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9 日讯,近日,中科院集成电路创新研究院(筹)院长叶甜春在环球时报年会上表示,面对竞争,中国或许可以着手建立一个“以我为主、不依赖于某一个国家的”全球合作新生态。

 

叶甜春说,如果说化解“卡脖子”有什么误区,其中一个就是始终抱有幻想,幻想全球化进程和形态不会改变,幻想拜登上台局面就会重新变好,总看别人的脸色,因此左右摇摆,迟疑犹豫,不敢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会追求从价值链低端走向高端,当一个国家开始进入价值链高端,产生竞争就不可避免。

 

叶甜春认为,中国已经有非常强的综合科技实力,此时应团结、联合愿意与我们合作的国家和地区、企业和研究机构,一起建立这种新的生态,在这种生态下面形成新的体系和标准。现在来看,要重新做一些布局,在“国际国内双循环”中建立新的全球合作生态,保证我们的产业安全,更要考虑主导未来的发展,这恐怕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点。

 

叶甜春此前在第十八届中国半导体封装测试技术与市场年会上表示,如今全社会都在重视芯片,因为芯片对全人类而言,就像是工业化时代的钢铁一样。中国在工业化时代用了 50 年解决炼钢的问题,最终支撑起了我国工业化时代的经济腾飞。而在我国的信息化时代,作为最大短板的芯片同样需要一个 30 年以上的长期战略来解决。

 

叶甜春表示,对集成电路本身而言,装备、材料、软件工具作为核心基础,将是国际博弈的长期焦点。“系统 - 芯片 - 工艺 - 装备材料”协同形成一种良性生态,才能为国产化产品提供迭代优化的空间。

 

叶甜春进一步指出,解决“卡脖子”问题不能靠“大而全”,而是要靠建立局部优势,掌握反制手段,形成竞争制衡。随着尖端工艺接近物理极限,基础研究和前瞻技术探索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一是防止出现“拐点”,二是寻求变革性创新机遇。另外,随着技术差距的缩短,“短兵相接”的企业研发压力和投入成倍增长,渴求政府的研发支持。而现有重大专项 2020 年结束,新专项未启动,一旦出现“间歇期”,则可能重蹈覆辙、前功尽弃。

 

经过六十年的发展,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叶甜春表示,中国已经建立较完整的技术体系和产业实力,并非“一无所有”,妄自非薄和盲目自大都是自乱阵脚。当前形势下最需要的是战略定力,要敢于坚持得到实践证明的有效做法(创新引领、产业跟进、金融支撑),在发展中去解决出现的问题。轻易地另起炉灶,将极大地增加探索成本,延缓已经加速的创新发展进程,重蹈当年运动式、间歇式攻关导致“不进则退”的惨痛训。

 

叶甜春还强调,不能孤立、被动地应对“短板”问题,必须要有中长期的系统性策划,靠整体能力的提升,靠局部优势的建立,形成竞争制衡,才能真正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另外,也要坚持开放合作,通过创新合作开拓新的空间,在全球产业分工中从价值链低端走向高端。

 

最后,叶甜春表示,产业、创新、金融“三链融合”是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必由之路,中国需要更专业的投融资平台和更宽松的信贷政策扶持,并且要防止投资机资本产生短视和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