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带来的诱惑
面对项目,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只与企业相关,它是老板们发财致富的源泉,而围绕它的专业人才则像被磁铁吸引一般 。其实在当今的高校,它同样也决定着专业技术人员的生存空间。何以这样说呢?因为在高校也开始了一种生产队式的管理方式——挣工分,在完成指定的教学任务外(课时数),还要完成指定的绩效分。完不成的话,就要涉及你的奖金乃至工资。绩效分则紧紧围绕着项目,触及的具体内容有横纵项课题、核心论文、规划级教材、专利、课题获奖等级等。

 

项目自然不会轻易到手,它需要去找、去报、去批、去等待。如果你有幸抓到它,并不意味着结束,而仅是一个过程的开始,后续等着你的是去做、去完成、去结题以及瓜分业绩。项目有如一座围城,没有的人想冲进去,获得的人想冲出去,这便是项目的诱惑。

 

 

围绕着项目,在一个或大或小的团队中,团队成员的表现决定着项目的最终结局。这期间,站在不同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感受,也决定着谁是“猪一样的队友”,就让我们走到具体的项目中,找一找猪一样的队友吧。

 

偶然所得的机会
我们学院与艺术学院是邻居,一来二去的自然也就与他们相识了。老罗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搞工业产品造型设计的,常与企业打交道,自然也就结识了一些业界的朋友。

 

一次闲谈,他问:“你是搞硬件的,能不能帮企业搞一套数据采集装置?”
“毕设时我可以带学生做一下,看看能否满足他们的要求。”说过了也就淡忘了。
再一次遇到老罗,他又提及上次的话题并问是否能编程。我知道他指的是开发应用系统软件,就逗他说:

“哪有搞单片机开发不会编软件的!”
“那边要用LabVIEW。”老罗继续。
“我用VB比较多,LabVIEW还真的接触不多。”
“你们那有懂的人吗?搞项目咱们得有个小团队。”
“我那倒是有个人选,不知他熟不熟,我回头问问吧。阿荣是个新来的研究生,看上去人还可以。”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后来我找到阿荣对他讲了这事,阿荣告诉我以前用过,找本书看看没问题,一个小团队就这样宣告组成了。

 

日后通过闲聊才得知老罗与阿荣住的很近,一来二去的两人越走越近,我这个中间人反而有些边缘化了。这期间正巧有位朋友约自己出一部书稿,所以在项目签约时,就让阿荣去主持这个项目,为了避免猜忌,开发的经费也交由阿荣来管理。

 

由于他俩住的近,在撰写立项书时自然是阿荣与企业直接来接洽,并按企业的需求定下了设计方案和研发的时间表。项目便风风火火地启动了,在购置开发板的基础上,硬件的雏形也很快被搭建起来。

 

延期进行时
由于项目的开发涉及到温度、压力、扭矩和转速的采集与控制,为了简化设计,就采用具有通讯控制功能的变频器来控制转速;用多块温控仪表来调节多个温区的温度。要想用好这两类控制仪表,了解其功能、参数设置方法、通讯的指令格式及读写方法就成了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

 

 

暑期快到了,为了不延误项目的进程我与阿荣约好暑期依然在实验室来验证仪表的使用方法。第一天的上午我便早早地到了实验室并进行着验证的准备工作,快到中午阿荣才带着小侄子姗姗而来,没多会儿便一起到外招去吃饭了,费用自然是从研发费来支取。饭后,阿荣以小侄子为由便早早地撤了。

 

第二次第三次还是依旧,只不过阿荣说下午要去做家教,就这样第一波的拖延就开始了。

 

开学后,几经验证才把仪表的问题解决。但新的问题又来了,阿荣说在实验时不小心把开发板的核心模块给干掉了,需要再买一块开发板。可找到厂家才知道开发板已停产了,失去核心模块的开发板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用途。(在开发过程中千万不能依来一个没有备份或长期供货保障的开发工具,否则你会为它投入更多的经费乃至将项目扼杀)。

为了延续开发板的寿命,我只能自己做出核心模块。阿荣拿出了免费申请的2个ADUC841样品,由于芯片属贴片封装,手工实在难以焊接,因此只能靠代工来焊接。然而遗憾的是仅有的2个芯片却在焊接时被加工方给焊错了方向,做核心模块的想法就这样完全泡汤了。无奈之余我只能选取其它厂家的开发板并重新修改已有的硬件设计以便相匹配。此时,阿荣提出前期的研发经费已告罄,需要企业支出后期的经费。

 

在得到经费后,阿荣说他外边接了课忙不过来,我只能由配角转为主角而接手硬件的设计。眼看一年的期限就要到了,自己只能利用周末时间加班加点,终于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将硬件的调试完成了。此时只能动用老罗,催阿荣别把LabVIEW的设计接上。

 

还好尽管已到了预定的完成时间阿荣还是搭起LabVIEW的基本框架,采集的数据已经能够绘制出漂亮的波形图并可生成具有分析格式的WORD报表。一切似乎胜利在望。

 

不久企业对硬件的设计功能提出了他们的看法,说要在LabVIEW的界面上指示出各温区的加热器状态。我和阿荣自然感到不快,通过核对项目书发现里面只提到了电源状态的指示,没写明要做加热器状态指示。经过协商,企业终于愿意付相关的费用,我们则为其添加上该功能。由于这次分歧,延期已是必不可免,这事似乎只是一个小插曲。然而更多的烦扰还在后面,当加热器是一种器件时,解决起来只是增加更多的检测指示单元;若加热器属不同的种类,就别指望简单的叠加了。另外,对于不同的温区还有两种加热器并接的状况,因此只能变电压检测为电流检测,并靠限制来判别是单路导通还是双路导通。

 

由于是以温控仪表接可控硅来调节温度,导通的状态是时断时续的,也为判别增加了极大的难度,简直是又追加了一个小项目,自然这一切都属后话了。所以签写项目书时,万不可有模棱两可之处,否则就是不停的扯皮和双方的对立。

 

在测试时发现,仪器到设定时间后并不能自动停机问题,此外在绘制的曲线中还不时地出现“毛刺”。

 

 

而老罗和阿荣都把这类问题都推到了硬件系统上。没办法为了查出问题的所在,我只能用VB编写的曲线绘制程序来辅助分析。经长时段的现场验证,并未出现任何的异常。


此时虽为同事,在彼此间已开始相互回避,全由老罗来传递各自的论证观点。最终还是通过基础的单元验证弄清了问题的出处,原来LabVIEW是不支持字节通讯的,只支持字符通讯。终于我和阿荣各退半步,我将数据改为字符型,他则以字符型来接收数据并加以后续处理。

 

一年的研发期眼看已过,阿荣的屈服点求取模型一直也没能定下,此外对历史数据的分类对比功能也长时间处于临门一脚的状态,句号却始终难以落下。

 

起初给阿荣去电话他还接,只是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的一味延迟,到后来他索性连电话也不接了。

谁也弄不清他到底想要怎样,你做不了就提出来,要是因为费用同企业来交涉。可他却来了个电话不接、项目不结、经费不退的“三不”政策。

 

不快的结局
一年、二年、三年过去了,随着一批批客户的丢失,对方终于忍无可忍了,要么还钱、要么法院见。
我实在无法再去缓和与协调,尽管此前为了缓和延期的矛盾,自己把本不该接的加热器状态指示问题解决了,可阿荣这块不解决终是无法交代。

 

要是法院见吧,自己虽无愧心之处,但开发经费怎么处理呢?两人还,自己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但一分钱没得,还要去跟阿荣相磕。再者,上法院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呀。

 

没办法电话他不接,只能发短信来告知他事情的严重性,也对事情的过往有个说法。

 

终于阿荣有回话了:“项目不做了,让退一万,我拿七千,你拿三千,赶紧了结行吗?”

 

 

“他们给了多少经费?”
“第一次给了七千,基本都买板子和做板子了;第二次给了八千,你做板子支出一些。”
“没多少活儿了,抓紧给他结了呗,也省的来退钱。”
“不敢惹了,不退钱就要去学院闹。”
“我没得他一文钱,花销全在板子上,他要就把前后做的板子交给他好了。”
“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你先给了,我再想法补给你。再说我也没那么多酬劳啊,就当帮我了,不是回头还补给你嘛!”
“我想你还是研究研究给他软件吧,损失还少点?”
“算了你要不想出就算了!”

 

最终阿荣退出了五千元的开发费,说是做好了用软件再换回那五千块,事情就这样暂且平息下来。我想企业再也不会苦等了,事情终究算是划上了一个不愉快的句号。至于谁是“猪一样的队友”,我想在对方的眼中我绝对符合这个称号,自己的付出既没得到任何的回报,也没得到他人的认可和感激。对于阿荣,即使他没得到预期的回报,但握有手中的经费,他总不会将他的付出打水漂吧。为人处事该怎样选择,我想对于不同的人该有不同的选择吧。

 

与非网原创内容,谢绝转载!

 

更多系列内容,请参照:《我遇到的“猪一样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