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李军 

    著名民间写手
    深圳市和创新科技术有限公司  总经理
    鼎阳硬件智库志愿者团队成员、"八卦岭"首任岭主

进进按语
著名民间写手李军的文章总离不开重口味,居然将一些不雅词语如“劈腿”重复了几次,但又令人忍俊不禁,更令人产生思考。这就叫文字的魅力。

这篇对电影《速7》的批判是一篇隽永的美文! 李军在这篇影评的最后970个字里突然转入哲思,就像看很多小品,看着看着就突然开始升华了。 但李军的这个升华毫无牵强附会,不像我每次写散侃写到最后总硬扯到示波器。

喜欢标题党阅读的朋友先看看此文的精髓:“人的情感没有对错,情感表达的自由也为当今社会所倡导。然而可怕的就是社会上那种高度模式化的情感,它让你不再思考自己的感受,甚至屏蔽了你真实情感,从而扭曲成一种情感暴力、道德绑架。”

其实李军的思考正道出了一个关于人性的常识。 人的这种“跟风效应”本无可厚非的,也是很多营销人士深度研究人性并转换为营销方案的一个支撑点。电影策划者利用Paul的“死”来编剧也许正源于创作团队的某次头脑风暴,今天他们也许正在庆祝这次策划的极大成功呢。如果评价电影的一个重要尺度是票房,那么票房本身就证明了这次策划的成功。至于电影的审美,我是不懂的,你去看李军的评述吧。 商业时代,电影制作过程就是这么回事。 更多的一些思考也在反思这种商业文明的本身。 我是没有这个力道为此多一句言说,因为,底蕴不够,能说出的几句评论也就是把别人的唾沫星子转喷一下。

我真不好意思说,我还没有来得及看《速7》。 看了李军的批判,我倒想去电影院看看了。 李文为这个电影票房又贡献了一笔:-)
  

前些日子的微博上出现了不少徒手撕鬼子、子弹能拐弯等技能的科普,很多人看到后仿佛受了侮辱一般,一边鄙夷的转发着,一边在心里破口大骂“这老biang的编剧”。要说在国内从事影视剧创作可真够憋屈的,钱不一定能捞到,收到的唾沫星子却绝对能砸死你。最近一周江湖上开始流行一些新的神技,比如飞机上飞车跳伞、悬空掉落的大巴上徒手逃生、驾车撞直升机等,咱们的手榴弹砸飞机什么的和人家一比简直就low到了尘埃里。对,我说的就是眼下的《速7》。你不得不佩服老外的逼格就是高!人家这些狂拽酷炫叼炸天的技能马上就把中国观众撩拨的乌泱乌泱的涌进影院心甘情愿的掏上几十块钱以求肾上腺素被激发后的快感。据说在国内的院线已经火爆到井喷!据说单日票房已经破4亿,据说已经创造了多少个票房数字上的记录。在这个“票房就是一切”的时代,看着满屏的For Paul、see you again、致敬、震撼、感动,像我这种伪文青岂能无动于衷?那得赶紧去啊,高潮谁不想呢。

稀里糊涂的两个小时就到钟了,尼玛,说好的震撼呢?说好的高潮呢?这都速7了,要速度?比前边几部的飙车戏份差远了!要激情?只剩下发行方宣传造势的激情了!你把速7拍成科幻片我能忍,可你还要搞出霍布斯凭内功震碎石膏、杰森扔的炸弹从来就炸不死人这种涉嫌剽窃我神剧创意的桥段,叔不可再忍了!我知道这样说是要招骂的,就算保罗迷和粉丝们的口水把我淹死我还是要这么说。从艺术水准上来说,速7甚至包括整个系列都乏善可陈;从人物塑造上来说,杰森斯坦森这个鸡肋一般的角色毫无创意;从故事情节上来说,很多场戏的编排你简直要被编剧蠢哭;从特技特效上来说,阿凡达和变4甩速7十条街。有人说影片拍得最好的就是最后10分钟,所谓向保罗致敬的那一段,对兄弟情的叙述让人感动。快别开玩笑了,就这种老套的煽情手法,贺岁片里随便一抓一大把好吗?别人都在向Paul致敬、悼念逝者,可我要说花了钱就是要去爽一下,去影院难道是为了参加追悼会?当然,我承认这样说是有点情绪化甚至是偏激的。作为一部爆米花电影,不能太苛责,太认真就没意思了。谁都不能否认的是,速7在国内创造的新的票房神话!我认为这才是速7值得被讨论的原因。

应该在一周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各种关于速7的报道铺天盖地,For paul、see you again席卷微博,早上听收音机的娱乐报道都在大段的爆料各种拍片花絮、预测票房表现。然后就是看到微博微信上的各种感动和致敬。说实话,速度与激情系列我全部看过,经典的速5看了还不止一遍,如果说对哪一位演员印象最深的话毫无疑问是Paul Walker。这不是说Paul有多牛,而是相对于其他各色让人看得疲劳到反感的光头纹身肌肉男,我更喜欢外形帅气俊朗的Paul。帅气,这就是我对他的所有评价。我甚至想就《速度与激情》这种放到好莱坞充其量也就是二流爆米花电影水准的片子,包括paul在内的阵容放到好莱坞也就是二三线艺人,绝对算不上腕儿。因为除了这个系列,实在找不到Paul演过哪一步有名气的电影。可是速7一上映,一大堆所谓的粉呀迷呀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个个好像都和Paul很熟似的,又是缅怀又是致敬的。Paul的英年早逝固然遗憾,我和他不熟,他更不认识我,我尊重荧幕上的他,但却没什么怀念的。我很怀疑,你们真的怀念Paul?怀念什么呢?你们就这么容易被感动?是同情心泛滥吗?可是除了亲人,现在还有人怀念马航MH370上的中国同胞吗?

我甚至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速7的导演,完全是用影片最后的10分钟来掩饰前100分钟的失败,或者说用Paul的离世来为这部片子遮羞。这就像选秀节目上你必须用悲惨的故事才能换来投票一样。这最后10分钟可以说是情节和演技最好的一部分,但更像是一种道德绑架,让人津津乐道于这10分钟而全然忘记前边的部分有多庸俗。再加上文艺男女们一致敬、一怀念,人家人都死了,你还敢说这片子不好?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一书中描述过这样一种场景,(对不起,这是当年为了在师姐师妹面前装文青才硬着头皮读的书,现在我承认从来就没怎么读懂过)说草地上有一群小朋友在玩耍,一般人看到的正常反应都是:哇,好感动啊!——蓝天白云、阳光草坪、孩童嬉戏,多么温馨美好的一幕!如果说,我是说如果,你刚发现女朋友劈腿了、或者中午饭桌上你说上司的坏话刚好被邻桌的他听到了、或者被老板通知要求这周末免费加班,又或者你买的中石油到现在还没有解套,那么你路过草地看到这一幕是什么心情?说无动于衷是轻的,或许你连报复社会的心都有了——这些熊孩子怎么TMD这么招人讨厌,这草皮TMD绿的让人犯恶心!米兰昆德拉认为,你的这种心情可以有。但是在现实中,如果你对这种场景表现出不屑、反感,那么大家会觉得你这个人是冷血、麻木的,是不正常的、是变态的,甚至你们全家都是变态。要是被身边的人贴上这种标签,你还想发现女朋友劈腿?你丫连女朋友都找不着,谁劈给你看呐。你要是不想被人当成是异类,那就乖巧点——看到草地上的熊孩子,你就要感叹温馨得受不了,感动得心都快融化了,最好眼眶里再湿润一点。那么你就被群体接纳了,你觉得你和大家一样了,便会获得一种融入集体的安全感。久而久之,这种场景和情感的对应就固化在你脑子里,你的大脑就像建了一个情感数据库,看到草地和孩子,你就会条件反射般的调用温馨和感动。看到离别,就要悲伤;领导讲话,必然鼓掌;女友劈腿,愤怒难挡。这种固化使得我们的情感模式化、符号化,遇到任何场景,你不思考事情的本质甚至罔顾基本的事实忽略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而是直接调用相应的函数让自身的情感融入到大众的情绪中,昆德拉说这就是媚俗。

人的情感没有对错,情感表达的自由也为当今社会所倡导。然而可怕的就是社会上那种高度模式化的情感,它让你不再思考自己的感受,甚至屏蔽了你真实情感,从而扭曲成一种情感暴力、道德绑架。当大家都说速7很震撼,你说情节一般,你就low成了土鳖傻X;当大家说看到For Paul很感动,你说不过是有点煽情而已,在大家眼里你就是冷漠的异类;当大家都在缅怀致敬,你说有啥值得怀念的,你就是没有人性不懂情怀。

无可否认的事实是Paul的离世正在被制作方和全球观众所消费,是他的死去为速7赢得了票房的奇迹。你和Paul熟你尽管去感动去致敬,也没人拦着,可你非要说我土鳖傻X不懂情怀,我TM就忍不住想骂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