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16 日讯,近日,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互联网基础资源大会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发表演讲并表示,我国芯片设计不受国外制约,主要卡在制造环节,而芯片制造主要卡在材料环节,其中的光刻胶原料还需要大量的研究。

 

魏少军称,与其他环节相比,材料问题更特殊,是多重因素导致的。全球光刻胶一年的用量只在“个位数”,但化工企业的规模往往几百上千亿,光刻胶这样的精细化工产品对大企业的吸引力不大。因为这对企业而言,是投入产出的问题。

 

光刻胶的主要材料有几十种,辅助材料有几百种,做成配方就会有几千种。每一种配方都需要 3 个月去测试,这无形中增加了时间、精力等多个维度的投入,并且缺一不可。不仅如此,中国相关产业从 2008 年才起步,与国外巨头相比较晚。对于解决方案,魏少军表示,材料应该尽快去投入。

 

对于“卡脖子”,魏少军表示,有很多种方式,并不只是“别人有,你没有”,其中多少与科技相关还要具体分析,有时候不只是技术问题,或能不能造出来,而是产业结构造成的。半导体产业的三个环节包括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叠加的毛利就很高,而国外有些企业采用 IDM 模式,也就是垂直产业链整合会将毛利降低。

 

不过,对于 EUV,这种就是直接的“卡脖子”。魏少军认为,可以转变思路,采用其他的技术方案去解决,比如系统上做调整,将需要先进制程技术的芯片更替为成熟技术的芯片等。

 

除此之外,发展机遇之下,如何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克服急功近利也是值得关注的。近期,百亿级甚至千亿级半导体项目烂尾破产的消息屡次见诸报端。魏少军表示,地方政府出于招商引资的考虑,上马集成电路的想法可以理解,但需要科学的头脑和认清产业发展规律。

 

在接受采访时,魏少军表示,中央政府在这方面有很清晰的指导意见,如主体集中、区域聚集等。半导体产业是规模化产业,建设一个厂需要很多的配套设施,如果在一个地方集中建设,资源可以共享。

 

不仅如此,地方财政前期投入的上百亿只是刚刚开始,魏少军表示,要建立一个盈亏平衡的状态,大概要投入 40 亿 -50 亿美元(250 亿 -350 亿人民币)。这只是一个 14 纳米技术节点的投入,而接下来到 5 纳米等更新的技术节点,投入会更多。建成一个盈利的项目投入更是要达到 140 亿至 150 亿美元。

 

魏少军称,很多人投了开头,但无法持续投下去,项目就只能烂尾,设备不开工也会坏掉。很多地方有发展经济热情,却对产业规律和技术不了解。不仅如此,尽管有很多措施可以降低影响,但集成电路某种程度上也会带来一定的污染。产业建设同样对水电等基础设施提出了要求。

 

就我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现状,魏少军表示,“我国半导体中低端发展相当不错,近些年中国半导体的发展达到了让美国担忧的程度,因此才引起了美国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打压,”他称,中国的存储器领域将在近几年内和国外企业同台竞争,并在全球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突破信息领域核心关键技术,打造安全可控网络信息核心装备是我国网络信息领域的当务之急。

 

对中国应该如何规划半导体产业的布局,魏少军称,要尊重自然形成的产业布局,而不是刻意地去人为布局。中国产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三条主线和若干区域。以上海长三角作为龙头,两翼之一沿东海岸向北至北京的环渤海,以及另一翼向南沿海穿过浙江、福建和广州,第三条主线则为长江上游经济带,包括安徽、湖北和重庆。

 

魏少军表示,“坚定的信念和决心,具备正确的战略判断和实现路径,建立长期发展战略成为关键。这几年如果我们这样走下去,芯片产业的发展一定会走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