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观点普遍认为,由于日本半导体行业的渐行渐远,未来 AI 芯片的竞争将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展开。

 

 

日本 AI 相关企业势单力薄

 

根据日本研究机构 DataArtist 的统计数据,日本的 AI 关联企业数量大约在 200 至 300 家,相对于美国包括谷歌、IBM、微软等科技巨头在内上千家 AI 关联企业的规模,日本的 AI 关联企业无疑显得势单力薄。

 

此外,DataArtist 的统计数据还显示,2011 至 2015 年间,中国发表的 AI 关联论文已达 41000 篇,美国达到了 25500 篇,而日本只有 11700 篇。

 

30 年前,日本的半导体产品占世界总产量的 45%,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半导体生产国。截止到 1990 年,全球前 10 大半导体厂商中,日本就占了 6 席,风头一时无二。

 

然而,如今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市场份额只有 10%,仿佛与经济一样陷入了“失去的三十年”。以至于日本媒体一直感慨美国和中国已经在引领世界 AI 的风潮。

 

 

绕道超车,加快 AI 芯片推进

 

在 AI 软件领域,美国大型企业占据优势,日本的存在感薄弱。如果日本不在国内推进 AI 芯片研究,将全面落后,显示出危机感。日本应发挥具有优势的产品制造传统,找到出路。

 

日本正力图通过 AI 技术革新提高本国经济竞争力。数据显示,2018 年日本政府年度预算案中 AI 相关预算总额为 770.4 亿日元,这一数字还不到美国和中国的两成。今年日本大举提升科学技术领域预算,尤其重点强调 AI 技术发展,可见日本已经意识到 AI 技术的变革性力量,意图追赶中美。

 

日本政府围绕上述问题出台了一系列的相关政策。其中,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NEDO)物联网推进部、创新推进部于 2018 年 4 月发布“加快 AI 芯片开发的创新推进项目”基本计划。

 

边缘计算技术在网络终端设备(边缘侧)进行中央信息处理,其重要性和价值日益增加。虽然日本的创业企业具有 AI 的先进技术,但为了开发出具有竞争力的 AI 芯片,不仅需要 AI 和芯片的设计、软硬件的知识和技术,而且需要具有昂贵的设计工具和设计验证设备。

 

民营企业的目标是通过支持面向 AI 芯片相关理念实用化的研发,在为加快 AI 芯片开发而建立的设计验证中心进行开发,无缝开展 AI 芯片开发方案的设计、验证,从而推进加快创新性理念实现的研发,再次在全球范围内提升知名度。

 

计划到 2032 年,日本面向边缘的 AI 芯片在世界上获得约 750 亿日元的市场额,2023 年之后逐步将技术实用化率提高到 50%以上。

 

日本 AI 芯片起步较晚,预计不会与中美企业正面竞争,而是在日本具有优势的领域开发出 AI 芯片,从智能手机、汽车和机器人等终端切入。

 

中美大型企业瞄准的 AI 芯片主要用于通过互联网连接的计算机本身—云平台。而日本在传感器等技术方面具有优势。如果是边缘侧,能够展开竞争。

 

由于 AI 芯片今后大量应用于汽车和机器人等的可能性很高,日本国内的半导体厂商很早就注意到边缘侧的 AI 芯片的发展潜力,一直积极推进研究,或将大量应用在汽车及机器人领域。

 

 

日本半导体的衰败后欲复苏

 

日本之所以能够牢牢坐稳产业链上游,是因为整个世界科技产业采取着一套默认式产业链共享系统,日本生产设备和材料、韩国和美国生产芯片产品、中国负责制成产品,然后销售给整个世界。

 

正因为产业链上的各方都能够获取足够的收益,才会互不侵犯。尤其按照索罗斯的理论来看,市场不具备自我修复功能,只会不断重复谬误。接下来发生的,很可能是产业链整体走向混乱,不同分工角色互相倾轧。

 

但不论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还是日本对于韩国的出口限制,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这套产业链已经不再安全,尤其面对设备生产、原材料这种上游技术,更不能掉以轻心。

 

如果把产业链地震看做全球半导体产业的第一重变化,那么第二重变化就是半导体产业的需求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虽然当前日本在 IoT 芯片、AI 芯片或 5G 芯片上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但光是半导体原材料和设备上的需求,都有可能改变当前的产业格局。

 

首先从稳固业务看来,日本、美国与台湾地区的半导体企业,都在不断将业务与资产出售给自己的合作企业,这种出售对业务的实际运行相对较小,更像是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寻找平衡发展的一种手段。进而从长远角度来看,日本半导体企业面对汽车 / 驾驶这种在未来大有前景领域,可谓是一点都不手软,大胆地买买买。

 

同时在技术研究层面,日本也在不断寻找突破,抛开国立研发机构提出的“加快 AI 芯片开发的创新推进项目”基本计划不说,日本学界也在非常活跃地与各国产业界进行接触。

 

结尾

 

五十年间的起落,半导体产业的强势伴随日本经济泡沫一起消散,但也像日本经济一样,留下了结实的基底,AI 芯片的核心竞争中,日本不想只当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