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雷达产能低价格高怎么破?饮冰科技将激光雷达“芯片化”另辟蹊径

2019-04-12 14:10:00 来源:MEMS
标签:

 

“一般来说,32线的雷达需要做几天,但我们只用做1~2个小时。”

 

目前的激光雷达价格高、产能低、难过“车规”,是自动驾驶行业的普遍共识。

 

36氪近日接触到的「饮冰科技」是一家激光传感器及其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目标是研发“车规级”、高通道数、低成本(1000美元及以下)的激光雷达,用于自动驾驶和智能交通领域。

 

饮冰科技从2018年9月开始研发多线激光雷达样机,目前已经推出16线、32线和64线样机。其中,16线和32线雷达产品今年4月已实现量产,64线雷达产品计划今年8月量产(其产线可支持年产千台以上)。2020年,他们计划推出256线样机、64 x 64样机、256 x 256样机、256 x 1024样机。

 

饮冰科技暂未透露产品售价,但该公司创始人兼CEO姜波告诉36氪,与同行相比,他们的激光雷达可以用同样的价格、买到多一倍的通道数。比如,饮冰的32线激光雷达,大概与同行的16线雷达同价。

 

谈及为何能做到低价、并保证量产,姜波表示,16线雷达实际上是16个通道,一个通道是由一组收发器构成,收与发之间要进行精确的对准、通道与通道之间也进行精确对准,而调的过程中要借助很多专业的光学和电学仪器来操作,对人员的要求很高、调试过程也很繁琐。

 

但饮冰科技采用了不同的方案:事先在芯片层面把多个通道进行了集成,不再需要进行单独调试和校准,这样就缩小了多线激光雷达的体积、降低了光调成本。“一般来说,32线的雷达需要做几天,但我们只用做1-2个小时。”姜波说。

 

此外,姜波表示,他们不用别人现成的模组,而是全部从最底层、最基础的零部件和技术做起。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也就能降低成本。同时,不用模组的好处之一是能够“最小化系统”,因为现成的模组总会包含一些不需要的额外功能。

 

在技术路径方面,其他一些激光雷达公司选择做OPA(Optical Phased Array,光学相控阵),但这个方案的技术难度太大,短期内难以量产,而另外一些公司选择采用MEMS(Micro-Electro-Mechanical System,微机电系统)方案,比如速腾聚创。

 

但姜波告诉36氪,饮冰科技现在不做MEMS的原因有两个:首先,MEMS微振镜对外界的振动冲击非常敏感,会影响激光雷达的工作,甚至会导致它损坏,这个问题在业内都很难解决;其次,MEMS的核心零部件不掌握在中国人手里。“我们特别担心有一天突然又像中兴一样被掐脖子,美国一禁运就什么都干不了。”

 

而姜波表示,他们目前的“芯片化”的激光雷达的优势在于“全部自主可控”,因为他们自主研发了接收端和发射端芯片,“而周边其他的通用芯片,国内至少都有一家供应商。机械加工、光学设计和镜片加工等工艺和零部件在国内已经有非常完善的供应链。”

 

姜波认为,激光雷达是一个复杂的光机电系统,不能过分强调某一个性能指标,应该从场景出发,综合的、系统的进行设计。他很赞同钱学森关于“系统论”的观点:用相对不那么优异的零部件,构成一个性能优异的系统。

 

“我们发两弹一星、做火箭卫星的时候,实际上我们的零部件一直被美国禁运,到现在也是禁运,高端的芯片都被禁运的……但我们能够用系统设计去弥补单点上的短板。”

 

在自动驾驶领域,很多人认为,旋转式的、半机械、半固态式的激光雷达不能过车规,但姜波认为这是一个误解,因为法雷奥已经量产了4线车规级激光雷达ScaLa,并于2017年搭载在奥迪A8上,具有L3级自动驾驶功能。

 

在姜波看来,ScaLa之所以能量产,是因为法雷奥提供了车规方面的know-how,而德国公司Ibeo又擅长传感器研发。

 

“激光雷达是一个新的车用传感器,绝大多数的从业者都没有汽车相关的经验,而传统的主机厂和Tier 1又不太了解激光雷达的细节。”姜波表示,Tier 1和激光雷达公司合作研发,是最有效的方式。

 

姜波表示,虽然法雷奥花了7年的时间、做了5000个样品才实现ScaLa的大规模量产。但到目前这个阶段,从产品设计、到通过车规、再到量产准备完成,其实只需要2-3年。因此,2021年是激光雷达实现量产的重要时间点。

 

姜波预测,每隔12-18个月,激光雷达的通道数将增加一倍,而同样通道数的激光雷达,价格可以降低一半。等到2021年前装市场启动,激光雷达的市场才会爆发,到时候每年的增长数量可能是十万台、百万台的水平。

 

饮冰科技此前通过一些军工项目获得了收入,今年的收入来源会以产品销售为主,但尚未盈利。

 

该公司曾于2016年8月获得100万元人民币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是泰有和启迪种子;2017年3月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苏州汽车研究院、上海翼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清控银杏、清研资本;2018年8月完成天使+轮投资,投资方是马力创投。

 

姜波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曾就职于电子科技集团和中国科学院,负责激光传感器等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拥有十多年的激光雷达产品研发经验,参加过多项航天和军工领域的国家重点项目。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雷克萨斯将在明年引入L2级别自动驾驶

本周召开的雷克萨斯Milestone活动演讲中,雷克萨斯国际执行副总裁Koji Sato在庆祝该品牌成立30周年之际,表示计划在2020年引入Automated Highway Teammate。

丰田与电装建合资公司,研发下一代汽车半导体

丰田将成为传统车企阵营中首家自研自动驾驶芯片的公司?7月10日,丰田汽车宣布将与电装建立合资公司,联合研发下一代汽车半导体。

博世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再进一步,明年即可量产

日前,博世宣布,2020年年中高速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可量产。目前已收到国内5家主机厂订单。自2020年中开始,可与自主品牌及国内图商开始探讨数据收集及定位服务的落地方案,将博世道路特征服务集成于自动驾驶系统,实现精准定位。

自动驾驶三足鼎立之势已现,背后究竟折射出怎样的行业趋势?
自动驾驶三足鼎立之势已现,背后究竟折射出怎样的行业趋势?

自动驾驶行业已呈三足鼎立之势,竞争已经从单个公司上升为联盟间的竞争。这背后折射出怎样的行业趋势?

Idriverplus为扫街机器人配备了Velodyne激光雷达

Velodyne 表示,其正在与一家名叫 Idriverplus 的中国初创企业合作,为旗下自动驾驶设备配备激光雷达。激光雷达的工作方式并不稀奇,只是将无线电波换成了光束。

更多资讯
5G 时代来了,射频前端将迎接哪些挑战?

作为承载5G的射频前端,技术上的挑战更加严峻。射频工程师,只有了解其面临的5G挑战,才能明确5G产品研发重点和方向,从而,跟上5G科技发展的步伐。你准备好了迎接这些挑战没?具体有哪些挑战呢?一起来看一下吧。

日照东讯电子射频芯片CSP 生产线投产,月产300万颗

位于日照高新区的日照东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智能移动通讯射频芯片CSP生产线正式投产,此条生产线是该公司的第二条生产线,每月生产CSP封装的声表面波滤波器元器件300万颗

终端需求不旺,信维通信业绩下降19%

手机产业链上市公司正陆续披露上半年财报预期,不过受大环境和整个手机市场影响,不少供应链厂商业绩下滑。

有效(或等效)各向同性辐射功率的原理
有效(或等效)各向同性辐射功率的原理

有效(或等效)各向同性辐射功率(EIRP)为特定发射机天线可辐射的最佳功率的一种度量值,单位通常为分贝(dB)或各向同性分贝(dBi)。EIRP用于在标准或规格的确立当中度量射频系统可辐射的最大辐射量。

HF RFID阅读器的等效电路

物联网系统中的保护处理电路和HF RFID阅读器的等效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