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胡伟武其人,大家可能略有陌生,但说到龙芯,你一定印象深刻。前不久,龙芯中科对外宣布 3A3000 四核处理器芯片成功完成流片。这背后胡伟武与其之间存在着不解的缘分,然而驱使着胡伟武投身到“中国芯CPU 的事业中的是骨子里的一腔热血还是命运使然?本期的《芯领袖》讲的就是胡伟武成长记和龙芯的 15 年历史。


“土鳖派”成长记
1968 年 11 月,胡伟武出生在浙江永康的一个教师家庭。出生时的胡伟武身材弱小,父亲给他取名“伟武”,算是一种寄托吧。胡伟武高中就读于永康县第一中学,在 1986 年 6 月胡伟武以浙江永康县高考状元的身份进了中国科技大学。 

 

 

对于科大的学习生涯,胡伟武是这么说的:“科大的基础教育非常扎实。虽然是计算机系,但受到的理科教育与基础学科一模一样,像数学用的就是数学系的教材,物理用的就是物理系的教材,而且会由最好的教授给他们上基础课。我们在第 3 学年的第 2 个学期就进入各种实验室,在实验室做了两年半的成果。进入实验室可以使学生受到很好的实践能力培训,我当时做的东西写成硕士论文也没有问题。”“我感觉 5 年在科大没有浪费过 1 个小时,没有虚度。”

 

1991 年 7 月从中国科大毕业后,他免试进入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读博期间,他师从著名计算机系统结构专家夏培肃院士。据胡伟武说,他在 1995 年 6 月完成博士论文初稿,一直到 1996 年 2 月 29 日才答辩,中间夏老师帮忙修改了 26 稿,手把手地教会了胡伟武如何做学问。

 

 

如此看来从本科到读硕士、博士,胡伟武一直是在国内,可以称之为真正的“本土派”,而他更将自己戏称为“土鳖派”。出国深造的机会对于他应该说是很多的,由于他的博士论文曾获“中科院院长奖学金特别奖”、首届“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其中的一个奖励就是公费出国,但胡伟武仍决定一直留在国内。这也和他的导师的影响有关。“我的导师始终告诫我们要立足国内,更何况国内的科研环境并不比国外差。特别是近几年,国家每年投入的经费越来越多,国外哪儿找去?”因此他心甘情愿做个“土鳖派”。


龙芯诞生记
佛家凡事讲究一个“缘”字,胡伟武和龙芯之间也有着不解之缘。在 2000 年 10 月胡伟武回到自己母校中国科大,当时中科院计算所正在筹备 CPU 设计项目,胡伟武主动请缨组建 CPU 设计队伍。2001 年 5 月在中科院计算所知识创新工程下,龙芯课题组正式成立。研制“中国芯”CPU 的重任落在了年轻的课题组长兼党支部书记胡伟武研究员的身上。

 

2002 年 8 月 10 日,我国首款通用 CPU 龙芯 1 号代号 X1A50 流片成功。当时,龙芯的英文名叫“Godson”,意取“天之子”,还取了一个小名——“狗剩”。之所以是这个小名,胡伟武表示,名字取得贱一点,孩子容易养活,大家想用这个名字给一穷二白的中国芯片业冲冲喜。

 

 

2001 年到 2002 年是龙芯从无到有的阶段。在很多人质疑中国要不要做芯片的时候,龙芯研发团队只有几十个人,几千万经费将龙芯一号造出来。然而国外大企业每年都是投入几十亿美元。直到龙芯一号诞生,胡伟武团队用事实证明了中国人有能力做自己的通用 CPU。这款芯片它采用了 0.18 微米工艺,包含近 400 万个晶体管,主频最高可达 266MHz,已用于了国产龙腾服务器当中,打破了我国长期依赖国外处理器产品的尴尬局面。

 

2003 年 10 月 17 日,我国首款 64 位通用 CPU 龙芯 2B(代号 MZD110)流片成功。其在 space CPU2000(当时国际公认的 CPU 测试软件)上的分数超越了当时的 Intel 奔腾 2 处理器。

 

 

由于龙芯系列的芯片取得的优异成绩,其领头人胡伟武也走上了人生巅峰,获得了“五四青年”奖章、“中科院杰出青年”等一系列辉煌荣誉,而龙芯团队也获得了“杰出成就奖”等多个奖项。


龙芯之痛
尽管胡伟武看上去人生得意,但龙芯毕竟是一款产品,作为产品就不能仅仅活在梦里。2004 年,江苏省当时著名的纺织企业梦兰集团与中科院计算所联合组建“梦兰龙芯产业化基地”。一年后搭载龙芯 2 号的个人笔记本电脑也随之问世,江苏成为了龙芯个人电脑产品的主要销售和使用地区。

 

然而,搭载龙芯的电脑还没进入市场,接连而来的造假风波和专利危机,就将龙芯拉进泥潭。2006 年,汉芯造假事件被曝光。作为 21 世纪之初中国第一科技造假案,汉芯事件使得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中国芯片。

 

 

当时铺天盖地的言论接踵而至,“外国核心中国外壳”“龙芯和汉芯是一路货色”“龙芯汉芯凉了中国心”等。接着同年,美国半导体设计公司 MIPS 通过媒体就专利等问题给龙芯施压,称龙芯的指令集 95%与 MIPS 相似,属于抄袭。在 2006 年,中科院与意法半导体签订协议,龙芯从意法半导体间接获得 MIPS64 位的专利使用权,将芯片微结构授权给意法半导体。

 

龙芯产品何去何从?这个问题非常关键,产品出来只能摆设,那意义就不是很大。2009 年 3 月,梦兰集团董事长钱月宝在参加全国两会时,提交了两个与龙芯相关的建议,呼吁教育行业的政府采购应该优先采购龙芯产品,政府、军队及安全部门的电脑也应采用龙芯处理器。龙芯也在当年迎来了政府采购第一单。可以说,龙芯是被政府包养,面对外面残酷的世界,只能是娇弱的孩子。

 

胡伟武也曾表示想让龙芯进军个人小非市场,却一直以来找不到真正的合作伙伴。“中国芯”的理念也成了一时咋呼,深陷市场化泥沼之中。

 

 

2010 年,胡伟武带领龙芯核心团队脱离事业编制的中科院,在北京市政府牵头注资后,成立了龙芯中科有限公司。前三年企业也是让胡伟武操碎心,2013 年时,龙芯芯片的产量仅有 1 万多片。不过在 2011 年,龙芯与曙光合作,推出了基于龙芯处理器的“龙腾服务器”,随后锐捷网络、东软集团、浪潮、同方等其他国内的软硬件企业,也开始研发基于龙芯的网络交换机、防火墙、高性能服务器、安全计算机、高性能工控模块等产品解决方案。在 2014 年龙芯芯片销量达到了 35 万片。2015 年也达到了 1 亿元左右的销量。同年八月份,龙芯新一代高性能处理器架构 GS464E 正式发布,同时发布了 3A2000/3B2000。2016 年 10 月份,也就是上个月龙芯中科对外宣布 3A3000 四核处理器芯片成功完成流片。

 

 

胡伟武在采访中道出自己的心酸:“我们 CPU 也是可以做世界第一的,而且有,关键就是没法用,用户不用你。”


其实对于龙芯和胡伟武,笔者已经无法再做过多评论了。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已然分成了两派——支持与反对。吃瓜群众表示一心充满期待,但雄心壮志本身就不合适到处吆喝。我相信在这两派之中,唱赞歌也罢,诋毁也罢。胡伟武的龙芯应该依旧会像龙芯 3A3000 处理器的编号一样——CZ(长征),继续走下去,待到山花烂漫时,龙芯是一地碎渣还是在丛中笑,历史往往更有说服力。但睿智的你是怎么想的呢?可在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

 

更多《芯领袖》文章,欢迎点击《芯领袖》

 

与非网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