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努力应对射频设计技术革新面临的挑战,我们最感觉无可奈何的就是给着高工资找不到合适的RF设计人员。--这不仅仅是某一家厂商的抱怨,而是参加周六与非网在北航举办《3G时代的设计与挑战》技术研讨会上所有嘉宾的心声。

“2009年RF领域面临着更多通信标准的集成、有源和无源的集成以及整体RF解决方案的小型化、简单化等设计挑战,这些通过技术的改良就能实现。此外,还面临着需要用更新的设计技术来提高整体系统性价比的问题,这也可以通过GaAs、GaN、BAW、SAW、CuFlip等新型材料来完成,”TriQuint公司中国区总经理熊挺在分析2009年RF设计可能面临的设计新理念时说。“然而,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的攻克也不是材料的突破,而是找不到实现新技术、使用新材料的设计人员。准确的说是明显感觉到后备不足。”

TriQuint公司中国区总经理熊挺

熊挺的一席话激起了会场千层浪。Aeroflex中国区总经理蒋琦表示,模拟工程师的普遍薪金是数字工程师的数倍,而射频工程师更是模拟工程师的数倍。然而,纵使如此,RF设计工程师在业界依然屈指可数。“这是一个怪圈。现在如果某家单位需要招聘新的RF设计师,除了高薪从竞争对手处挖墙脚,仿佛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

Aeroflex中国区总经理蒋琦

PicoChip中国区总经理蒋赢波更是用实例向大家证明了蒋琦的论断,“去年底我们招聘RF工程师,通知了3位符合条件的人前来面试。面试的试题很简单--在纸上画出一个将交流电转变成直流电的框图。结果来自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out了,已经参加工作2年的某研究所同志也出局了,只有最后一位来自一家私企并具有5年多工作经验的工程师画出了符合要求的示意图。”“模拟产业本就是一个慢产型领域,很多经验都需要工作多年才能一点一滴积累。然而射频,更是模拟领域里的慢热行当,需要付出5年抑或更多时间的努力才能真正入得行来。”

左起为PicoChip中国区总经理蒋赢波和北航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副院长张友光

具备技术和市场投资双重身份的北极光创投VC陈大同一言概之--社会已经变得急躁,而射频则是一个需要耐得住性子的领域。“这种感觉像是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很多人投身投资小见效快的数字领域。直到2000年左右的金融危机,人们才发现还是模拟的抗压性、耐冲击性更强,然后又慢慢将实现转回模拟领域。”

北极光创投VC陈大同

“虽然目前产业的共识是优秀的射频工程师一将难求。但是这并不是学校或者企业单方面的问题,”陈大同说。“模拟器件的大规模集成化,使得产品的设计80%在系统级厂商处已经完成。剩余20%还是接接外设、选选参数。而且这剩余出来的80%劳动力也不可能全去干20%的模拟活,所以很多人转行了,选择了数字或者其他领域。”

北航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副院长张友光也从高校的角度表示:“数字领域已经程式化了。你可以不知道二极管、放大器到底长什么样,但是通过编程还是可以设计出符合要求的系统。模拟领域则不同,需要掌握每个器件特性,还需要了解器件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特性。对于学生来说是一个不容易除成果的领域,所以舍之而求其次。”

演讲嘉宾:从左到右依次是Triquint中国区总经理熊挺、Areaflex中国区总经理蒋琦、PicoChip中国区总经理蒋赢波以及北航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副院长张友光

在谈及业界射频工程师匮乏的过程中,嘉宾脸上都带着些许惋惜。不过话题所反映出来的就业状况还是让在场的网友憧憬不已,尤其是在熊挺告诉大家目前工作3年左右的RF工程师在TriQuint公司月薪是2~2.5w时,现场更是哗然一片。毕竟在当前就业难已成大趋势的环境下有这样一方净土还是值得期待。

参会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