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领袖︱对话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一路晋升都因“耐得住性子”?

2016-11-17 09:24:00 来源:EEFOCUS
标签:

 

“千万不要以为1000多亿元的产业基金投下去就万事大吉。我国历次集成电路发展中犯过的错误,就是投入没有延续性,导致发展间歇性停滞,结果差距越来越大。”这句话是叶甜春在今年7月份在国际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所说的一句话。很好的概括了我们半导体业现状与隐患。

 

叶甜春何许人也?中国国家科技重大专项02专项技术总师、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今天《芯领袖》所要说的就是这位心系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人的故事。

 

 

简介
叶甜春出生于1965年12月,身上有老家在绵阳平武羌族地区,身上还流着羌族血统。毕业于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30年前,叶甜春坐着60小时的火车初来这座高校。在回忆起复旦生活的时候,叶甜春表示,海自来水特有的味道,复旦的红砖墙房子,自由无羁绊的复旦精神和复旦微电子足球队都是满满的回忆。

 

他自1986年从复旦大学电子工程学微电子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微电子所。1986年9月到1992年2月,叶甜春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助理工程师。据资料显示,1992年2月-1993年7月,叶甜春担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访问学者;1993年7月-2001年5月,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工程师、副研究员、研究员,课题组长、研究室副主任);2001年6月-2007年7月升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2007年7月则坐上了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的位置。看似一路平川,但中间到底有经历了哪些思想的变化呢?

 

 

叶甜春在采访中说到自己一路攀升的秘诀——“我就是能坐得住”。那段时间正是“出国热”、“下海热”的高峰期,有抱负学识的学者无不被这一股潮流吹到了另一个世界瞧一瞧。叶甜春也在出国学习一年多,萌生了留在国外的年头,但所里领导的一个电话,说有任务没人做了你回来吧,于是他就回来了。曾经在微电子所一路破格晋职,叶甜春表示:“我来得早,坐得住,别人都走了,就显出我来了。”

 

 

中科院微电子所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前身为成立于1958年的原中国科学院109厂。1986年,109厂与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计算技术研究所有关研制大规模集成电路部分合并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中心。2003年9月,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

 

据官网介绍,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高可靠器件与电路、集成电路先进制造工艺、集成电路设计技术、集成电路装备、集成电路高密度封装、物联网核心技术、微波器件与电路、纳米电子学等。

 

 

对于微电子所究竟如何?笔者在网上掏出了一些别的声音。

 

对于微电子所的评论网上分为两派,有人觉得微电子所研究范围非常窄,参观后只发现做雷达的气息。对于来读书的硕士生来说,也没有所谓的学校气氛。不过,微电子所真的有这么不堪吗?电子所的成员也对应做出了一些解释:中科院电子所承担大量的过放项目和任务,这些项目的特殊性,使得在宣传方面必须有所收敛。

 

科研实力不是嘴上说说,具体功力还是看有多少成果和真正能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做些什么。

 

 
关注与非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作者简介
张亚
张亚

与非网编辑,网名亚亚君,光电与半导体材料专业出身,喜欢音乐和看书。只愿与你相识在文字中。

继续阅读
EDA平台构建的方法及管理模式分析

作为国家实验室基础设施平台之一的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c,电子设计自动化)平台,定位于清华大学集成电路设计领域教育与科研的网络化公共平台,提供了EDA工具应用、设计资源、技术支持、人才培训等服务。

重庆两个集成电路类项目开工,预计年产5735吨电子气6500万颗半导体芯片
重庆两个集成电路类项目开工,预计年产5735吨电子气6500万颗半导体芯片

1月14日,2019年重庆市首批重点工业项目集中开工活动在重庆长寿区举行,包含两个集成电路类项目,即年产5735吨电子气项目与年产6500万颗半导体芯片项目。

中科院光电所的光刻装备走的什么技术路线?如何与阿斯麦光刻机竞争?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光刻机或许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它却是制造芯片的核心装备。作为芯片工业的母机,它的地位十分重要。当然,这个领域也是我们国家的装备制造业还没有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地方。

CPU通过SMI控制交换芯片,反复热重启后交换芯片死机的问题处理方法

交换芯片+主控CPU,CPU通过SMI控制交换芯片,CPU提供复位信号和25MHz时钟给交换芯片,交换芯片与CPU数据报文交互通过RMII。主控CPU在boot汇编代码执行交换芯片的复位和25MHz时钟初始化。

PMOS/NMOS/CMOS这些MOS管的使用准则

所有MOS管集成电路(包括P沟道MOS,N沟道MOS,互补MOS管-CMOS集成电路)都有一层绝缘栅,以防止电压击穿。一般器件的绝缘栅氧化层的厚度大约是25nm50nm80nm三种。

更多资讯
5G时代的主角是谁?智能家居能否借此起飞

5G带来的将是一次全产业、全链条的技术革新,从日常生活到工业生产,从文化娱乐到教育医疗,5G的影响无处不在。之于家居行业,5G不仅会改变人们的家居生活,同时也将改变家居产业的整个流程,使科技+家居的应用更广泛。

半导体行业前十或将迎来洗牌?2019年半导体市场分析

美国的市场调查公司——Gartner发布了2018年的半导体市场比2017年增加13.4%,为4,767亿美金(约人民币33,369亿元,2019年年初预测值),全球半导体市场统计机构(WSTS)也在去年秋季预测了2018年的市场增长率为15.9%,此次Gartner的预测数值比WSTS的预测值低了约2.5个百分比。

老字号也有新想法,同仁堂、全聚德、五芳斋等与人工智能结合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

不可否认,这些负面标签对某些老字号而言,是真实存在的。当一个时代因科技进步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时,老字号很容易成为市场上的落伍者,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字号依赖自己固有的传统路径,而不愿创新,就好像百年历史的柯达公司在数码技术的时代大势下依然坚持传统胶卷的战略最终破产。

半天签字走人?科大讯飞如何回应裁员新闻
半天签字走人?科大讯飞如何回应裁员新闻

相关自媒体也有发文称科大讯飞准备“优化”30%的正式员工。科大讯飞正式发文回应该消息称,有关裁员的报道不实,系照常进行年末绩效考评及末尾淘汰工作。

加拿大没有要求美国放弃对孟晚舟的诉讼,美国将如期引渡孟晚舟?

美国司法部周二(1月22日)表示,将继续推进引渡华为CFO孟晚舟。

电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