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 Canva 可画


罗敏一直都在追逐风口,但只追上过一波金融科技风潮。 在创立大学生“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之前,罗敏创立过五家公司,尝试过校园 NSN、社交电商、商品推荐网站、在线教育、外卖 O2O 外卖平台,却都因时间节点不对而错过“风口”没有成功。 2014 年到 2016 年间,趣店凭借校园贷迅速崛起。

 

之后退出校园贷市场又搭上了支付宝的快车,进一步跻身为头部金融科技平台。不过近两年伴随着金融监管趋严,趣店的金融主业处境越来越艰难,它也不得不想尽办法搞转型,继续探索新的风口。 从颓势难掩的趣店三季度财报表现来看,留给趣店追逐风口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金融主业全面收缩 从 2019 年 Q4 起,趣店业绩持续下滑,看起来今年第三季度也没能例外,整体业绩表现并不乐观。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趣店总收入 8.49 亿元,同比下降 67.2%,净利润 5.92 亿元,同比下降 43.2%。 

 

究其原因,当前趣店的核心业务依然是金融,而在监管趋严的市场环境中,趣店的金融相关业务不得不进一步收缩。三季度趣店的融资收入同比下降 38.9%;贷款撮合收入同比减少 69.6%;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从去年同期的 9.933 亿元减少至 660 万元。 从反面看,更加坚决和主动的金融业务收缩行动,也给趣店带来了一定的好处。因为收缩战略的执行,三季度趣店担保负债和风险担保负债的变动为 3.6 亿元,抵消了趣店的各项成本支出,总运营成本和支出下降至 1 亿元,较上年同期的 14 亿元相比增长下滑 92.9%。 

 

这直接使得趣店本季度运营利润率直接飙升至 90%,令其实现了 2019 年 Q4 以来最好的利润表现,净利润环比上升 231%至 5.92 亿元。 

 

配图自制 

 

收缩战略虽然使得趣店金融主业的成长性明显受损,但却在一定程度上成功止住了持续失血的风险,同时也让趣店面临的金融监管压力有所缓和。总的来看,这波断尾求生的操作,对趣店利大于弊。 但尴尬之处在于,当前趣店依然没有能够培养出新的营收支柱以取代金融业务,这也是本季度趣店营收跌至上市以来最低值的根本原因。 

 

所以趣店当前依然处于一种青黄不接的危险境地。如果迟迟不能找到新的营收支柱挑起大梁,不能赶上新一波风口,股价已经跌至 1 美元左右的趣店,恐怕会彻底失去投资者的信任,再难爬出低谷。实际上,趣店正在和时间赛跑。 多次转型效果不明显 在所有金融科技头部平台中,趣店的转型探索行动最多,开拓新项目的动作幅度也最大。因为互金饱受争议,从 2017 年 10 月登陆美股以来,趣店虽然在质疑声中依旧赚得盆满钵满,但早早地就开始了寻找新出路的尝试。 

 

第一次,聚焦新车融租。上市后不久,在 2017 年年底趣店集团成立了大白汽车分期,专攻新车市场。为此以 18 万的年薪承诺招了 600 名来自 985/211 的名校管培生,从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不断开疆拓土。然而不幸的是,2018 年国内汽车市场进入拐点,新车产销量不断下滑。于是到 2018 年下半年,大白汽车开始逐步关闭门店。 

 

第二次,聚焦在线教育。大白汽车无疾而终,趣店很快就注意到了在线教育行业的机会。在 2018 年年中,趣店不断向在线教育加大投入。让大白汽车剩余的 400 多名管培生转战趣店的新项目趣学习。然而趣店搭建的这个 C2C“中小学名师一对一在线教育平台”,也并没有给其带来理想的回报。 

 

最近一次,聚焦奢侈品电商。全力投入奢侈品电商,可以看做是趣店最后的奋力一搏。全球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在今年 3 月份抗疫期间上线,之后宣布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贾乃亮为代言人,并邀请这五位明星代言人直播带货,甚至打出“百亿补贴”的旗号。

 

为了进一步加码,趣店在 2020 年 6 月斥资一亿元入股寺库,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可惜奢侈品电商依然没能挽救趣店的业绩,万里目带来的营收微不足道,二三季度趣店整体收入持续下滑。 而在这些重点新项目之外,趣店还曾试水过“高端家庭助理”这样的冷门业务,成立唯谱家科技公司。当然,结果也并不理想。 回过头来再看,上市之后三年来趣店所做出的这些转型探索,大白汽车已经被放弃;唯谱家迟迟看不到结果;趣学习没有市场声量;万里目难当大任。 在屡败屡战中,趣店的根基和元气被持续消耗,资产不断缩水。市值从上市之初的过百亿美元一路下跌到近期的 3 亿美元左右;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从年初的近 30 亿元下降到三季度的 14.89 亿元。趣店已经没有足够的本钱再搞一次像万里目这样的大动作了。 


重新聚焦教育赛道,打响背水之战 眼看靠万里目翻身无望,趣店不得不另做打算。而其最新的动向,变成了探索少儿素质教育。 在第三季度财报中,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今年宏观经济和整体信贷周期的不确定性,我们一直坚持保持严格的信审标准,同时,继续努力探索新的市场机会,包括但不限于儿童素质教育行业。”明确表示,要向在线教育再度进军。 趣店重新聚焦在线教育赛道,从时机来看,此时杀入这片红海并不理智;但之前有过一次“趣学习”的尝试,也不能说趣店在上一次的尝试中一无所得。

 

所以趣店能不能把教育做好,尚在两可之间。 乐观来看,趣店并不算是在线教育行业的门外汉,而其更加关注儿童素质教育领域,也算是一种另辟蹊径。因为尽管在儿童素质教育领域中不乏编程猫、火花思维这类垂直巨头,但这一细分领域中尚且还没有诞生综合实力超强的大型玩家,对趣店而言,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悲观来看,在线教育已成一片红海,而且行业集中程度不断提高,留给趣店的机会并不多。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 10 月,在线教育企业新增数量达 8.2 玩家。其中处于行业独角兽地位的猿辅导和作业帮融资金额分别为 63 亿元和 47 亿元,二者加起来占到了教育行业半年总融资金额的 77%。融资的高度集中,正在推动行业整体集中性不断提高。 

 

总而言之,趣店此次重新聚焦在线教育,虽然更多是迫于无奈,但并不像前几次转型那样仓促、高调。无论是不是因为罗敏已经开始在困境中痛定思痛,重新回归已经试水过的行业,对于已经习惯赚快钱的趣店是前所未有的,也殊为难得。 金融主业收缩、资本市场信心不断流失,趣店正在遭遇事关生死存亡的终极考验,而留给它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但越是危急,越要冷静。趣店起码是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它或许已经避开了最坏的结果。至于趣店能不能凭借在线教育的风口东山再起,目前来看,或许仍有一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