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莫大康的所有信息
莫大康:贸易战是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中的必修课

由特朗普引发的中美贸易战开打,业界议论纷纷。由于谁也无法预测这场战事会有多大,持续多久,然而不可否认它是一场中美两个大国的政治较量。

莫大康:中芯国际要迈过28纳米的坎

中芯国际是中国芯片制造业的领头羊,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中国半导体业的水平与先进地区之间的差距由它来决定,所以它的一切显得举足轻重。

莫大康:中国半导体业面面观

对于未来产业的发展,有如下不成熟的看法:存储器要集中,不能太多家,以及12英寸生产线不能太多,太分散,政府要积极引导,敢于直言,地方政府要量力而行,不能光顾项目上马,而忽视企业的盈亏,因为现阶段中国12英寸生产线能捕捉到的市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竞争对手们己经聚集在中国,以及先进制程技术的提升尚需要时间,所以要实现盈利是十分困难的。

莫大康:中国存储器梦初探

中国上马存储器芯片制造引起全球的反响,恐怕2019年及之后会揭开面纱,露出“真容”。它对于中国半导体业具里程碑意义,实质上是为了实现产业“自主可控”目标打下扎实基础,所以“气只可鼓,不可泄”。尽管面临的困难尚很大,但是必须要认真去对待,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努力加强研发的进程。

莫大康:中国半导体业怎么能腰杆挺起来

怎么能腰杆挺起来,不是要做给别人看的。对于中国半导体业的发展要认清形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需要全产业链的积极推进,包括设备与材料等基础产业要齐头并进,尤其是骨干企业的扎实进步。不用太看重产业数字方面的进步,更要注重内含与感觉,中国半导体业发展至少要与中国的大国地位相称。

莫大康:全球8英寸设备供不应求的观察

半导体设备业发展涉及一个产业链,国产化率的提升绝非单个设备厂能够完成,需要全方位的配合。现阶段可能从数字目标方面易于达成,然而真正的国产化率的提升是十分艰难,需要本土设备厂商彻底的转变思维,从产品的设计开始提升产品的品质,尽管追求品种的俱全,或者“另”的突破也是重要,但是提升每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更为迫切。

莫大康:应加强基础产业项目的投资
莫大康:应加强基础产业项目的投资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要有长远战略的眼光,尽管存储器、28纳米、14纳米等工艺突破都非常重要,但是离开基础类产品的水平提高,中国半导体业也很难实现自主可控的宏伟目标。因此必须要双管齐下,大基金该是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候。

莫大康:9300亿元亮丽数字的思考

观察现阶段中国半导体业的市场风险度越来越高,西方技术上继续围堵,国际上兼并设卡,高端人材严格控制,加上他们的市场垄断,“仗”己经打到家门口等,因此中国半导体业在每个细分领域的突破都是十分艰难,而未来的市场又是个关键因素,中国的大市场实际上是全球的市场,但是有钱是不可能获得先进工艺制程技术,唯有企业从内在需求出发来加强研发才是根本的出路。

莫大康:大基金需要大智慧

中国半导体业投资要看到设计、封装、存储器、CPU以及芯片生产线等的重要性,然而也应该支持基础类产品的投资。

莫大康:人工智能很火的思考

中国政府2017年将人工智能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美国白宫2016年就发布了一份名为《时刻准备着:为了人工智能的未来》(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研究报告,两国都清晰地认为,AI是下一个时代的科技制高点。

莫大康:中国兴建28纳米及以下代工生产线的思考

一向不愿多言的英特尔近期也发声,它说“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并声称10纳米制程领先竞争对手三年。而三星更是不干示弱,它要挑战台积电的晶圆代工龙头地位,它的代工市场的占有率,要从2016年的7.9%,在5年之后跃升至25%。

莫大康:中国的先进工艺制程生产线需要“接力棒”式传递

中国半导体业的进步首先要依靠自身的扎实努力,尊重知识产权保护,展开公平竞争,切实的提高竞争实力,另一方面是企业要迅速的向市场化过渡。

莫大康:摩尔定律与半导体业的未来

业界把摩尔定律奉为“圣典”,或者“指路明灯”,那是因为定律暗示着企业要义无反顾地去跟踪它,否则将出局。每两年一个工艺台阶的进步,由250纳米、180纳米、130纳米、一直到45纳米、32纳米及22纳米与14纳米,如今台积电、三星等都声称己开始10纳米的量产,明年跨入7纳米。

莫大康:若7nm EUV禁运,中国半导体怎么办?

近日见到一文“7nm大战在即买不到EUV光刻机的大陆厂商怎么办?”。受“瓦圣纳条约“的限止,今天中国即便有钱想买EUV光刻机也不可能,此话是事实,不是危言耸听。但是也不必担心,因为只有工艺制程达到7纳米及以下时才会使用EUV光刻机。

莫大康:让200mm生产线更有作为

为什么要建议尽快建立一条依国产半导体设备为主的200mm生产线是基于国家的战略高度,近期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的可能性上升,所以在任何时候要作出最不利的情况出现时的应对策略。

专栏︱中国的DRAM梦初现曙光

中国半导体业要实现制造DRAM梦己经初现曙光,近期由台湾咨询时报报道的合肥“睿力”做19纳米DRAM引起业界的广泛兴趣。

50年半导体行业见证者莫大康:张汝京的功不可没
50年半导体行业见证者莫大康:张汝京的功不可没

张汝京博士3年任期结束,董事会决定张汝京博士将不再担任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

专栏︱50年行业见证者莫大康讲为什么发展IC产业

中国半导体业在之前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也试图努力的发展,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虽有不小的进步,然而与全球先进地区之间的差距在扩大。

专栏︱中芯国际为什么要急于换帅?

国內芯片制造业的领头羊,中芯国际刚刚公布今年Q1的业绩,成绩尚可,接着就宣布换帅,由赵海军接替邱慈云。 业界关切为什么要急于换帅?时机对吗?至于无论是邱慈云,或者新上任的赵海军,其实各有千秋,都是中芯国际的有功之臣。 中芯国际真到了要换帅的时刻? 先说结论,该到换帅的时间点,是个正确的决策。从产

专栏︱中国半导体业再启航

之前中国半导体业发展一直是由政府资金来推动,加上技术引进策略。到2000年时出现中芯国际,它的最大不同之处试图脱开国家资金的支持,而进入市场化运作。如今回过头来看,无论从那个方面去比较2000-2005年期间中芯国际是相当的成功,因为它至少能表明没有国家资金的支持,在短期內是能成功的,加上它的目标明确,要追赶,迅速赶上去,导致当时的台积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