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9 年全球 AMOLED 面板营收达到 251 亿美元,预计今年这一数字为 311 亿美元,2021 年营收将达到 334 亿美元。

 

与此同时,AMOLED 驱动芯片需求迎来了快速增长,有机构预计 2020 年 AMOLED 面板驱动芯片全球市场规模将达 60 亿元,2021 年有望达到 80 亿元。

 

中国大陆厂商很灵敏地“嗅”到了商机,纷纷涌入赛道,不过与国外甚至中国台湾地区厂商仍存在不小的差距,又该如何破局?

 

涌入赛道

近日,显示芯片供应商云英谷完成了近 3 亿人民币的 D 轮融资,本轮融资云英谷将用于产品研发投入、生产及市场布局的完善、进一步巩固公司在 AMOLED 驱动芯片及硅基微显示芯片领域的领先优势。

 

云英谷的主要产品包括 AMOLED 显示驱动芯片及 OLED 微显示芯片,今年均大量量产。其中 AMOLED 驱动芯片至 2020 年底出货量有望达到 1000 万颗,占中国市场 10%以上的份额,稳居内地 AMOLED 驱动芯片公司第一。

 

云英谷获近 3 亿人民币的 D 轮融资背后,显示了中国大陆厂商纷纷涌入 OLED 显示驱动芯片赛道。

 

众所周知,OLED 屏对于传统的 LCD 屏来说有着超薄外形、真彩显示、快速响应、高对比度和全视角等优势,因此快速占领市场。显示技术从 LCD 走向了 OLED,驱动芯片技术也随之变化。

 

除了云英谷外,中国大陆做 OLED 显示驱动的厂商主要包括从传统 LCD 显示驱动芯片开始扩展产品线的集创北方、中颖电子(子公司芯颖)、格科微、新相微电子等,也包括自成立之初就从事 OLED 驱动 IC 研发的晟合微电子、吉迪思等。

 

集创北方成立于 2008 年,专注显示芯片设计,主要给 LED 显示屏、LCD 面板以及 OLED 等新型显示屏提供完整的显示芯片解决方案。历经十二年发展,已形成了全方位的技术布局和多元化的产品方向。今年 6 月,集创北方总部暨显示驱动芯片设计和先进测试基地项目正式开工。

 

中颖电子从 2009 年就开始涉足面板驱动芯片研发,2015 年 AMOLED 驱动芯片出样,2018 年第三季度开始量产。该公司并于 2016 年成立子公司芯颖,芯颖重点聚焦在 OLED 显示屏驱动芯片,目前已掌握了 AMOLED 显示驱动芯片设计的核心技术。

 

格科微显示驱动芯片的产品主要为 LCD 驱动芯片,不过该公司目前也在贴合显示屏技术的发展趋势,积极进行触控显示驱动 TDDI 芯片、AMOLED 驱动芯片等产品的研发与相关技术储备。

 

新相微电子,成立于 2005 年 3 月,主要从事新型显示驱动芯片的研发与设计,主要产品包括 TFT、LTPS、OLED 驱动芯片、指纹识别芯片等,并自主完成了 AMOLED 全面屏驱动芯片的研发。

 

晟合微电子于 2018 年取得台积电代工资格,并实现了全球第一颗 40 纳米穿戴用 OLED 驱动芯片量产。在智能穿戴及智能手机领域,晟合微的 AMOLED 驱动芯片已完成全面布局。

 

吉迪思于 2018 年 9 月就曾携手中芯北方共同宣布,40nm AMOLED 智能手机面板驱动芯片正式进入量产。另外,2019 年 4 月,由吉迪思完成设计,中芯国际提供芯片制造的国产 AMOLED 屏驱动芯片在成都基地 B7-AMOLED 显示屏生产线上实现应用。

 

另外,市场则在今年 8 月传出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签发了成立显示驱动产品业务部的通知。华为方面也表示,确实成立了该部门。从产业链得知,早在 2019 年年底华为就在从事相关项目,华为海思第一款 OLED 驱动芯片已经在流片。

 

任重道远

虽然中国大陆厂商的积极布局,不过与韩系、中国台湾地区的厂商差距依旧明显,此前有机构预测 2020 年中国大陆厂商在全球 AMOLED 面板驱动芯片市场中的占比仅为 5%。三星 LSI、Magna Chip 这两家韩系厂商几乎垄断市场,总市占高达 75%。

 

除了韩系厂商外,联咏、瑞鼎等台系厂商受益于中国大陆 AMOLED 面板厂商的崛起及 LCD 领域的积累,占据了全球 20%的市场份额。

 

另外一家市调机构 Isaiah Research 的预测结果也类似,三星 SDI 今年将占据 35-45%的市场份额,Magnachip 将占有 30-35%份额,其次是联咏、瑞鼎和 Siliconworks。

 


图源:Omdia

 

而在智能手机这一细分市场上,也能看见显著的差距。市调机构 Omdia 的数据显示,三星 LSI 和 Magna Chip 在 2019 年智能手机 AMOLED 驱动芯片市场合计占据 86%的份额。

 

三星 LSI 和 Magna Chip 主要向三星 Display 和 LG Display 供货,得益于上述两家面板厂商的业绩优势以及自身的供应链垂直整合能力强,从而垄断了市场。

 

其次是台系厂商瑞鼎和联咏,其中,瑞鼎是和辉光电和维信诺的主要供应商,它在 2019 年占据了 5%的市场份额。联咏在 2019 年主要供应给京东方、终端华为,它在 2019 年出货了约 2000 万片 AMOLED 驱动芯片,市占为 4%。

 

而中国大陆的厂商还尚未占在这一榜单上占有一席之地。

 

集创北方董事长张晋芳博士日前在 2020 世界显示产业大会上也指出,我国在显示产业的关键环节之一——显示专用芯片领域,本土化率却不足 5%,对外依存度很高。

 

除了在市场份额上能看出明显差距外,在先进工艺制程上也能看出一二。三星 LSI 早在 2018 年就开始量产 28nm 的 AMOLED 驱动芯片,MagnaChip 也在去年引入了 28nm 工艺。然而中国大陆的晶圆厂去年才开始启动 40nm AMOLED 驱动芯片的量产。

 

由此可见,中国大陆厂商追赶韩系甚至台系厂商任重而道远。其实也正是因为差距大,才有更多的成长空间。

 

此前张晋芳博士表示:“目前,在显示芯片领域已经产生像联咏一样的世界领先的芯片设计厂商。这意味着显示驱动设计公司也有机会进入全球半导体产业前十名,所以驱动芯片行业是一个大的赛道,大有机会。中国大陆面板产业势必会培育出一家超越联咏的世界级显示芯片设计公司。”

 

结语

韩系厂商的成功在于形成了“设计 - 制造 - 封装 - 面板 - 终端”的全产业链的整合模式,台系厂商的崛起在于与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了绑定关系。

 

张晋芳博士此前也指出,显示芯片包括显示驱动 IC、电源管理 IC、显示用 SoC 芯片等,是决定显示质量的最关键一环。中国大陆在新型显示产业领域由于起步较晚,还尚未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生态。

 

因此,国内显示芯片产业链要想快速成长起来,就需要抱团发展,以面板产业的快速发展成长为契机,打通国产显示芯片产业链条,推动“设计为龙头、制造为基础、装备和材料为支撑”的本土化发展。

 

除了产业共同努力打造国产生态链外,还需注重技术的积累以及人才的引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