有希望取代 X86,或侵蚀部分 X86 服务器 CPU 市场。AMD、高通、博通等一大批知名公司相继参与,仿佛 ARM 将在服务器领域复制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成功。

 

然而,从实践上看,ARM 服务器 CPU 的市场表现非常惨,用户对 ARM 服务器的反馈并不好,众多曾经押宝 ARM 的厂商也难以为继,在高通之前,博通、AMD 以及一批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已经放弃 ARM 服务器 CPU,AMD 把重心转向 X86 CPU,博通则把自己重金开发的 ARM 服务器 CPU 直接卖给了凯为。马维尔在收购凯为获得 X2 和 X3 之后,最近也对 ARM 服务器 CPU 团队进行了大裁员,大陆和印度团队都裁掉了,只在美国本土保留一个小团队,并宣布放弃 ARM 通用服务器 CPU。一些小厂在推出几款 ARM 服务器 CPU 之后,就听不到后续消息了。国内华芯通做了几年后也关门了。就全球范围来看,ARM 服务器 CPU 正在退潮。

 

可以说,纯商业模式下,无论是 X86 进手机,还是 ARM 进服务器基本没戏。

 

正是因为商业市场基本没戏,ARM 服务器 CPU 只能在 PPT 上吊打英特尔,在商业市场被英特尔吊打。所以这些 ARM CPU 各个宣传自主可控,卯足了劲,往党政国企采购冲。

 

铁流就 ARM CPU 的商业前景咨询了几位服务器厂商高管。

 

A:H 要扛起与 X86 竞争的大旗,有些悲壮。高通、AMD 都放弃了。中国特殊的市场,加上搭上安可快车,也许能成功。若不是政治任务,商业客户目前用 ARM 的积极性不高。另外,arm 在性价比和生态方面,对比 X86 没优势 ...... 我们目前是 X86,看看鲲鹏的发展再说。

 

B:ARM 也许对部分应用有效的,但不会适用大多数通用应用。生态建设肯定是重要的,这方面 X86 优势太大。如果你是一个软件厂商,现在的软件恨不得 3 个月一补丁,1 年一升级,你愿意维护多个指令集版本么。

 

诚然,现在媒体上有一些报道 ARM 服务器如何如何,但这些归根结底都是政治任务,或大公司搞一个方案 B,而且也是试一试的性质,而不是规模替换。什么时候像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规模化采购,替换数据中心 30%以上的 X86 服务器,那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应用。

 

“因为苹果行,所以我也行”只会沦为邯郸学步

苹果换芯最大的启示,是建立中国自主技术体系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实现这一点,必须具备生态的控制能力,必须形成一定规模且稳定的用户群体,CPU 要具备性价比,要有充足的时间和资金。

 

铁流始终认为,不要老是开口闭口“国际主流”,看看美国,就是用华氏度,身高就用英寸英寸,就是不用公制,标准上“非主流”,美国就落后了?就“闭关锁国”了?不是照样蓝星霸主么!

 

中国国土广袤、人口众多,市场巨大,英杰辈出,完全有能力自己搞一套,中国企业没必要总是跟在洋人身后吃土,要有独立自主的勇气和能力。特别是自建生态的情况下,就更没必要买 ARM 授权了,完全可以另起炉灶么!

 

在 CPU 国产化替代的道路上,只有踏踏实实直到追赶,一步一个脚印做芯片,做生态,做产业。

 

迷信“ARM 弯道超车”的结果只会是“弯道翻车”,高通、AMD 等国际巨头已经摔到坑里并及时止损了,新岸线早在 2011 年就提出搞 ARM PC,华芯通在此前大张旗鼓搞 ARM 服务器 CPU,结果都摔死在坑里了。

 

原因就在于不具备生态、用户、资金、时间、性价比等要素。在解决这五项问题前,谁搞 ARM PC 和服务器,谁摔进坑里,只能靠政策倾斜过日子。事实证明,现在国内 ARM CPU 都往央采、AK、XC 冲。

 

既然要靠政策过日子,为何一定要扶持 ARM,而不是扶持自主 CPU?

 

难不成是“宁予友邦(ARM),不予家奴(自主 CPU)”?

 

铁流认为,ARM PC 和服务器(商业市场)就是一个大坑,高通做 ARM PC 销量惨淡,高通 ARM 服务器直接放弃,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国家资源不宜去给 ARM 填坑。党政市场更不宜学慈禧太后补贴外人(ARM),而应当坚定的走自主道路。

 

从实践上看,在特殊市场,ARM 厂商虽然获得了海量国家资源倾斜,但 ARM PC 和服务器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反而被懂王制裁后“休克”和“绝版”,全国几十个由地方政府投资的 KP 产业中心因为无法获得稳定芯片供货处境窘迫,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特别是在英伟达收购 ARM 之后,美国对 ARM 的控制力进一步增强,国产 ARM CPU 将在设计和制造两个环节受到钳制,其风险不可小觑。

 

如果总是“屁股决定脑袋”,分析事物局限于表面现象,迷信“因为苹果行,所以我也行”,那么最后的结果只能是邯郸学步。

 

如果因邯郸学步而挤压自主 CPU 的生存空间,这无疑是亲者痛、仇者快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