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30 日讯 12 月 28 日,对于华为来说,最近两年可以说非常难,但并不是最难的时刻,任正非就说过,美国制裁给其带来的压力,只是其曾经感到压力最大时的十分之一。近日海外著名通讯类媒体 lightreading 发表评论员 Padraig Belton 文章,盘点了今年华为的各种境遇并对未来做了展望,文章认为华为的挫折是暂时的,该公司投资了一些中国国内的初创半导体公司,不能低估其打造一条不依赖美国的芯片供应链的努力。


文章指出,今年 6 月份,华为一度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的制造商,出货量达到 5580 万部,按照 Canalys 的统计,排名第二的是三星,出货量为 5370 万部。


随即,中美科技战升级,华为的“黄金时代”看上去结束了。



华为在今年前九个月营收为 6713 亿人民币(约折合 1006 亿美元),比 2019 年同期增长 9.9%,但 2019 年同期比 2018 年增长了 24.4%,显然华为营收的增长率在显著放缓。


6 月份之后,华为没有再能在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榜上名列前茅,而是处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高科技“冷战”中的漩涡地带:5 月中旬,美国商务部发正式发布了“华为禁令”,规定华为及其供应商在使用美国设备或软件制造的微芯片之前都需要获得供货许可。


文章分析,面对美国施加的压力,欧洲各国政府也逐渐收紧了华为建设本国 5G 网络的许可,华为在 8 月面临着更为严格的技术进口限制,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规定,到今年 11 月份,政府各部门需要逐步撤换华为通讯设备,替换的成本高达 19 亿美元,这笔钱作为 9000 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救济法案的一部分,将由国会拨款。


文章认为,华为逐渐改变了策略,与其在智能手机领域和三星、苹果竞争,不如寻找其他芯片来源,服务于中国大陆等核心市场。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华为动作不小,投资基金哈勃技术,4.13 亿美元收购了三家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少数股权。其中一些风险投资非常具有战略意义,如华为在 10 月份拿到了中科飞测(Skyverse)3.4%的股权,这使华为能够获得一条不依赖美国许可的技术路线。同时,华为展示了更多雄心,十月份,它分拆了一些很有商业价值的品牌如荣耀手机,使其业务可以不受美国制裁,华为新机 P40 Pro 和 Folding Mate X 等新型高端智能手机给全世界的消费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文章指出,像任何一家优秀的中国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乐于广泛地拓展自己的商业网络,和沙特阿拉伯合作云计算和 AI 大数据,并且还投资了老挝的智能高速公路,因此,不要在 2021 年低估华为,更不要低估它在很多初创半导体工资的战略性投资——力图打造一条专用国内芯片供应链。


而且,新当选的拜登政府如果对中国的高科技企业采取更加和解的立场,那么我们更有理由认为华为很快会恢复其昔日的荣光。

 

之前华为方面已经表示,在 2021 年会将华为的智能手机全面升级到鸿蒙系统,所以说 2021 年,注定是华为的转折点。 

 

也就是在 2021 年,华为也开始使用了自己的操作系统、软件生态,还有自己生产制造的芯片,我们放眼全球,目前也没有一家科技企业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苹果没有自己的芯片工厂,三星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软件生态,所以对华为来说,是转折也是挑战。

 

就像任正非所说的,这是重要的战略攻关年,当然,这里的攻关,其实还要有更多层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