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带来巨大的产业变革已成为业界共识,互联网巨头们也不想错过这一机遇。过去多年来,互联网巨头在零售、物流、金融、游戏等领域形成庞大的业态,未来这些领域也是 5G 主要应用的场景,因此互联网巨头们在 5G 应用方面早有布局。

 

5G 基础设施也是一个万亿级市场,此前每一代移动通信更新换代时,通信基础设施更多是主流通信设备厂商的蛋糕。随着 IT 和 CT 融合的加快,互联网巨头基于自身优势,开始了对 5G 基础设施的布局。虽然 5G 基础设施依然是通信设备厂商占据主导地位,但互联网巨头有着自己的生意经。

 

边缘计算:互联网巨头切入 5G 基础设施的利器

在昨天举行的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5G 专场”分论坛上,腾讯云网络总经理王亚晨详细解读了腾讯 5G 与物联网平台融合技术应用,5G 边缘计算基础设施是腾讯 5G 基础设施布局的一个重点,包括 TSEC 和 ECM 两个主要模块。其中,TSEC 是与 5G 网络配合,实现 5G 网络的边缘加速服务,ECM 提供轻量化的计算服务,形成一个包含连接和计算的一体化 5G 边缘平台。腾讯透露,预计 2020 年底其边缘计算节点将达到 300 个。
 


边缘计算作为 5G 核心利器之一,成为保障 5G 网络时延 KPI 的最主要手段。运营商拥有从基站到核心机房各个不同位置大量的可部署边缘计算的节点,而互联网企业尤其是拥有较强云服务能力的厂商则将其计算能力下沉,推出边缘计算产品,这种背景下,电信运营商和云计算厂商有了新的合作机会。可以说,由于 5G 的商用,给互联网巨头开辟了边缘计算这一新的竞争战场,同时也让互联网巨头有了切入 5G 基础设施领域的工具和手段。
 

与腾讯一样,其他互联网巨头也纷纷通过边缘计算这一利器来进军 5G 基础设施市场:
 

2020 年 3 月,谷歌云宣布了其全球移动边缘云(GMEC)战略,该战略将提供与电信运营商共同构建的 5G 解决方案的产品组合和市场,包括用于最佳部署解决方案的全球分布式边缘基础设施。此后,谷歌云宣布与 AT&T 合作,提供由谷歌云和 AT&T 边缘网络支持的 5G 相关边缘计算解决方案组合。谷歌和 AT&T 还计划在整个网络边缘侧部署服务器,以补充谷歌庞大的区域数据中心,有效缩短响应时间。该服务最终还可以用于为消费类设备,例如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设备。
 

2019 年 12 月,亚马逊在其 AWS re:Invent 全球大会上发布了新的边缘计算平台 AWS Wavelength,这一服务可以满足 5G 无线网络几毫秒时延需求,并让开发者直接在 5G 网络上构建边缘计算应用。AWS 不仅仅发布这一平台,同时还发布与 Verizon、沃达丰、SKT 和 KDDI 四家全球主流电信运营商合作计划,将 AWS Wavelength 边缘计算服务嵌入到这些运营商的 5G 网络中。
 

同年 11 月, AT&T 宣布与微软 Azure 在云计算和边缘计算上开展战略合作。美国的三大云服务厂商都在 5G 时代开启了与运营商的边缘计算合作。微软通过边缘计算支持 5G 的布局包括 Azure Edge Zones 和 Azure Private Edge Zones,前者可以直接连接到运营商公共 5G 网络,后者是与内部 Azure 堆栈边缘相结合服务私有 LTE/5G 网络。
 

多个方面事实显示,5G 时代,IT 能力与 CT 能力的融合,以及云、网、边、端的协同已成为 5G 落地必不可少的基础。谷歌云一位高管曾表示:这是一场改变电信业的竞赛,电信运营商的业务将从单纯的连接提供商转变为全面的技术服务和平台提供商。不过,除了对运营商带来新机遇外,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也确实是一个提升竞争力的新战场。

 

5G 核心网,云化趋势下互联网巨头的机遇

放眼 5G 基础设施,最大投资的部分是无线接入网,占据 5G 网络总投资的 70%以上。目前,虽然开放接入网成为一个研究对象,但其市场占有率非常低,无线接入网依然由主流的通信设备厂商来提供。不过,核心网由于多年来云化的趋势,目前已形成多样化的供应商格局,这一背景给互联网公司一个进入核心网打开了一扇窗。
 

根据媒体报道,近日阿里巴巴携手浙江联通,完成宁波舟山港的 5G 轻量化独立核心网全覆盖,帮助全球最大港升级毫秒级智能理货等 5G 场景。按照阿里的说法,其 5G 核心网由阿里 XG 实验室研发,按照运营商入网测试标准打造,通过异地网络容灾、5G 网络虚拟化、按需分流等技术创新,联合浙江联通,成功实现 5G 轻量核心网部署。这一轻量级 5G 核心网旨在帮助企业以最小代价迅速实现 5G 专网部署。
 


无独有偶,其他互联网巨头也似乎表现出了对于 5G 核心网的兴趣。
 

今年 3 月份,微软宣布收购云原生网络解决方案提供商 Afirmed Networks,Afirmed 这家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包括 vEPC、边缘云、物联网核心网、5G 云原生核心网等,此前其曾经在公有云上实现核心网的部署,大大小小的运营商可以无需部署专门的核心网,直接向 Affirmed 按需购买、按需部署即可,大大降低核心网部署成本。可以看出,Afirmed 的核心网,结合微软的 Azure 云平台,将放大 5G 云化核心网的价值。
 

腾讯在昨日 5G 专场中提到的一个典型案例为在滨海总部落地的 5G 边缘计算“一体化中心”,该中心中也有 5G 轻量化核心网的部署,可以支持行业专网的部署。
 

另外,互联网巨头布局 5G 基础设施还包括在公有云上部署 5G 核心网。近日,西班牙电信德国公司宣布,他们正在和爱立信、AWS 合作,准备在公有云上部署爱立信提供的 5G 核心网。虽然此前已有一些厂商在公有云上销售核心网,但并未形成大规模部署,而本次主流运营商、设备商和公有云巨头共同携手,“破坏性创新”的潜力巨大,这一模式若能够得到推广,则互联网巨头将为 5G 核心网提供低成本、快速落地的基础设施。
 

5G 专网:政策放开前夜蠢蠢欲动

5G 专网大家都不陌生,业界对于专网的呼声越来越高。在海外,德国、日本、英国等国家已经出台了专网以及配套频率的专门政策,尤其是德国已有大量垂直行业龙头企业申请到 5G 专网频率,开始了企业 5G 专网的建设。
 

当然,5G 专网的实现,一个关键的壁垒是需要有专门的频率资源,这方面需要看政府和监管部门对此政策。今年 3 月,工信部发布的《关于推动 5G 加快发展的通知》红头文件中明确提出:“开展 5G 行业(含工业互联网)专用频率规划研究,适时实施技术试验频率许可”。这一说法,给业界一个明确的信号,即监管部门也在逐步推动 5G 专网商用的努力,5G 频率政策也会逐渐落地。
 

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近年来各厂商纷纷进入 To B 领域,产业互联网成为互联网巨头的下半场。5G 专网正是为 To B 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的一个重要工具,互联网巨头若能运用得当,则能增加其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的竞争力。目前,5G 专网还未形成垄断性的龙头供应商,给互联网巨头进入该领域提供一个机遇。
 

此前,腾讯推动部署一张拥有近 1000 个基站的 LoRa 网络,成为其为 To B 客户提供物联网服务的一个重要工具,而 5G 专网和 LoRa 网络有类似的功能。腾讯透露的多个案例,均是基于 5G 专网形成的落地试点。
 

阿里在 5G 专网方面也有探索。今年 5 月,阿里巴巴联合中国移动落地首个 5G 专网。在这一 5G 专网环境下,员工进入园区可通过授权移动终端直接访问内网,离开园区后则自动转入公共网络,完成公网与专网的安全平滑切换。阿里也在探索行业场景的 5G 应用,通过 5G 专网与阿里云 MEC 平台的结合,加速高清视频、无人物流车、园区安全、能源管理等行业 5G 应用的落地。
 

未来,5G 专网将广泛应用于大量垂直行业,市场研究公司 ABI Research 数据显示,到 2036 年 5G 专网的支出将超过 5G 公网。从这一数据可以看出,5G 专网确实具备了与公网平分天下的潜力。在这一领域还未形成垄断供应商的情况下,相信互联网巨头不会放过。未来在国内 5G 专网频率政策出台或松绑的情况下,预计会出现互联网巨头积极推动 5G 专网的情景。
 

与此前移动通信技术不同,5G 有更强的包容性,这种包容性不仅仅体现在对各类技术精华的吸纳,也在于给予更多市场主体参与其中的机会。5G 应用的主力应该也必须是国民经济各行各业,互联网企业推动的多个业态也是 5G 应用的核心场景。5G 基础设施也不仅仅是通信行业企业的地盘,其他行业也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参与基础设施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互联网企业就是其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5G 边缘计算、核心网、专网,多个领域已经有了互联网巨头的身影,互联网巨头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体现出其在 5G 基础设施领域的生意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