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那些事儿 | PDA也会有极限通信距离,亲自测了才知道

2018-06-29 08:03:00 来源:EEFOCUS
标签:

要知道PDA的极限通信距离?亲自测了才知道。择日不如撞日,午休的时候,获得唐也的同意,二人便实施测试的方案:将无线基站至于窗台之上,华容和林鸿阳,每人一台PDA,便出去“遛弯”。

 

“遛弯”的路线是唐也推荐的“经验”之路,根据公司的位置和周围的地势精心选择的:穿过马路,到对面的河边,然后沿着河边的开阔地带前行,尽量避开高大的建筑和树木。由于AT公司所在的大厦是这里最高的建筑,而公司的位置是八楼,称得上是居高临下,因此这样的行进路线,可以保证PDA时刻处于基站的无线信号辐射范围之内。

 

二人依照建议,保持着匀速前行,一边走,一边享受午后的阳光,一边观察对比各自手中PDA的测试结果,果然到了1公里左右的地方,两台PDA的通信依旧正常,测试结果基本一致。

 

测试的结果,再次激发了华容的好奇心,于是再次向林鸿阳咨询:

“你知道PDA的极限通信距离是多少吗?”

“不知道,也没听说过,只知道检测的时候,波形达到了频谱仪上的那条线,就可以出厂了。”

小林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么你见过波形有超过那条线的吗,超出多少?”

华容不甘心,接着问。

“有超出的,大概超出1个小格左右,最多超出一个半小格。”

 

这次的回答是信心满满的。

 

答案是明确的,但结论却是模糊的,因为那台频谱分析只显示模拟的波形,并没有精确的数字显示,不同的量程下,每个“小格”代表的测量值是不同的。华容也没有留意过设备上的量程和精度,小林能够脱口而出这个结果,至少可以证明他是用心观察过的。

 

“勤快而又细心,有做研发的潜质。”华容给林鸿阳加一个新标签。

“我想知道一个小格代表多远的距离,你呢?”

华容用林鸿阳的思路,提出了新的问题。

“当然想!如何验证呢?”

 

对方依旧是明确的答复。

 

再次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之后,华容也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很容易,我们现在户外,测试一下它的最远距离,然后回到生产部,再测试一下它的波形,看一下波形在哪个位置,二者对比一下,就可以知道距离和波形之间的关系了。”

 

“OK,懂了!”

 

小林开心地笑了,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然后接着说:

 

“华工,我们接着往前走,过了那座桥,再测试一下信号情况,桥的位置是固定的,这样测试的数据更准确。”

 

华容知道年轻人是需要鼓励的,就像当年自己的恩师,鼓励自己一样,于是称赞道:

 

“求实而严谨,你的思路越来越适合做研发工程师了!”

 

 

鼓励完毕,继续前行。

 

前方200米处是一座跨河大桥——著名的长虹桥,长虹桥是一座拉索桥,桥身雪白,拉索为红色,因形状像彩虹而得名,远看如长虹卧波,横跨南北。桥上是车流不息,桥下是静水流深,不但为河面增添了一道靓丽风景,同时也为两岸的通行,再添一条通途。

 

“桥上的信号会如何呢?”二人异口同声,然后相对哑然一笑。

 

测试者们向长虹桥的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留意PDA的检测结果。测试的结果显示,随着到长虹桥方向距离的缩短,信号逐渐减弱,到了桥下的时候,信号最弱,接收的信号时断时续,应答的成功率更低。

 

继续前行,便是行人的通道了。

 

不约而同的抬头向桥面的方向望一下,桥面距离地面约15米,但是桥面是开阔的,那里的信号会如何呢?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上桥!

 

长虹桥的行人通道是旋转的楼梯,沿着楼梯自下而上,信号有所改善,到了桥面的人行道上,信号已经恢复如初了。

 

居高临下,凭栏远眺,浑河及两岸风光尽收眼底:初秋时节,天高云淡、水面开阔,暖阳之下,水天一色、波光粼粼。

 

俯瞰桥下,蒲苇郁郁葱葱,蒲花堆叠如雪,而水流则是悄无声息。

 

午后时光,岁月静好。

 

既然信号如初,那么说明还是没有到达极限,于是继续前行,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小林手里的PDA信号明显减弱,到了桥的尽头,华容的PDA才是到达极限。估算了一下,有效距离约为1.2km,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数据。

 

返回的路上,华容边走边想:

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芯片和电路,具有如此强大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样的通信机制,保证了如此高的通信效率?无线通信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一个大挑战!回顾一周来的工作内容、收获和疑问,华容想:这个周末不会清闲了。

 

与非网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系列之一:人到中年,职场冒险求变胜算几何?

系列之二:从51设计转到Arm开发,紧张并兴奋着

系列之三:工程师从检测入手,重新认识PDA

系列之四:深入研究PDA一手资料,创造机会测试实际通信距离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付丽华
付丽华

1996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自控系,同年7月进入某大型国企担任电气员。2000年转行从事硬件研发相关工作;后从事RFID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曾参与中国自动识别协会RFID行业标准的起草;历任硬件工程师、主管设计师、项目经理、部门经理;2012年至今,就职于沈阳工学院,担任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教师,研究方向:自动识别技术。已经出版教材《自动识别技术概论》,职场故事《51的蜕变 》。

继续阅读
阿里云联合翱捷科技推出LoRa芯片,赛普拉斯PSoC4提供强大助力

对于需要灵活的传感器接口和业界领先的小型物联网设计而言, PSoC®4 MCU是真正的“难题终结者”

基于ARM的嵌入式系统CF卡与CPLD连接技术详解

随着应用需求的不断提高,许多嵌入式系统在应用时都要求带有扩展的大容量存储器来存储数据。CF 卡(Compact Flsah Card)由于价格便宜、存储容量大、体积小、兼容性好等优点被广泛应用于嵌入式产品。

RISC-V对ARM,杀势已成!

ARM架构过去称作进阶精简指令集机器(Advanced RISC Machine),又称“高级RISC机器”,是一个32位精简指令集(RISC)处理器架构。RISC-V是一种新的开放且免费的指令集架构。

英特尔前总裁创业忙,推出首批数据中心芯片
英特尔前总裁创业忙,推出首批数据中心芯片

英特尔前总裁蕾妮·詹姆斯(Renee James)领导的初创公司Ampere Computing周二表示,该公司推出了其首批数据中心芯片,采用了ARM构架。

STM32启动过程全面解析

本文主要阐述了STM32启动过程全面解析,包括启动过程的介绍、启动代码的陈列以及深入解析。

更多资讯
互联网不过是区块链的前车之鉴
互联网不过是区块链的前车之鉴

回顾互联网历史,会发现区块链做不到今天它所说的一切。

再见2G/3G网络,5G时代真的要来了

对于已经开始测试5G网络来说,运营商必须要加快放弃2G、3G网络,除了它们过于老旧外,更多还是技术上的受限,而腾出更多的频段供4G和5G来用就是必然。

百度与Intel联合,要搞什么大事?

9月25日消息,百度与Intel共同发起的“5G+AI边缘计算联合实验室”正式揭牌成立,旨在加速国内边缘计算(MEC)技术研发。合作双方将共同致力于人工智能、车联网、5G、边缘计算、搜索、在线翻译、VR/AR、物联网等方面的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的探索。

拿下通信市场双料冠军,中国移动是否可以走的更远?
拿下通信市场双料冠军,中国移动是否可以走的更远?

从运营商公布的8月份月度经营数据看,在移动通信市场,中国移动继续一骑绝尘拥有不可撼动的绝对领先优势,在固定通信市场,中国移动威力不减,8月份宽带用户净增372.5万户,虽然只比7月份多了六十多万用户,但是横向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比较,372.5万的宽带净增量不但让同行“望而生畏”,而且也让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的差距缩小到一百万户以内。

Tech Day China - 突破性数字化仪, 用于高性能信号采集和发生的解决方案技术交流会完美落幕

9月14日,由北京坤驰科技与瑞典Teledyne SP Devices联合主办的 2018 Tech Day 活动在上海博雅酒店顺利举办。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