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去年12月为分水岭,“IPO撤回潮”一直持续到现在。或许在这场严监管的风暴过后,科创板“以资本市场服务科技企业”的定位,才会愈发清晰。

 

 

 

 

 

从大放水到急刹车

2020年,整个A股经历了一段相当宽松的时期:首次上市公司总数达395家,融资总额为4719亿元,创下自2011年以来IPO融资额的新高,较2019年的IPO数量和融资额同比分别增长97%和86%。

 

然而2021年,“看得见的手”就已然收紧。

 

截至3月16日,成功登陆科创板的239家企业中,亏损的也就十多家。 

 

 

科创板不至于遍地垃圾股,但本次主动撤回材料的公司就另当别论了:它们的财务状况普遍都不太健康。

 

即使不考虑材料准备不完善,流程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合规等情况,不奢求研发型公司的盈利能力,也难掩营收规模太小,增速持续下滑,商业化前景不明朗等问题。

 

所以,这些科技公司本身是否经得住市场考验,也要打个问号。在营收VS亏损、研发费用、现金流等关键财务指标均存在不小的隐忧。

 

科创板实行注册制后,准入门槛下降,排队上市企业数量过多难以消化,造成“IPO堰塞湖”。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8日,A股IPO在审企业合计486家,其中主板116家,科创板105家,创业板265家。

 

两项总计769家企业,按照2021年的上市速度,也至少需要市场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能消化。

 

 

严监管引发撤回潮

2020年12月,共有15家公司取消科创板IPO计划,是之前一个月的近四倍。Choice数据显示,截至3月28日,今年共有73家科创板、创业板拟上市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

 

1月29日,证监会出台《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宣布自公布日起,将抽取拟上市企业,实施现场检查,被抽中检查的企业,可主动撤回IPO申请。

 

3月20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会上表示,将对“带病闯关”的企业严肃处理,对执业质量不高的保荐机构,也将采取针对性措施。

 

财务底稿、工商登记记录、银行函证、会议纪要等企业活动的几乎一切痕迹,都要经受一次全方位大检查。

 

 

从以往IPO现场检查来看,在进场前主动撤回的企业,证监会一般没有任何处罚,但经过现场检查后,不仅会被指出各种问题,严重的甚至会被移交稽查部门,很多企业心虚了,便撤回了。

 

上周科创板未有企业上会,与往年相比,今年科创板申报受理企业数量明显减少。

 

截至4月11日,今年科创板共受理19家企业的IPO申请,而2020年同期则有31家,可见今年IPO申报企业数量同比减少38.71%。

 

加上4月6日科创板IPO终止审核的两家企业,今年以来科创板IPO终止审核家数增至34家。科创板开板以来终止家数增至98家。

 

 

明星独角兽难逃IPO魔咒

从过往依图科技、寒武纪等企业的IPO申请问询函来看,诸如企业的行业竞争力、持续经营的能力、募集资金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以及研发实力、场景落地能力、技术成熟度、生态竞争能力等方面都是申请IPO过程中被重点提问的点。

 

可以明确的是,科创板的成立,给予了那些研发高投入、多年亏损的公司一个募集资金的机会,但审核放宽并不代表不存在松紧弹性,侥幸心理。

 

撤回的问题,具体到企业的实际情况各不相同。但是,严监管是肯定的,估计接下来监管的力度会继续加大。

 

在科创板不断扩容的背景下,只有强调硬科技属性,才能保证科创板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也才有可能支持中国企业走出真正的科技巨头,而不是让一些浑水摸鱼的企业上市套现。

 

 

自去年12月起,选择暂缓上市的公司数量就突然激增,且在新的一年不见停歇。

 

这份越来越长的名单中,出现了依图科技、云知声、禾赛以及柔宇这些名气不小,属于国家重点关注领域的独角兽,就连京东数科也传出了要撤回IPO申请的消息。

 

有如京东数科一般的企业,在重新调整业务后,等待时机或许会再度发起冲击;

 

有如柔宇科技、云知声一般的企业,在饱受市场争议后选择沉默;

 

也有如博科资讯一般的企业,由于信披违规,即使在撤回IPO后仍然面临监管处罚。

 

原本寄望“注册制”快速上市的科技公司们,被急转直下的政策环境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此次选择撤回材料后,它们可能需要至少一年才能重启流程,然而对于这些营收规模仍小但投入很高,非常依赖融资的企业而言,不是从头再来那么简单。

 

 

IPO新规下的保荐机构压力山大

不同于往年的是,新规下股东穿透核查确实增加了券商很多工作量,对项目进度也有一定的影响,不过对于保荐机构而言则压力较大,在审的IPO项目都要求进行核查,并且要求更严了,具体执行上是层层加码。

 

很多撤单企业并非是基本面有问题,更多的是保荐机构的执业质量问题。

 

在IPO企业纷纷撤材料终止审核之时,市场有传闻称,监管层考虑收紧上海科创板企业上市标准,要求企业更具科技属性,并提升像蚂蚁集团这样的金融科技企业的上市门槛。

 

 

截至3月12日,科创板共有上市公司238家,总股本686.43亿股,总市值3.22万亿元,总流通市值1.05万亿元,平均市盈率82.36倍。

 

目前,科创板共受理了545家企业IPO申请,除去已经有注册结果的270家、中止及财报更新的14家、终止审核的89家,在审企业有172家。

 

在这之后,也有企业陆续撤回材料终止IPO。整体来看,今年2月份以来,共有51家IPO企业因撤回材料而终止审核,其中,创业板有36家,科创板有15家。

 

这也意味着,除了抽中现场检查的16家IPO企业外,还有35家企业因为各种原因撤回了材料。

 

结尾

科创板还需要更多大品牌、大市值的硬核科技企业作为中流砥柱,形成了集成效应,以更好地引领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