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领袖︱对话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一路晋升都因“耐得住性子”?

2016-11-17 09:24:00 来源:EEFOCUS
标签:

 

“千万不要以为1000多亿元的产业基金投下去就万事大吉。我国历次集成电路发展中犯过的错误,就是投入没有延续性,导致发展间歇性停滞,结果差距越来越大。”这句话是叶甜春在今年7月份在国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所说的一句话。很好的概括了我们半导体业现状与隐患。

 

叶甜春何许人也?中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02专项技术总师、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今天《芯领袖》所要说的就是这位心系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人的故事。

 

 

简介
叶甜春出生于1965年12月,身上有老家在绵阳平武羌族地区,身上还流着羌族血统。毕业于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30年前,叶甜春坐着60小时的火车初来这座高校。在回忆起复旦生活的时候,叶甜春表示,海自来水特有的味道,复旦的红砖墙房子,自由无羁绊的复旦精神和复旦微电子足球队都是满满的回忆。

 

他自1986年从复旦大学电子工程学微电子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微电子所。1986年9月到1992年2月,叶甜春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助理工程师。据资料显示,1992年2月-1993年7月,叶甜春担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访问学者;1993年7月-2001年5月,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工程师、副研究员、研究员,课题组长、研究室副主任);2001年6月-2007年7月升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2007年7月则坐上了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的位置。看似一路平川,但中间到底有经历了哪些思想的变化呢?

 

 

叶甜春在采访中说到自己一路攀升的秘诀——“我就是能坐得住”。那段时间正是“出国热”、“下海热”的高峰期,有抱负学识的学者无不被这一股潮流吹到了另一个世界瞧一瞧。叶甜春也在出国学习一年多,萌生了留在国外的年头,但所里领导的一个电话,说有任务没人做了你回来吧,于是他就回来了。曾经在微电子所一路破格晋职,叶甜春表示:“我来得早,坐得住,别人都走了,就显出我来了。”

 

 

中科院微电子所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前身为成立于1958年的原中国科学院109厂。1986年,109厂与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计算技术研究所有关研制大规模集成电路部分合并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2003年9月,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

 

据官网介绍,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高可靠器件与电路、集成电路先进制造工艺、集成电路设计技术、集成电路装备、集成电路高密度封装、物联网核心技术、微波器件与电路、纳米电子学等。

 

 

对于微电子所究竟如何?笔者在网上掏出了一些别的声音。

 

对于微电子所的评论网上分为两派,有人觉得微电子所研究范围非常窄,参观后只发现做雷达的气息。对于来读书的硕士生来说,也没有所谓的学校气氛。不过,微电子所真的有这么不堪吗?电子所的成员也对应做出了一些解释:中科院电子所承担大量的过放项目和任务,这些项目的特殊性,使得在宣传方面必须有所收敛。

 

科研实力不是嘴上说说,具体功力还是看有多少成果和真正能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做些什么。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张亚
张亚

与非网编辑,网名亚亚君,光电与半导体材料专业出身,喜欢音乐和看书。只愿与你相识在文字中。

继续阅读
全球首条12英寸3D TSV 晶圆级封装量产线实现大规模量产
全球首条12英寸3D TSV 晶圆级封装量产线实现大规模量产

12月14日,随着互联网、移动通讯、物联网及智能应用趋势的兴起,集成电路产业基于晶体管集成实现单芯片提升的摩尔定律变得越来越昂贵,以3D TSV、CSP等高密度多芯片系统封装技术越来越重要,即产业发展进入所谓的“后摩尔时代”。

BAT抢人,传统芯片设计企业如何留住人才
BAT抢人,传统芯片设计企业如何留住人才

近期参加的几个芯片产业的活动中,与会者都不同程度的谈到了人才的问题。大家普遍的观点是,芯片企业人才的留存需要引进人才和培养人才两手抓。而另一个被提及较多的话题是当下互联网企业对芯片业的人才冲击,我身边就有不少这样的案例,大量芯片和电子产业的工程师尤其是优秀工程师正涌向BAT这些互联网企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互联网企业待遇优厚,另一方面是技

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强,中国本土芯片产业或从中受益?

就在11月29日珠海举办的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2018年会暨珠海集成电路产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我们听到与会的多位嘉宾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与此同时,嘉宾们也表示,贸易摩擦于本土芯片产业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它让我们意识到芯片这些核心技术的缺乏成为我们受制于人的一个重要砝码,从而在举国上下达成了一种共识,我们要有自主研发的核心芯片,做到国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成全球最大半导体设备市场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首次超越韩国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设备市场。据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协会(SEMI)5日消息,今年三季度韩国半导体设备出货规模为34.5亿(1美元约合6.87元人民币)美元,环比减少29%,同比减少31%。

打造“中国的三星电子”——从兆易创新到合肥长鑫的一代清华人朱一明

“人想多远就能走多远,这是清华人做大事的体现”,李军对朱一明如此评价道。

更多资讯
英特尔培育FPGA生态,加速智能产业创新

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简称:创新中心)今天在重庆举办了“英特尔FPGA中国创新中心”(简称:创新中心)今天在重庆举办了盛大的揭幕仪式,英特尔主办的2018 FPGA国际创新峰会(简称:创新峰会)也同期举行。

电源管理芯片大有市场,GlobalFoundries导入新IP欲拿下BCD工艺?
电源管理芯片大有市场,GlobalFoundries导入新IP欲拿下BCD工艺?

GlobalFoundries 不再冲刺高端技术后,转而强调特色工艺的布局,并强化嵌入式技术平台竞争力,日前在 0.13 微米 BCD 相关平台上,正式导入 IP 供应商力旺(ememory)的嵌入式多次编写存储矽智财 MTP 技术,而该 IP 公司正是帮台积电抢下高通(Qualcomm)新一代 PMIC 芯片“超级大单”的幕后功臣之一。

停止代工业务是英特尔的英明决定,也是其众多失败尝试中的一个
停止代工业务是英特尔的英明决定,也是其众多失败尝试中的一个

据专业半导体论坛SemiWiki称,英特尔决定放弃其代工服务。英特尔没有就此给出任何评论,但这篇报道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参考,下面列出英特尔注定失败的一些多元化举措。

大基金再出手,半导体装备材料我们也要搞好!
大基金再出手,半导体装备材料我们也要搞好!

12月17日,上海飞凯光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凯材料”)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飞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凯控股”)与上海半导体装备材料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装备材料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28nm制程在未来几年的命运将走向哪里?
28nm制程在未来几年的命运将走向哪里?

12月11日,华虹集团旗下的12英寸晶圆代工厂上海华力与联发科共同宣布:基于上海华力28nm低功耗工艺平台的一颗无线通讯数据处理芯片成功进入量产阶段。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