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人形机器人有着人类的外表,也可以做一些人类所做的简单事情,比如用手拿取东西,双腿行走等。但这还远远不够,类人机器人则还必须逐渐再现我们所知道的人类的一切:他们的身体、大脑、基因、环境、起源,他们在一生中的发展,他们如何通过学习和模仿获取新的行为方式,他们的动机和情感,他们的精神生活,他们的家庭,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政治经济机构,以及他们本身和所属社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还将继续有哪些变化。

本书通过建造多种类人机器人,包括作为进化过程结果的机器人,出生时带有遗传基因但是在生活中习得了大多数行为的机器人,男性和女性机器人,个体间存在差异的机器人,居住在特定社会、文化和经济系统中的机器人,以及居住在可以相互竞争或合作的群体中的机器人,试图为机器人的语言、政治、宗教、艺术、心理、家庭、社会、经济、财产、哲学、历史、文化和技术的建构和演化找到明确而详细的答案。

机器人可以帮助人们理解科学对其生活的影响

在人类生存的历史中,没有科学的时间比较长。智人15万年前就出现在了东非,但是直到2000~3000年前,科学才开始在希腊和欧亚大陆的其他地方出现,只是在过去500年里,科学才在西方世界成为“现代”科学。如今,在经济压力和不断开发新技术的愿望的推动下,科学发展的速度一直在加快,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科学为人类生活带来了积极影响,因为科学让我们知道了现实世界实际上是什么样子的,还因为科学能够构建可以帮助人类活得更长且更好的有用技术。但是,除了这些明显的好处外,仍有必要问这样一个问题:科学对人类生活有什么影响?

如果我们想知道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我们就必须在完全客观的状态下解决问题,忽略价值观、欲望和恐惧。我们不能支持或反对科学,也不能依靠推理来判断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是好还是坏,我们不能对科学充满热情或沉迷于科学。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来解决。我们就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提出若干假设,但是需要实证的数据才能知道这些假设是对还是错。

人类拥有各种关于世界和自身的信仰,但如果这些信仰违背了科学探知的现实,那么科学就很难接纳这些信仰。这并不仅适用于对超自然实体和超自然世界的宗教信仰,还适用于人类对自身及其社会的各种信仰。只有少数人类(其中大部分是科学家)真正了解科学所认知的现实,但这些可以通过媒体传播出来,因而从原则上来说,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学校教育的延伸和面向所有儿童的科学教育来获得这些知识,而存在的众多基于科学的技术也证实了这些认识。科学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都威力无穷。科学赢得了极大的尊重,因为它通常在其从业人员(科学家)中达成了共识,而这在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非常罕见。还有一个原因是,科学取得了持续和累积的进步,而这对于其他人类活动来说似乎是无法实现的。因此,人类将继续拥有各种关于世界和自身的信仰,但在过去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信仰,而如今他们必须考虑科学告诉他们的事实。

这不仅是个信仰问题。人类之所以会有关于世界和自身的信仰,是因为拥有这些信仰会使他们更幸福。因此,如果科学迫使他们放弃所珍视的关于世界和自身的信仰,他们就可能会失去许多幸福。科学忽视而且必须忽视其关于现实的发现对人类是好还是坏。但是,如果科学告诉人类他们只是物质实体,死后没有生命,没有可以超越生命界限和世界的超自然生物和超自然世界,他们是动物的一种而且拥有非人类祖先,他们对孩子和朋友的爱仅是他们的基因倾向于复制自身的结果,他们是自私的而不是利他的,他们不是世界的中心,人类不能忽略科学告诉他们的知识,这就会使人类不如以前幸福。科学的力量变得如此巨大,以至于人类可能会产生对科学的恐惧,对科学无所不知的能力产生恐惧。

科学擅长做出预测,而其获得实证数据证实预测的能力是科学力量的最明显证明。这再一次对人类的生活产生了影响。通常,科学做出预测的能力对人类是有用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科学却是个麻烦。例如,如果科学预测他们将会生病或将来会发生其他糟糕的事——尤其是在科学本身不能做什么去阻止这些未来事件发生的情况下。人类一直在“预测”未来的事件,但是这些预测却并没有科学根据,因此,人类可以自由地做出各种预测,自由地相信或不相信别人做出的预测。但科学的预测则不同。科学必须做出预测,科学不能选择做哪一种预言,所有人类,只要他们得知了科学的预测,就必须相信这些预测。

人类拥有丰富的精神生活,包括生活在想象的世界中,回忆想象中的过去的世界,相信想象中的未来的世界。科学让人更难做到这一点,因为科学把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想象界定得很清楚。在过去,人类对于现实知之甚少——或对于科学而言的现实是什么知之甚少,因此想象中的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就很模糊,就更容易相信想象中的世界。如今,科学总是更清楚地知道什么是现实,科学定义了什么是现实,而对于人类而言,相信想象中的世界就变得更难了。

在过去,哲学和人文在人类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哲学家试图找到现实的终极“真相”、生活和现实的“意义”以及“美好生活”是什么。历史学家把对过去的人类社会——尤其是“文明的”人类社会——的历史叙述放到一起并且“解读”这些历史,经常用历史去确认民族、文化或政治社群的身份,并且在许多情况下是确认它们的优越性。知识分子讨论并记录关于人类和人类社会的一切,提出并捍卫对社会现象的解释和对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艺术生和文学生分析、讨论并解释艺术和文学作品以及艺术传统和运动。哲学家、历史学家、知识分子、艺术专业学生写的书许多人都不会读,但是在学校和大学会教授这些书,所以它们对全社会有间接的影响。

随着科学的进步,哲学和人文学在社会中的角色和地位正在发生变化。由于科学,哲学有遭到摈弃的趋势。因为,如果科学理论做出的预测被实证数据所证实,那么就证明了理论的正确性;而哲学对现实的说法总是有争议,不可能就众多不同的哲学理论哪一个是正确的达成一致。科学与哲学的另一个不同是,科学把事实与价值观分开,然而在哲学中,事实与价值观却非常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几乎不可能区分开来。因为科学研究表明,只有我们把事实和价值观区分开来,把现实与我们期望的现实区分开来,才能真正认识现实,而这种旨在认识现实的企图可能意味着哲学的末日。哲学可能作为旨在讨论价值观的企图幸存下来,但要实现这些价值观,我们就必须了解现实,而了解现实的是科学,而不是哲学。

科学对于哲学还有一种影响。哲学的一个重要分支以科学作为其研究对象。科学哲学是一种哲学思考,其思考对象有:什么是科学?科学的“基础”是什么?科学能知道现实的什么?过去的科学是如何变化的而如今又是如何继续变化的?是什么使一些学科不同于其他学科?科学使我们能够拥有科学科学科学——而不是哲学——将告诉我们作为一种人类活动的科学是什么。此外,更重要的是,科学还将告诉我们什么是哲学。哲学科学能对人类为什么有哲学做出清晰且明确的假设,并能够用关于人类进化、人体和大脑以及社会和文化环境的客观数据对这些假设进行验证。哲学科学的存在对哲学将会有怎样的影响尚不清楚,但是,如果科学告诉我们什么是哲学,我们就可能无法再以过去的方式看待哲学。

对于其他人文学科(历史学家、知识分子、艺术专业学生)而言,科学正在日益侵入这些领域。科学表明,人类社会的历史不仅可以得到叙述和解读——也就是历史学家所做的,还能像科学解释其他所有的现实现象一样得到解释。历史学家将继续收集并解释过去的人类社会的书面文件和其他人工制品,但正是科学使我们能够真正理解和解释过去的人类社会。知识分子将继续学习和解读社会,并对社会应如何组织提出建议。但是科学更了解社会,因为它明确区分了事实与价值观,并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以真正改变社会。对于艺术类学生来说,他们的工作将继续在其本身的“艺术家”范畴内,他们要做的还是“艺术”本身。但是,科学会利用自己的工具去逐渐理解艺术及其在人类意识、大脑和社会中的根源。而且,如果科学告诉我们为什么人类会创造艺术品并受到艺术品的影响,我们可能就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看待艺术品了。

科学可能不仅对如何学习和理解艺术造成影响,还会对艺术本身产生影响。正如我们在第十一章中所讲的,科学毁掉了事物周围的“光环”,然而艺术展现了这种“光环”,而艺术品——这种人工制品使与他人分享这种“光环”成为可能。通过毁掉围绕在事物周围的“光环”,科学让创造艺术品变得更加困难。

哲学和人文学科对其过去尤其感兴趣,但对于科学来说,过去是不存在的,科学只是最近的科学科学和技术不断取得进步,但哲学和人文学科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并且,它们目前还与营销经济一起对当今人类的独享利益负责。

科学的强大力量之一就是使构建各种技术成为可能,这些技术都具有有用的实用和经济价值。实际上,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主要是间接影响——科学总是创造新技术,而这些技术构成了人类生存的新环境。这具有重要意义。科学需要自由,科学家必须自由地研究一切,他们认为这对理解现实非常重要。鉴于科学和技术之间的紧密联系,这种自由为技术所继承,这就是为什么技术在今天变成了“岀柙的猛虎”——想去哪就去哪,人类没有力量指引它的发展方向或在必要时阻止它的发展。

科学是思维认知部分的胜利。思维的认知部分进入一个人的大脑,这种共变关系存在于环境中,存在于人与环境的交互之中,正如我们在第十三章中所说的,科学是一种专门捕捉和解释这种共变关系的人类活动。人类思维继续由两部分组成,一半是认知部分,另一半是动机和情绪部分,但是思维的动机和情绪部分却必须意识到认知部分重要性的大幅提升,这隐含在科学的不断进步之中。

价值观属于思维的动机和情绪部分,但是科学与价值没有关联,并且必须与价值没有关联,因为只有它忽略了价值、欲望和恐惧,才能认识和理解现实。由于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它对价值观的态度会转变成人类社会的“文化氛围”,人类将不得不做出选择——忽视科学(例如,科学必须谈及的个体间差异、**差异、种族差异、公正、暴力和战争)或者抛弃他们的价值观。

在过去,人会谈及“两种文化”(自然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之后,人类创造出了“第三种文化”,即对社会和其未来感兴趣的自然科学家的文化。最近,“两种文化”已经变成了“三种文化”——自然科学、人文学科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行为和社会科学。但是,如果我们关于科学对人类生活影响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不久之后,人类及人类社会就将只有“一种文化”——科学文化,即形成清晰明确的理论,以及收集为证实源于这些理论的定量预测的事实。

机器人人类学促进了这一单一文化的产生。正如我们试图在本书中所展示的那样,机器人人类学将把人类的科学变得如自然科学般强大。传统行为与社会科学的弱点使得人类能够在不考虑科学的情况下看待自身和社会。机器人人类学将使这种方式变得更加困难。诗人托马斯斯特尔那斯艾略特写道:“人类不能承受过多现实。”而科学告诉人类现实是什么样子。总体而言,诗人对科学的描述是正确的,当机器人要向人类揭示它们到底是什么时,诗人的话尤其正确。

再次重申,这些仅仅是关于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的假设,而机器人人类学应该帮助我们验证这些假设。我们构建没有科学的类人机器人社会,然后,科学逐步出现并持续发展,而且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没有科学机器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有科学机器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所做的关于科学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的假设是对还是错?如果我们对机器人的幸福有一个衡量标准,我们就可以说机器人是幸福还是不幸福,我们还可以知道科学是让人类幸福还是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