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为GPU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带来了技术壁垒的不断高筑,GPU战场三四年前还有很多家,而现在只剩下两三家。高端技术的垄断代表了议价权,现在一张高端的GPU显卡,市场售价高达十几万元,相当于一辆普通小轿车的价格。再加上国内需求的差异化,巨头们在定制方面确实存在心力不足的问题,所以GPU国产化势在必行。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近几年本土GPU厂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不过真正能出产品,实现量产的没几家,并且算力比较低。而本土GPU厂商如何打破英伟达、AMD、英特尔国际三强垄断市场的大网,有哪些差异化竞争策略,对技术、市场和生态有哪些深入思考和布局,引人关注。

 

产品和市场的差异化
GPU赛道可以分三类,AI、支持双精度的浮点运算和渲染。渲染就是比较传统的游戏和桌面应用。目前很多公司是从AI开始,向双精度和渲染扩展,芯动科技选择的赛道是从渲染开始,然后向双精度和AI扩展。近日,在ICCAD 2021峰会上,芯动科技CTO毛鸣明对媒体表示,“这条路开始的时候比较艰难,渲染的复杂度较大,不仅包括通用计算GPGPU的计算核,还包括很多图形管线,所以挑战比较大。”

 

芯动科技CTO毛鸣明

 

另一家本土GPU初创企业沐曦则选择了不同的路径,该公司高级销售总监王磊介绍,“在我们看来,GPU分类会稍微笼统一点,分成计算和渲染。关于计算部分,我们的切入点跟芯动科技有区别,不管是AI还是双精都可以用得到,尤其是做训练。”

 

沐曦高级销售总监王磊

 

从市场角度来说,要从目前市占最高的英伟达碗里抢一点份额,在毛鸣明看来有两种方式:
其一是弯道超车,因为现在云上的渲染需求还在爆发式增长,仍不断有新的概念,包括元宇宙,是相对还比较新的赛道,本土GPU的后来者仍有机会;同时云上应用的特点,如虚拟化跟传统市场有一定竞争关系,随着虚拟化越来越普及,势必蚕食现有市场,也是对英伟达传统强势业务的替代。“所以我们瞄准的是在这个赛道里的细分赛道,例如比较Windows赛道和安卓赛道,我们会选择比较适合我们架构特色的赛道,比如安卓赛道,在架构和生态上有优势的点进行突破。”毛鸣明强调。

 

其二在传统的桌面笔记本、终端到入门级别的显卡市场,国产化市场是本土GPU厂商的机会点。毛鸣明提到,“因为现在芯片国产化的呼声比较高,我们还是有优势的,只要能够拿出相对有竞争力的产品。”

 

兼容英伟达,还是再造生态?
除了产品技术的定位,在软件等生态建设上是自主再造?还是选择兼容?也是本土GPU厂商的一个课题。
 
沐曦高级销售总监王磊就提到,“每个人都想从英伟达手里抢一些蛋糕出来,但是不太容易,现在硬件的性能门槛不是那么高,通过产品迭代可以接近,更重要的是怎样让客户、让下游能用起来,这也是生态的问题,大部分的本土企业都是先做兼容,然后再做自己的生态,相对而言是比较科学的办法。”

 

在他看来,要和国际大厂竞争,必须做周全打算。对此,沐曦首先想到的是人才梯队的建设,公司管理层经常到学校做一些授课,从学校开始影响所谓的生态,同时做人才的引导,包括公司内部也在做分场景的人才建设和储备;其次在产品层面,当前沐曦的优势是整个创始团队的产业经验非常丰富,在硬件性能上相对自信,最大的挑战还是在软件部分;最后,要赢得市场,找到比较契合的市场和缺口,让市场和客户接纳,进而才有机会做产品的进一步迭代。

 

毛鸣明则表示,“提到生态问题,因为芯动科技的布局是从渲染入手,业界有标准的API,不像CUDA生态完全是英伟达一手打造的,主要是用来做AI和计算。英伟达把自己定义成软件公司,的确建立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围绕CUDA的生态,AI市场也是它硬生生开辟出来的道路。而传统的渲染市场,相对来说投入少一些,大家还是用标准的API接口,所以我们更多的是把API的接口支持,做很多性能的调优和脱敏的工作。从这个切入点进入GPU市场,可以避免一上来就跟非常强大的CUDA生态PK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