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那些事儿 | PDA也会有极限通信距离,亲自测了才知道

2018-06-29 08:03:00 来源:EEFOCUS
标签:

要知道PDA的极限通信距离?亲自测了才知道。择日不如撞日,午休的时候,获得唐也的同意,二人便实施测试的方案:将无线基站至于窗台之上,华容和林鸿阳,每人一台PDA,便出去“遛弯”。

 

“遛弯”的路线是唐也推荐的“经验”之路,根据公司的位置和周围的地势精心选择的:穿过马路,到对面的河边,然后沿着河边的开阔地带前行,尽量避开高大的建筑和树木。由于AT公司所在的大厦是这里最高的建筑,而公司的位置是八楼,称得上是居高临下,因此这样的行进路线,可以保证PDA时刻处于基站的无线信号辐射范围之内。

 

二人依照建议,保持着匀速前行,一边走,一边享受午后的阳光,一边观察对比各自手中PDA的测试结果,果然到了1公里左右的地方,两台PDA的通信依旧正常,测试结果基本一致。

 

测试的结果,再次激发了华容的好奇心,于是再次向林鸿阳咨询:

“你知道PDA的极限通信距离是多少吗?”

“不知道,也没听说过,只知道检测的时候,波形达到了频谱仪上的那条线,就可以出厂了。”

小林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么你见过波形有超过那条线的吗,超出多少?”

华容不甘心,接着问。

“有超出的,大概超出1个小格左右,最多超出一个半小格。”

 

这次的回答是信心满满的。

 

答案是明确的,但结论却是模糊的,因为那台频谱分析只显示模拟的波形,并没有精确的数字显示,不同的量程下,每个“小格”代表的测量值是不同的。华容也没有留意过设备上的量程和精度,小林能够脱口而出这个结果,至少可以证明他是用心观察过的。

 

“勤快而又细心,有做研发的潜质。”华容给林鸿阳加一个新标签。

“我想知道一个小格代表多远的距离,你呢?”

华容用林鸿阳的思路,提出了新的问题。

“当然想!如何验证呢?”

 

对方依旧是明确的答复。

 

再次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之后,华容也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很容易,我们现在户外,测试一下它的最远距离,然后回到生产部,再测试一下它的波形,看一下波形在哪个位置,二者对比一下,就可以知道距离和波形之间的关系了。”

 

“OK,懂了!”

 

小林开心地笑了,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然后接着说:

 

“华工,我们接着往前走,过了那座桥,再测试一下信号情况,桥的位置是固定的,这样测试的数据更准确。”

 

华容知道年轻人是需要鼓励的,就像当年自己的恩师,鼓励自己一样,于是称赞道:

 

“求实而严谨,你的思路越来越适合做研发工程师了!”

 

 

鼓励完毕,继续前行。

 

前方200米处是一座跨河大桥——著名的长虹桥,长虹桥是一座拉索桥,桥身雪白,拉索为红色,因形状像彩虹而得名,远看如长虹卧波,横跨南北。桥上是车流不息,桥下是静水流深,不但为河面增添了一道靓丽风景,同时也为两岸的通行,再添一条通途。

 

“桥上的信号会如何呢?”二人异口同声,然后相对哑然一笑。

 

测试者们向长虹桥的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留意PDA的检测结果。测试的结果显示,随着到长虹桥方向距离的缩短,信号逐渐减弱,到了桥下的时候,信号最弱,接收的信号时断时续,应答的成功率更低。

 

继续前行,便是行人的通道了。

 

不约而同的抬头向桥面的方向望一下,桥面距离地面约15米,但是桥面是开阔的,那里的信号会如何呢?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上桥!

 

长虹桥的行人通道是旋转的楼梯,沿着楼梯自下而上,信号有所改善,到了桥面的人行道上,信号已经恢复如初了。

 

居高临下,凭栏远眺,浑河及两岸风光尽收眼底:初秋时节,天高云淡、水面开阔,暖阳之下,水天一色、波光粼粼。

 

俯瞰桥下,蒲苇郁郁葱葱,蒲花堆叠如雪,而水流则是悄无声息。

 

午后时光,岁月静好。

 

既然信号如初,那么说明还是没有到达极限,于是继续前行,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小林手里的PDA信号明显减弱,到了桥的尽头,华容的PDA才是到达极限。估算了一下,有效距离约为1.2km,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数据。

 

返回的路上,华容边走边想:

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芯片和电路,具有如此强大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样的通信机制,保证了如此高的通信效率?无线通信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挑战!回顾一周来的工作内容、收获和疑问,华容想:这个周末不会清闲了。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系列之一:人到中年,职场冒险求变胜算几何?

系列之二:从51设计转到Arm开发,紧张并兴奋着

系列之三:工程师从检测入手,重新认识PDA

系列之四:深入研究PDA一手资料,创造机会测试实际通信距离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付丽华
付丽华

1996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自控系,同年7月进入某大型国企担任电气员。2000年转行从事硬件研发相关工作;后从事RFID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曾参与中国自动识别协会RFID行业标准的起草;历任硬件工程师、主管设计师、项目经理、部门经理;2012年至今,就职于沈阳工学院,担任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教师,研究方向:自动识别技术。已经出版教材《自动识别技术概论》,职场故事《51的蜕变 》。

继续阅读
号称将挑战Arm和x86架构的RISC-V,如今进展如何?

近日在上海复旦大学召开的RISC-V Day Shanghai论坛上,与非网记者采访了RISC-V基金会的个人会员也是国内RISC-V技术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郭雄飞以及来自代表企业晶心科技、中天微和SiFive的发言人,与他们深入交流了RISC-V技术在国内的现状以及发展,并就一些开发者关心的话题就行了沟通。

RISC-V与Arm“白刃战”,谁是处理器架构的未来?
RISC-V与Arm“白刃战”,谁是处理器架构的未来?

近日,开源指令集RISC-V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RISC-V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开源指令集,由计算机体系架构的宗师级人物David Patterson领衔打造,通过将核心指令集以及其他关键IP开源,意图大大改变半导体的设计生态。

紧跟台积电步伐,三星和Arm的战略级代工合作推进到7nm/5nm上

7月5日,三星电子在韩国举办的晶圆制造论坛期间宣布,和Arm的战略级代工合作推进到7nm/5nm上。

前有狼后有虎,16位MCU该怎么寻求出路?

16位MCU如今面临8位和32位微控制器(MCU)夹杀,市场更有可能将逐渐萎缩,对此,Microchip MCU16业务部副总裁Joe Thomsen则表示,16位MCU在以硬件设计为主的产品上,仍有一定的市场利基, 而该公司近期也发布业界首款双核心16位数字讯号控制器(DSC)--dsPIC33CH,瞄准具控制回路的硬件产品,如马达、数

抢攻边缘运算市场,芯片公司该怎么发力?

AI迅速崛起,运算分析已开始从云端迈向终端装置,边缘运算势在必行,其发展备受半导体产业关注,且各领域业者也竞相投入开发关键组件/技术,而Computex 2018更成为各技术阵营的火力展示场合。

更多资讯
华为入韩争夺5G订单,三星甘拜下风了?

据外媒报道,华为目前正在韩国竞标,力争向韩国三家全国性的移动运营商SK电信、KT和LG Uplus提供5G网络设备。

让物联网更加安全可靠的途径是?

物联网( IoT )开始变得声名不佳——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又有一种不安全的物联网设备被另外一种方式破坏。让物联网变得更加安全的途径之一就是正确使用加密方法,而不是使用家庭作坊式、自带类型的密码系统。

中美云计算市场,有多少差距?

自中兴事件以来,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发酵,“卡脖子”这个词被不断提起。我们开始在想,国内众多热门产业的技术水平,是否真的能够拿到国际上去较量。尤其在物联网最能诞生巨头的云计算领域,国内外厂商都在关注什么,都在做什么?

一文带你了解云计算是否如表面那样前途光明?

互联网的第一个时代我们定义为PC互联网,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我们定义为移动互联网,而互联网的第三个时代我们定义为万物联网,而云计算是支撑则是支撑起万物联网的基石所在。

5G的创新颠覆从哪寻?注意从“跑道”到“跑法”的同时转换

5G不仅是4G的下一代,更是一场从智能设备、无线技术、接入网、核心网到云端的跨行业融合。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