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时光匆匆脚步咚咚,我完成了两件大事

2018-12-21 12:13:53 来源:EEFOCUS
标签:

文/无名居士

 

北方的冬天寒冷而又落寞,残留在枝头的树叶一片一片地凋落,飘飘荡荡,没有言说。冷风吹过,美女收藏了身材的婀娜,俊男也缩起了帅气的脖。凛冬已至,天地一片萧索,被2018一年之中大事小情折腾够呛的我,依然每天早早地离开温暖的被窝,为着家庭的柴米油盐不断奔波,个中甘苦,不可说,不可说!

 

时光时而悠悠,那里有妻女的万般温柔,情深深,意绵绵,给予我力量,应付俗世的万般纠缠。时光又时而匆匆,步履不停,脚步咚咚,一边奋斗着人生,一边念叨着四大皆空。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一边却沉吟着是非成败转头空,犹如铁链锁虚空。

 

罢罢罢,2017匆匆如昨,2018倏忽即过,平日里埋头赶路,虽说也会一肚子感悟,却似乎只有到了年底,才能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年岁渐长的蹉跎和壮志难酬的寂寞。借着与非的茶馆,不才也捋一捋,总结一下自己的2018。

 

2018,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刚刚过完年还没有多久,料峭的冬天还未走远,羞涩的春天还半袖遮面,不才的公司就传出了一条爆炸性新闻:领导要辞职了,而且不是孤身一人,是带着一个完整的团队集体出走。一向自诩为团队核心骨干的我听闻这条消息,浑似雷击一般,事先一点消息也没听到,一丝风头都没透露,当我正准备在领导的关心指导下继续开展科研事业、为国尽忠时,领导却要离我而去了。

 

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我也深知,领导之所以要走,也是因为心被伤透、凉透了。

 

我知道,各位吃瓜群众肯定昂首以待,迫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咖黯然出走,到底背后有哪些难言的隐情,个中情结总总是否精彩,可是,一来跑题太远,二来需要照顾当事人隐私,不才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总之一句话,消息传来,一时间我竟悲伤地不能自己,而这种悲伤,并非因为不能再和这些出走的兄弟们并肩奋战了,而是因为,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了!

 

忙活了这么多年,该干的产品干得差不多了,该写的论文写到再也憋不出来了,该发的专利也都发了,领导若在,还能给指下方向,现在,领导走了,团队精英走了,我的出路何在?转科研方向是必然的,可是怎么转,转向何方?这么多年头一次,我突然意识到了团队的重要性,以及自身眼光的局限性。

 

2
据说,人只要一过了三十岁,就越来越不愿意转行了。转变科研方向虽然比不上转行,但是也是颇为艰难的,知识体系需要重新构建,很多新的课程需要补上来,为了学习这些新课程,很多比如微积分、线性代数、复变函数、积分变换等在内的基础课程也必须捡起来复习一番,二十左右的大学生学起这些知识来尚且费力,更何况到了三十来岁这个年纪,人生精力的黄金时期已过,学习能力、记忆能力都退化了不少,实在是学不大动了,各位如若不信,先做几道小学、初中的数学题看看!

 

不过,不才深知这是一条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孤胆之行,好在数学底子好,基础课补起来也快,而且本身就有着一股不服输的韧劲,于是,不才就根据公司需求,结合自身发展最终选定了新的科研方向,制定了学习计划,按部就班、步步稳扎稳打地学了下去。

 

学习的过程是艰难的,也是有趣的。有时硬着头皮学上半天,就是搞不清楚一个知识点到底是什么机制,简直痛不欲生。但也颇有一些时候,不才在草稿纸上飞速地进行各种数学计算,仿佛找到了当年高考和考研时的充实和喜悦。

 

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不才摸着石头过了河,稳稳当当地转了方向,前路虽然漫漫,但已没有了昨日的迷惘,新的研究方向足够广阔,也比较容易出成果,假以时日,我想,会熬出头的。

 

 

3
努力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快乐舒心地生活是为了更好地工作。这一年,不仅工作上掉链子,生活上也没少给我折磨。

 

原因也很干脆:换房。

 

高房价的罪恶罄竹难书,它不仅极大地压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空间,搞得国家经济空心化,不得不在美国佬的贸易战威胁下步步妥协,而且加剧了贫富差距,破坏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形象,给社会稳定也增加了不和谐的声音。。。

 

再加上教育资源严重失衡,多年下来,形成了一个怪胎:学区房。不才也深受其害,因为不才的女儿马上就要上小学,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必须搞套学区房,财力有限,于是只能换房。

 

2018的楼市风云变幻,上半年一片火热,下半年却渐入深冬,下半年楼市冰封的原因解读有很多,但是根据不才对时间点的观察和房价走势的关注,愚以为实在是应该感谢美联储和贸易战,这里就不深入展开分析了。

 

换房的步骤当然是先卖房,再买房,不才出身农村,收入微薄,眼界也窄,自然看不清楚何时出现高点,何时出现低点。于是乎,在各路信息的轰炸下,在各种观点的撕扯下,不才深陷焦虑,进退维谷,唯恐卖低了,买贵了,造成本就不多的资产缩水。就这样,整整煎熬了半年之久,搞得心力憔悴,经常难以入睡,不过好在买卖时机居然蒙对了,卖在了高点,也买在了低点。如今看来,都不知道当时怎么这么幸运,应该、肯定是佛菩萨加持吧。

 

4
2018就这样过去了,回头来看,这居然是一个人生的大关口。干了十二年的科研方向走到了头,所幸后来绝境逢生,住了七年的房子换掉了,中间焦头烂额过,彻夜难眠过,所幸一切也尘埃落定。如今,工作、生活都慢慢走上正轨,回首这一年,感慨万千,千言万语,不及一句:2018,我很怀念它!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018年终征稿正在进行,详情请点击:《2018年,你年薪百万了吗?》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与非网小编
与非网小编

电子行业垂直媒体--与非网小编一枚,愿从海量行业资讯中淘得几粒金沙,与你分享!

继续阅读
不惑之年,我也当了一把“双创”弄潮儿

作为一个十多年的“打工老兵”,曾以为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创业的,但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东风的感召下,也于近不惑之年的2018年,挤上了创业这趟“开往春天的地铁”。

感慨2018,挣再多的钱也难买回健康的体魄

有两天没有见到老板了,他在公司里可是最敬业的人。看到今天他在朋友圈晒西雅图的帝王蟹,我才知道他去美国陪女儿了。年底单位一般没有紧急的事情,恰逢老板不在,同事们都很放松。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必要总结一下今年发生的事情。猛然间发现虽然每天都很忙,但都是重复琐碎的事情,每件事情单独看于以后没有明显的影响,但这些琐碎的事情加起来却左右了我的生活

IC企业大刀阔斧“冲锋陷阵”,也要准备好“杀出重围”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IC设计企业的数量已经达到1698家之多,比2017年1380多家又多出300多家。在半导体产业汹涌澎湃发展的大潮下,集成电路产业园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建设起来,细细数来,已经遍布全国,而这些半导体企业就成了很多地方招商部门的争抢对象,但是繁荣背后也难免让人担心生产过剩。

2018智能手机销量排行榜:三星榜上有名,第一名居然是它

与非网本期《盘点2018》就来盘点一下今年最畅销手机品牌及其旗舰手机。

盘点2018年这些分外突出的半导体er,从此弯道超车不是梦?
盘点2018年这些分外突出的半导体er,从此弯道超车不是梦?

2018年快要走到终点,在这一年中,中兴被禁事件深深揪住了大家的心,这时,许多人才明白,我们半导体产业与欧美有着明显的差距。当然情况也并非想象中的这么糟糕,国内同样有许多半导体人在为我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做出努力。这些人对于产业进步、企业并购、资本运作,以及公司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

更多资讯
半导体行业不景气,连带硅晶圆受伤?
半导体行业不景气,连带硅晶圆受伤?

1月21日, SEMI 产业分析总监曾瑞榆指出,上半年12英寸硅晶圆由于需求平淡,价格面临压力,8英寸价格则维持健康水准。总的来说,今年整体价格将维持高档,但增长速度已经放缓。

新内幕,苹果曾欲在iPhone XS使用高通基带?
新内幕,苹果曾欲在iPhone XS使用高通基带?

近日根据一封苹果与高通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显示,苹果曾打算在iPhone XS/XR上采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事实上苹果在新iPhone系列上全部采用的是英特尔提供的通讯芯片,并没有采用高通方案。

MOSFET需求实现反弹,靠的居然是......
MOSFET需求实现反弹,靠的居然是......

英特尔去年斥巨资扩大14nm产能,随着CPU产能不断提升,缺货问题在今年第一季度已经开始缓解。ODM/OEM厂都已经开始提高服务器和PC出货,同步带动了MOSFET的市场需求。

半导体产业影响重大,韩国自2016年后首次出现出口额负增长
半导体产业影响重大,韩国自2016年后首次出现出口额负增长

受半导体产业调整影响,韩国官方统计自本月1日至20日韩国整体出口额下降14%,预计今年第一个月的出口呈减少趋势,并创下2016年10月后首次连续2个月出口额负增长的纪录。

DSP芯片的起源和发展趋势

也许有人会觉得DSP作为一个产品,从一文不值到创造每年数十亿美元的价值之后又销声匿迹很奇怪。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的开始。它并没有销声匿迹,只是融入到了每一部数字处理系统中而已。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