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后的第三天,孟晚舟女士乘坐中国政府包机离开加拿大,回到祖国。这距离她当初被无理拘押,已经过去了1028天。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有和我一样的感觉,那就是竟然已经这么久了。在这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也深深的改变了几乎所有人的人生轨迹。

 

之前在和很多旅居海外多年的朋友交流时,大家都认为疫情改变的不仅是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更让人们看清了不同国家之间真正的差距,也打破了很多人对于西方国家的美好“滤镜”。直到这周,我的不少外国同事还不相信中国已经控制住疫情,百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学习生活。因为在他们眼中,每天新增几万确诊病例已经是所谓的“新常态”。他们很难想象,为了做到多日新增为0,需要多少人付出多少艰辛的努力。

 

尽管难以想象,但是中国做到了。

 

我看了孟女士在飞机上写的一篇文字,对里面的很多内容也深有共鸣,当然也和我自己现在的心境有关。很多时候我们很难直接体会到祖国的强大,是因为我们每天生活在其中,早就习以为常。一旦身处国外,根本不需要遭遇孟女士这样的艰难,就会不自觉地深深怀念在故乡的时光。王维在一千多年前写“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候,应该就是这样的心情吧。

 

谈谈芯闻

本周的一个大新闻,就是安路科技将在科创板IPO。在之前的周报文章《又多了几百个千万富翁》里,我们说过复旦微的IPO。虽然二者都被称为FPGA公司,复旦微的FPGA营收只占总营收的不到10%,而安路则是专注于FPGA业务的公司。有数据显示,安路在国产FPGA的供应商里出货量排名第一,2020年出货量超过两千万颗。

 

我简单看了一下安路的招股书,里面对安路的当前发展情况做了比较详细的梳理。限于篇幅原因,在周报里不展开太多。简单说几个我感兴趣的点吧。一个是安路科技的产品组合,涵盖了工控、通信、嵌入式、数据中心等多个领域,其实比较全面。

 

安路的FPGA芯片工艺可以达到28纳米,虽然和现在业界最顶尖的7纳米工艺器件还有很多代的差距,但这并不完全是安路本身的问题。同时安路也有自己的EDA软件,可以实现全流程开发。我没用过他家的器件和软件,所以无法评价到底好不好。不过这起码是发展的第一步。

 

不过稍微让人有些担心的是,安路的毛利比较低,约在30%左右,这在芯片企业里都不能算高毛利,更不用说和FPGA厂商相比了。另外大客户的占比也比较高,今年七月份也有报道,安路的第一大客户暂停下单,且恢复供应时间无法准确预估,这会让公司损失超过一半的营收。这也是安路和它的股东面临的巨大风险之一。在技术方面,安路有授权专利33项,包括发明专利22项,这也说明公司还有很长的技术研发道路要走。在赛灵思和Altera,拥有上百项专利的工程师就不下10位。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介绍了一个美国的FPGA公司Achronix。它曾经默默无闻很久,但最近几年开始高速发展。同样的,另一个FPGA公司Lattice在过去的一两年股价翻了三倍多。它们其实并没有尝试覆盖所有的应用场景,而是深耕几个领域,并且终于迎来收获。这样的思路或许也值得国产FPGA公司借鉴,与其一开始就追求大而强,不妨考虑小而精。

 

三句书摘

《月是故乡明,心安是归途》

 

回家的路,虽曲折起伏,却是世间最暖的归途。

 

——孟晚舟

 

《抢房后又退房,这事能怪谁呢?》

 

深圳金茂府业主现在非常不满、要求退房,一条条理由列的是清清楚楚,又是品质不好、又是学区欺诈、又是销售套路...他们说的其实都没错,但就是漏了一条最重要的原因没好意思说,那就是房价不涨了、自己买亏了。

 

——来自公众号“房东经济说”

 

《Why Everyone is Going Part-Time》

 

In the creator era, no one wants to do just one thing. People like to experiment which gives them the creative freedom to explore new projects and take some risks which is always thrilling.

 

——Ali Abda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