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1 月 20 日讯,我国已经成为显示产业大国,液晶面板产能位居全球第一,随着韩国三星 Display、LG Display 关闭液晶面板工厂,中国面板厂商的市场占比将进一步提升,2021 年有望达到 65.3%。

 

但显示专用芯片仍受制于人,中国大陆显示面板企业每年高端显示 IC 芯片采购金额超过 300 亿元,95%来自美国、韩国、中国台湾企业,驱动芯片本土化率非常低,其中电视主控 SoC 芯片国产化率不超过 10%,T-CON、驱动 IC、电源管理芯片等显示专用芯片国产化率不到 5%。

 

北京集创北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晋芳在微电子国际研讨会暨 IC WORLD 学术会议上发表《大赛道下诞生大机遇,显示驱动芯片将在拉动国产供应链条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主题演讲。张晋芳表示,今年集创北方需要消耗 19 万片 12 英寸晶圆,明年大概需要消耗 33 万片 12 英寸晶圆,但是市场将供不应求,“能拿到多少产能,就有多少营收”。

 

张晋芳认为,中国显示专用芯片国产化大有机会,人有 85%以上的信息来自眼球,所以显示非常重要,在显示芯片领域已经产生像联咏一样的世界领先的芯片设计厂商。这意味着显示驱动设计公司也有机会进入全球半导体产业前十名,所以驱动芯片行业是一个大的赛道,大有机会。中国大陆面板产业势必会培育出一家超越联咏的世界级显示芯片设计公司。

 

面对巨大的市场机遇,国内代工厂正在积极布局,中芯国际正在加速推动显示驱动芯片产业链条发展,中芯国际目前产能应用于显示芯片占比较少,2021 年产能预计可达 30 万片 / 月,根据超高清新型显示专用芯片各细分领域的市场规模测算,中国显示专用芯片进口替代需求旺盛,折合 12 英寸产能为 22 万片 / 月,目前显示芯片产能主要集中在海外代工厂,张晋芳透露,晶合 2021 年产能约 6.5 万片 / 月,未来产能逐步加大,将为显示芯片提供更大支持。

 

显示驱动芯片行业的商业模式与普通芯片行业不一样,显示驱动芯片设计公司要成功,必须掌握供应链。目前,驱动芯片厂商拥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韩国的全产业链整合模式,一个集团整合了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封装制造、面板厂商和整机厂商;另一种模式是中国台湾的上下游绑定模式,一方面驱动芯片设计厂商可以与晶圆代工厂绑定,形成 IDM 模式,保障工艺开发及产能,例如,今年驱动芯片缺货的原因之一就是联咏与联电联合,将联电非联咏驱动芯片订单全部砍掉,另一方面驱动芯片设计厂商还可以与面板厂商绑定,例如,奇景、天钰与群创绑定,瑞鼎与友达绑定,双方实现长期共赢。

 

张晋芳认为,想要成为国际显示芯片龙头企业,打造国产生态链是唯一生存之道,我国显示产业链缺乏天然的联动关系,传统的设计加委外代工生产的模式因为各方面诉求和目标不一致,造成产品实际性能、产能均无法达到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