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我们看到了一个有关中美半导体产业的“利好”新闻。新闻公布之后,中芯国际(SMIC)当日在香港股市飙升10%,在上海股市上涨5.5%,华虹(NEC)港股上涨12%。


3月11日,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CSIA)发布了官方通告:“中美两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经过多轮讨论磋商,宣布共同成立‘中美半导体产业技术和贸易限制工作组’”,双方就“出口管制、供应链安全、加密等技术和贸易限制”等政策进行及时沟通,促进中美半导体产业之间的“了解和信任”,力争通过“对话与合作”解决问题,建立“稳健、有弹性的全球半导体价值链“。从今年开始,双方将各自派遣10名来自企业界的成员,每6个月举行一次会议。

 


 
(图注:在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网站上鲜明亮相的工作组新闻,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网站毫无踪迹)


对这样一个有些突兀的“好消息”,产业中人的反应大多是乐见其成,但少有过分乐观。原因在于,第一,如今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恰逢对华技术管控的重点领域,美国政府的产业政策不存在“大转折”的可能;第二,这个工作组的命名和议题,都是美方关注的敏感问题,双方显示了对话的意愿,但对话成果如何,尚无实质性“利好”先兆。


事实上,从奥马巴任期尾声开始,两国就已经互视对方为“对手“。这一趋势经过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得以进一步凸显和尖锐化。到了拜登时代,两任总统虽然水火不融,两党争斗虽然从未间断,但在“遏制中国高科技进阶”的核心策略方面,参众两院异口同声,举国上下大多赞同。


然而,拜“经济全球化”所赐,两个价值观不同、利益也存在冲突的对手,即便处于政客们宣扬的“竞争大于合作”的状态,两国的经济运转早已你中有我,难说再见。如果,双方重新建立规则、约定不可逾越的底线,那么你追我赶之际,也完全可以相机互助。例如,携手对付共同的敌人,一起解决世界的危机——在过去的经济、政治和外交领域,两国都有不少成功案例;但如双方都揪住难以解决的根本分歧不放,而非搭建双方都可接受的合作框架、制定重大问题磋商机制,中美两国越在经济上高度交融,政治上就越容易陷入“左右不得”、“上下不得”的窘迫之境。过去的四年中,历经关税战、贸易战、技术封锁和病毒“甩锅”,从政府到民间,两国彼此的认同率和印象分都降到谷底。


产业切割和贸易禁运,对谁都不是长久之计。对于美国而言,强行设障,不仅影响美国半导体公司的在华营收,也不利其中国制造基地的产能向全球输送。60年来,半导体产业在美国从初具雏形开始,许多企业引以为傲的,是其远超世界发达国家平均水准的研发投入比,是美国产业学界联手在基础科学、材料科学领域的大举投入。但是,所有这些先进体制的底部,都是一个充裕的资金池——除了政府投入,更需要企业自己造血。因此,一个体量庞大的全球市场、一个高效益、低成本的产业链,才能帮助美国企业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巨额营收、保证高额的研发资金得以“回血”。中国,不光是美国企业卖货收钱的巨大海外市场,还是他们生产制造、组装转运去其他国家挣钱的制造基地。可以说,鲜有完全能够脱离“中国制造”的美国企业;而对于中国来说,至少在未来几十年内,“缺芯“是我们无法摆脱的痛。在本土芯片替代政策已取得明显成效的今天,我们的芯片自给率也只有30%,而制程工艺落后台积电将近10年。我们在最需要学习先进、埋头追赶、广开财源、积累实力的时候,会因为中美之间的技术封锁被拿住“七寸”,无法施展“世界制造中心”的伟力;又因为复杂的地缘政治影响,我们还会被美国的“盟友国家”堵在国门之外。姑且不论是非曲直,中国半导体产业及其关联产业遭受的负面影响,确实会更加深重。


此时,企业能做的有限,而政府就成为重启中美对话的决定性力量。2015年以来,国家已在产业政策、基金扶持、本土产品采购和人才培养等多个层面,给予了大手笔的倾情投入;现在,我们又从这条简单却富有想象空间的“产业头条”里,体会到政府在多个层面、不同角度的不懈努力。重任在肩,我们只能放开心胸,摒弃前嫌,用富有诚意的态度铺设信任,争取重要的企业界支持,争得一片更加宽广的发展空间。


明眼人已经看到,这次中美半导体行业工作组的消息发布颇有内涵。中国半导体协会CSIA要高调很多;然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至今没有发表任何声明。这一在美国政界举足轻重的协会组织,核心成员常可直接影响美国半导体乃至整个科技产业政策。和这样一批人重启对话并非易事,但是,这却是直入核心的切入点。
这些在半导体江湖跌打滚爬多年的“商界领袖”、“产业智囊”和“总统顾问”,对于中国产业动态有常年的深入追踪和研究,很多都有中国市场的亲身体验。不少人担任过历届总统“科技顾问咨询委员会”的座上宾。奥马巴任期, SIA就多次提出建议书,要求“审视和重塑美国半导体已丢失的产能”、“大举加速基础科学的研究投入“、“利用税收政策鼓励半导体企业的研发投入”、“严重关注中国半导体产业政策和大集金支持下的企业并购”等一揽子建议;今年2月11日,经历严重的芯片供应链短缺之后,英特尔、高通、美光、AMD等一批理事成员又向拜登总统致函,要求政府提供资金、资助半导体产业、尤其是芯片制造业的发展。拜登迅速在2月24日发表特别行政令以示支持,表示“美国决不会在核心产品与服务上,依赖价值观和利益点都不同的国家”。这份行政令上,“半导体”首当其冲(其他是“关键矿产”、“医药”、和“大容量电池”),美国政府将对四大产业进行为期100天的供应链调查,最终报告将成为后续新政的主要依据。他还特别提及,要实现“重振半导体制造业”的目标,大约需要“370亿美金”,拜登承诺将在其中大力协助。

 


(图注:拜登在2月24日有关半导体产业复兴的特别行政令签署仪式上)


可以想见,这样一个组织,将以审慎和保守的态度,对待“中美半导体工作组”的设立。正因为是这样一群务实的产业中人,我们有理由相信,工作组即便无法改变两国产业政策的大方向,但它让双方核心产业界直接对话,是打开僵局的聪明的一步。虽然两边代表都有无须讳言的政府背景,但他们也是一群精通对方游戏规则、对大商机、大格局抱有浓厚兴趣的商人。复杂的权衡,还是让聪明的专业人士去趟路吧。


常言道,没有危机,就没有机会——现在,正是考验双方的时候。祝工作组披荆斩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