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投资集团创始人陈天桥将投资 10 亿美元帮助研究人类大脑。他表示,这可能推动科学家在人脑研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今年 45 岁的陈天桥现居住在美国加州门罗帕克市(Menlo Park)。他表示,更好地理解人类大脑的运行机制可以帮助治疗心理疾病和神经组织退化疾病。到目前为止,这两种疾病还没有完善的治疗方案。
 
陈天桥曾是中国科技界知名人士,但 2012 年起退出了公众视野,专注于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也促使他决定将自己的精力和一半的个人财富转移到了人脑研究方面。
 
陈天桥之前已宣布,将从个人财富中拨出 10 亿美元经费,其中包括他与妻子早先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的 1.15 亿美元,成立陈天桥雒芊芊脑科学研究学院。5 亿元人民币(约合 7290 万美元)用于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建立类似的研究机构。而其余资金将用于直接资助青年科学家和在美国设立陈天桥大学。
 
上个月,陈天桥接受了采访,以下为采访内容摘要:
 
问:在 30 岁就成为了亿万富豪,你的下一项挑战是什么?
 
陈天桥:每个人都在想如何发家致富,这是第一座大山。幸运的是,我已经登上了这第一座大山。但是,在我生病后,在我的恐慌症发作后,我开始意识到,我应该做更多事情来更直接地帮助他人。如果我们无法避免死亡,那么至少可以尝试减少病痛折磨。我指的是慢性疼痛,包括忧郁症和焦虑等。
 
我和许多科学家探讨过这些问题,后来意识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疼痛不仅仅是一种感觉,疼痛是受大脑控制的。解决该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彻底了解神秘的人类大脑,以及我们是如何感知疼痛的。
 
如今,随着许多新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采取一种“自下而上”的方法:我们可以从分子的层面来理解我们的大脑,思维和模式,记忆是如何形成的,以及情感是如何形成的。
 
因此,可以说这第二座大山是非常高的。但我为此而感到兴奋,因为我认为,现在就是人类回答这些问题的恰当时机。也许我捐赠的这 10 亿美元就会成为各种新发现的催化剂。
 
问:在你这一生中你认为哪些是可能实现的?
 
陈天桥:从科学的角度讲,我们无法为此生设定任何目标,因为科学并没有终极或所谓唯一的真理。但从技术和实践的角度讲,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期望。
 
我想知道的是,我们如何处理自己的情感和想法,它们的基本原理是怎样的。例如,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吃糖?为什么有些人无法自控,把很小的冲突变成暴力?
 
这些将有助于我们理解疾病,从而为制药公司提供指导。随着对大脑的深入理解,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将越来越大。届时,我们将有能力来解决一些几乎影响所有人的问题,包括自杀、恐怖、抑郁和焦虑等。
 
问:这将如何引发技术革命?
 
陈天桥:我认为,未来 10 年至 20 年将会有无限的可能发生。我参观过许多实验室,和许多科学家进行过交流,也看到了许多之前只能在科幻片中出现过的科技成就。
 
例如,在未来 10 年,“脑机界面”就可能取得一些重大进展。“脑与脑”的交流不再是梦想,它将变成现实。如果我们能直接感知到你在想什么,那么所有的传统交流程序都将可以省略。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一些“读心实验”,还有意念控制,所有这一切都将变成现实。
 
我对此非常乐观,但同时我也担心,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问:如何避免负面影响呢?
 
陈天桥:政府应该为此而寻找一些解决方案。不同的政府会有不同的想法。
 
科技确实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危险,但我对未来持乐观态度。关键是要降低这一过渡期的成本。机器将从人类手中抢走更多就业机会,很多人对此感到担忧。但我并不担心该问题,因为回顾历史你就会发现,每一百年或一千年就会发生一场技术革命,一些工作会消失,但同时也会创造出许多新工作。
 
我认为,我们应该学习的是:如何与机器对话,而不仅仅是人与人的对话。对于人与人之间的通信,所有的问题都将通过机器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