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设计的产品就这样失败了,虽然有人在现场盯着,但致命的卷纸问题,血淋淋的告诉我们:必须重来了。
    我们按照同行的产品外形,重新进行了外观设计,里面的配件也基本都是选用成熟的东西,控制板是研祥成熟的面包板,打印机也是成熟的EPSON机芯,液晶买现成的显示器,把外壳拆了用,尽量把不确定性降到最低。外壳样机出来后,我特意找了一家给汽车喷漆的厂家,要求他们打磨刮腻子后,先喷一遍底漆,再按照汽车喷漆工艺喷一遍外漆。
    最终的产品出来了,亮闪闪的看着还不错,尽管结构工艺设计还显得很业余,但至少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卷纸问题,可以稳定运行了。
    我们的销售兄弟还是很强的,靠生磕愣是打进了某市的移动,记得第一个单子是几十台机器,那个时候利润基本是对半赚。但很快就面临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这个单子需要垫付资金大概2、30万,但当时我们都穷得很,根本拿不出这个钱。于是老大让大家各自去借钱,为了鼓励大家借钱的积极性,还对拿钱的人给与高比例的奖励,这个措施确实筹到了钱,完成了这单子。但也暴露了公司整个利益分配体系的问题,也为后面分开埋下了祸根。有的做了贡献的人,因为借不到钱,从这个单子中收益很少。
    有兄弟想让我写的细一点,但写细了就要涉及到兄弟们,就要难免说到问题。我尽可能不想去涉及到个人的评论,尽可能客观去评述,因为他们都是跟我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兄弟,即便有些许错误,也都是年轻的错误。
    在利益分配上,一把手最需要有的就是公心。既然你当了一把手,自然就要有牺牲个人的精神,要能吃亏,多想公司利益,尤其在公司初创阶段。否则,最容易发生大股东侵害小股东的事情,从而导致利益分配不均,出现问题。
    利益分配模式,要尽量公平公正,要有长期性和合理性,要遵循多劳多得的原则,根据重要性和贡献大小进行适当的倾斜。
    拿到这个单子我们喘了口气,不管如何,总算活下来了。
    创业是个艰苦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处理好了产品问题,接下来还有什么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