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情人节,又叫虐狗节;10 来天前,天狗食月,刷爆朋友圈;再过一天,又到狗年。

 

你说这日子咋跟狗耗上了呢?

 

不过我们还是把“狗”先放在一边,今天要说的是情人。

 

有这样几句话,想必大家一定常听说,“人们会对喜欢的人来电。”“跟情侣一起出去玩,就是当电灯泡。”莫非,爱情可以产生电能?假如真能产生电能,这电能能用吗?比如点亮个小灯泡啥的?

 

 

感情这件事儿

爱情最初来临时,它带给人们的是心跳加速、脸红、手心冒汗等等这些爱的晕眩。研究人员说,这是由于我们的身体释放出了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和苯乙胺,多巴胺被认为是“快乐物质”,去甲肾上腺素则能够使人心跳加速,苯乙胺分泌增加,说明恋爱进入痴情阶段。[1]

 

著名的拉特格斯大学爱情学和人类学研究专家 Helen Fisher 曾经说过:“只有在这些条件满足时,人们才会释放出这种象鸡尾酒一样炙热的爱的激情,而且男性比女性更容易产生这种激情。”[2]

 

难道,这些身体所释放出来的激素带电?还是释放的过程带电?

 

其实,不管是初遇爱情的羞涩、紧张,还是随后感情升华的激情、痴情,这些都属于人类的情绪。说的严谨一点,情绪是一种综合了人的感觉、思想和行为的状态,它包括人对外界或自身刺激的心理反应,也包括伴随这种心理反应的生理反应。

 

 

当我们要识别这些情绪时,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非生理信号识别,另一种则是生理信号识别。其中,非生理信号识别就是表情和语言,高兴时嘴角上扬、声音愉悦,生气时眉头紧锁、声音沉闷[3]。

 

那另一种生理信号识别,就开始慢慢跟电扯上关系了。

 

寻找爱情的电信号

想要测试爱情的信号,得具备两个东西,一个是有信号,一个是有仪器。

 

从理论上讲,生理信号识别主要包括基于自主神经系统的情绪识别和基于中枢神经系统 的情绪识别。基于自主神经系统的识别方法是指通过测量心率、皮肤阻抗、呼吸等生理信号来识别对应的情绪状态[3]。

 

自主神经系统的信号,让你的平静、生气、厌恶、忧伤、愉悦、浪漫、开心和畏惧都无法伪装,可谓是个真诚的信号。

 

另一个基于中枢神经系统的识别方法主要仪器是核磁共振和脑电。由于核磁共振贵的离谱,那脑电信号(EEG 信号)的情绪识别就非常常见。

 

但是,怎么测呢?

 

由于脑电信号非常微弱,在测量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内部或者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这会使测量到的信号不可靠,掺杂了许多非脑电信号的成分。所以就需要进行一些预处理[4]。

 

EEG 采集系统模块示意图

 

作为一个严肃、正直、专业的半导体媒体小编,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相关芯片知识。

 

在 2006 年,Hoof 团队就设计了信号采集芯片,在单端 3V 供电时功耗大约为 300μW;

 

2008 年新加坡国立大学团队设计了一款低功耗、低噪声的心电采集芯片,用于便携医疗设备;

 

2011 年,Hoof 团队设计了低电压低功耗的连续时间 Sigma-Delta ADC,功耗仅有 13.3μW;

 

2012 年,美国华盛顿大学设计了一款功耗仅 12μW的芯片,用于神经信号采集;

 

2013 年出现了无线传输和心电采集集成到单芯片的方案;随后在 2014 年,2015 年芯片变得复杂,集成度也变高。如今,EEG 采集仪也变得非常便捷。[5]

 

能点亮 LED 灯吗?

其实上面说了一堆,这个问题大家其实已经有答案了,“既然要这么复杂的仪器才能测,不借助外力能点亮常规的 LED 灯就有鬼了。”(脑电信号主要频率在 0.5~100Hz,信号幅值范围为 5~300μV。[6])

 

结论别下太早。

 

2015 年有国外媒体报道,说未来人们可以实现将手机充电线直接与人类大脑连接便能充电。美国华盛顿大学生物物理学家伯蒂尔 - 希勒(Bertil Hille)曾表示,每次一个神经细胞“激活”会产生微量电压,导致大约 1 毫微安电流流动,而人类大脑包含大约 8 亿个神经细胞,如果同时激活,电流输出量相当于 0.085 瓦特,则可以点亮节能 LED 灯。

 

所以说,还是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滴!

 

最后再插一句,有研究者发现,利用经颅直流电刺激技术,可以让对方产生激情的火花。[7]

 

所以说,想让对方爱上你,电一电就好,当然,这个电流非常小哦。

 

 

【参考文章】

[1] 邱念伟 . 揭开恋爱的科学“真相”[J]. 生命世界, 2011(2):48-53.

[2] 姜闪闪 . 化学决定我爱你?[J]. 华东科技, 2009(3):76-77.

[3] 聂聃, 王晓韡, 段若男,等 . 基于脑电的情绪识别研究综述[J]. 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报, 2012, 31(4):595-606.

[4] 张本禹, 蒋惠萍, 董林杉 . 基于脑电情绪识别的研究现状[J].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7, 26(3):84-90.

[5] 曹洋, 唐宏伟, 马艳妮,等 . 脑电采集系统的发展及其现代化应用[J]. 新技术新工艺, 2015(11):83-89.

[6] 黄河涛, 杜玉晓, 董建 . μV 级脑电信号采集系统的关键技术[J]. 实验室研究与探索, 2009, 28(9):72-76.

[7] 高凌云 . “情人眼里出西施”原是脑电流使然[J]. 现代物理知识, 2013(5):39-39.

 

更多内容,欢迎点击《与非解码》系列继续阅读。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