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4 月 28 日讯,本月,因政府防疫政策,全球三大射频器件厂商之一的思佳讯(Skyworks)位于墨西哥的工厂从 4 月 10 到 30 日闭厂。目前,停产时间已接近尾声,但能否如期复工和产能恢复周期等问题也存在多重不确定性。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当地疫情严重,停工延至 5 月份,Skyworks 恐会库存不足无法出货,或将导致全球 5G 手机第二季度产生供应链断链的危机。

 

在国内 5G 加速推进的情况下,国内一线终端品牌厂商为把握 5G 换机潮,是否转单国内的消息亦甚嚣尘上。业内人士表示:“从终端厂商的供应链体系考量和国内芯片厂商的成熟度来看,转单存在确定性。”对于国内射频前端厂商来说,是机遇,也有挑战。

 

 

突围

行业周知,PA 作为射频前端发射通路的主要器件,主要是为了将调制振荡电路所生产的小功率的射频信号放大,获得足够大的射频输出功率,才能馈送到天线上辐射出去,通常用于实现发射通道的射频信号放大。

 

由于长期以来射频前端器件领域备受垄断,Skyworks、Qorvo、村田等 IDM 厂商占据了全球 85%的市场,特别是细分领域中的 PA,国内射频前端器件厂商长期遭遇掣肘。

 

“在 2G/3G/4G 向 5G 的技术迭代过程中,国内 PA 的市占率也呈现较大波动。2G 时代约为 70%-80%,3G 时代约 50%-60%,4G 时代仅 10%-20%,5G 时代则要看 5G 手机的表现,也与国内 PA 厂商的布局息息相关。” 广西芯百特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海涛分析。

 

据了解,当前国内手机射频 PA 设计公司超过 10 家,特别是在中美贸易影响、国产替代,以及华为去“A”化等带动下,国内手机 PA 厂商如唯捷创芯、慧智微、昂瑞微、飞镶科技、海思、紫光展锐等均迎来替代机遇。

 

行业周知,在华为“自研+国产+日系”组成的射频核心器件架构中,海思自研的 PA 产品即将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目前,华为自研的手机 PA 在 Mate 和 P 系列上能看到不少,未来也会越来越多。”

 

随着 5G 基站建设提速,5G 手机将逐步起量,在 5G 商用的关键窗口期,对国内 PA 厂商来说,想要进入头部终端品牌厂商供应链体系,在与国外 IDM 大厂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占据更有利的市场份额,还需在性能、成本和专利等领域持续突围。

 

“第一,性能关。相比 Skyworks、Qorvo 等 IDM 大厂拥有 20 多年技术积累,国内 PA 厂商大多成立不到 10 年,在技术和产品性能上还存在差距。第二,成本关。国外大厂的出货量是国内厂商总和的数倍,通过大批量出货分摊硬件成本,其单颗 PA 成本低;且 IDM 厂具备代工优势,而国内厂商采用的 Fableess 模式,也导致其成本增加;第三,专利关。基于当前国产厂商所占份额较低,暂未触及国外 IDM 大厂的利益,但随着去美化的发展,将不断挤压国外厂商的市场份额,专利战也不可避免。”业内人士坦言。

 

而且,在射频前端产业向 5G 市场聚焦之时,也面临新的挑战,5G 模组化成为新的需求。由于手机内存空间越来越有限,将滤波器、PA、开关等集成封装成为 5G 射频领域的必然选择。

 

据业内人士透露,“当前慧智微已推出了 5G 模组化方案,并在去年 12 月实现量产。相比 4G 时代,国内射频厂商普遍晚于 Skyworks、Qorvo 等一年时间,但 5G 时代,慧智微与 Skyworks 等国际大厂同步在 PA 领域推出 5G 模组,也证明了国内射频前端的竞争力在增强。

 

变局

了解到,两个月前,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报告称,为了控制成本,苹果降低了 iPhone 12 的 5G PA 数量,每只 5G iPhone 之 PA 用量大幅下修到 1 或 2 个 (先前预估为 6 个)。

 

此前,郭明錤预测新 2H20 5G iPhone 采用的新增 5G PA 共 6 个,包括 2 个 n41、2 个 n77 与 2 个 n79 。然而,调查指出,因 n41 与 4G 中高频 PA 整合故不使用,且取消 2x2 Uplink,故每只新 2H20 5G iPhone 采用的 5G PA 共 1 或 2 个 (n77 与 n79 各一个,或 n77 与 n79 整合一个)。

 

因在 5G 商用之初,对手机 PA 的需求量过于乐观,而今下修 5G PA 数量,整体增速放缓正在成为事实。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 5G 商用的推进,性能提升、成本提高和功率增加之间的矛盾凸显,通过工信部、运营商和芯片器件厂商之间的协调,针对低端和高端手机的不同需求,准许两种发射形式的存在,从而可以减少一颗 PA 的数量。

 

值得关注的是,在郭明錤调整 iPhone 5G PA 设计的预测中,还提到博通将退出 5G PA 供货商行列,改由 Qorvo 与 Skyworks 取代其位。

 

对此消息,业内人士表示不会做更多评论。但 5G iPhone PA 的使用量减少及博通的传闻,已在代工领域掀起不小的风波,从全球最大砷化镓晶圆代工厂稳懋的订单排期状况也可窥见一二。

 

毕竟 PA 的设计和制造需要紧密配合。在国内涌现的一批如上所述的多家 PA 设计厂商,在关键射频器件设计领域逐步成为主角,但与之相对的是,代工却依然呈现寡头垄断的格局。

 

江湖

“去年底,因 iPhone 备货,稳懋的整体产能趋紧。近期来看,稳懋的产能状态相对缓解。其一是,扩产进度稳定。此前,稳懋总经理陈国桦也表示扩产计划不变,届时将从目前的 3.6 万片扩大到 4.1 万片。其二是,在 iPhone 砍单和疫情影响内地 5G 手机进程下,整个射频前端需求下修,增幅减少,稳懋的产能持续收紧,排期从 6-7 月已经缩减到现在的 3 个月左右。”业内人士向集微网表示。

 

在稳懋产能持续收紧之时,大陆代工厂三安光电的崛起,也加剧了代工行业的竞争势头。

 

长期以来,华为 PA 的主要供应商是 Skyworks、Qorvo、博通等,自研 PA 主要委托稳懋代工。而去年 10 月,业内消息称,华为将部分手机 PA 的代工订单转给本土的三安光电,原计划今年第一季度小幅投产,第二季度量产。

 

透过此事件来看,华为在去“A”化的同时,也在积极扶持国内代工厂,以降低对稳懋的依赖,强化国内供应链体系。

 

与此同时,在华为转单三安光电的带动下,也给国内晶圆代工厂商带来一剂强心剂。张海涛也坦言:“目前国内 PA 厂基本都选择稳懋代工,可以降低风险性和实现供应链的自主可控。同时,基于稳懋的订单排期,量大的厂商有一定的优先权。随着大陆代工厂的不断成熟,三安光电和海特高新等或将进入可选名单之列。”

 

总体来看,手机 PA 的未来格局必将是技术领先型厂商占据鳌头,只有把护城河拓宽、做难度更高的产品,才能掌控话语权和议价权,才能抓住 5G 时代的蓝海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