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场秋点兵!任正非亲自督战,华为“五大军团”出征,推动行业数字化迅速落地!

 

10月11日下午,华为内部发文,宣布正式成立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这也是继年初成立“煤矿军团”后,华为又一次组建新的行业细分领域的军团组织。

 

据透露,新成立的“四大军团”的一把手已通过内部公开竞聘产生,并由任正非下发军团长委任状: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两个军团向华为数字能源公司总裁汇报;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

 

“军团文化”在今年突然从华为内部被摆上台面,外界对此众说纷纭。那么华为成立行业军团对于华为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外界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华为“军团文化”的由来

在华为的组织层级中,“军团”这一作战团体是今年首次正式出现的新组织,但在实际的级别上,华为军团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同属为一级部门。

 

外界对“华为军团”的关注普遍开始于今年1月,华为组织成立“煤矿军团”,将产业基础研究、产品研究、市场交付组合在一起,缩短产业链条,快速适应需求,通过技术创新,推动煤炭行业数字化转型。

 

然而,军团在华为成为一种文化由来已久。张力升在其作品《军人总裁任正非》中,就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人生、事业经历为主线,重点讲述了军旅生涯对他做企业的影响。可以说,在之后任正非的企业管理中,霹雳果敢、刚柔并济、攻坚克难……这些品质都或多或少来自于那段时光。

 

所以,后来我们看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扣押在异国他乡、华为海思遭到重创时,任正非以一架破损严重的伊尔-2强击机作为比喻;面对大洋彼岸的芯片封锁,华为又打响了“松山湖会战”;上个月,华为揭开全新开源操作系统欧拉的面纱,又掀起了“欧拉会战”的序幕……

 

不仅如此,毫不夸张的说,每一次市场争夺在任正非眼里都是一场“大战”。去年网上曝光了2000年华为海外出征誓师大会的视频,员工合唱《市场部海外进行曲》,“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而墙上还挂有“青山处处埋忠骨,世界何处不是家”等励志标语。

 

 

2019年3月29日,“军团”文化首次在华为内部呈现,在消费者BG“军团作战”誓师大会上,任正非、郭平、徐直军、余承东带领着华为消费者BG喊出了“我们是中国铁军,王者之师,勇往直前,势不可挡”的口号和“三年营收达到1000亿美元,五年营收目标达到1500亿美元”的目标,让人热血沸腾。

 

华为“军团”的使命

华为军团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有着不同的运作模式,任正非对军团组织的定义为: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

 

“军团”的模式主要来自于Google,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

 

在华为心声社区,有篇文章介绍的就是Goolge的秘密军团,虽然其中大部分强调了Goolge在人才选拔、培养上的特立独行,但开篇讲到,2004年有三万多名员工的微软在创新上居然比不过不到两千人的Goolge,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Google的研究和开发不分家,Google基本上没有研究部门,所有开发人员遇到实际问题时都需要自己做研究(实际上Google有一个很小的研究部门,但是所有的研究员都在第一线搞开发)。因而Google几乎每个工程师不仅要会写程序做具体的事,还必须会做研究。

 

2020年,华为在实现场景数字化方面提出了三个关键要素:有技术、懂行业、真实践。现在,华为集结出的“五大军团”是不是越来越有那个味道了?归根结底,华为就是要形成ICT技术与细分场景的一体化,让技术和业务充分、快速融合。

 

做to B和做to C在底层逻辑上有着巨大的差异,以往做C端产品,开发者就是消费者,他们对于自己开发的东西有比较清晰的认知,但物联网行业并非如此,这就造成了开发和业务之间出现了明显的鸿沟。按照以往,技术统一支撑业务,就需要不懂业务的技术员与各行各业之间不断交流,这种模式下,业务需求实现付出的就是长周期、高成本以及资源分配难解决等代价。

 

又或者以项目为导向而临时组建团队,这种模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完成目标任务,但对于长期结果来看却并无益处。目标问题解决,临时项目组解散,从项目上沉淀的数字化转型能力也无法继续承接,这对任正非提出要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而通过军团模式,销售、技术、产品、工程、交付、服务等所有要素融合,一切以业务为导向,销售、技术、服务等能力可以根据业务需求不断生长,对于华为深入到一个垂直领域大有裨益。

 

当然,成立军团也并非拍脑门就能决定的,任正非也表示,“是否做‘军团’,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而目前看来,显然在华为认为在煤矿、海关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智能光伏等领域,已经符合成立“军团”的条件。

 

“军团”代表华为的希望

2019年,华为下发“关于消费者BG‘军团作战模式’变革试点管理相关文件发布的通知”时,正值消费者BG意气风发之时,在华为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当时消费者业务首次成为华为营收的第一支柱,同比大增45.1%。

 

而如今时过境迁,经过美国数轮打压之后,在今年华为公布的上半年营收中,消费者业务从去年同期的2558亿元,下滑近47%至1357亿元。相反一直处于低调状态的企业业务反倒成为了唯一增长的板块,从去年的363亿元,同比增长18.2%至429亿元。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我们明确了公司未来五年的战略目标,即通过为客户及伙伴创造价值,活下来,有质量地活下来”。同时,“华为依然坚信数字技术的创新,可以为人类社会面临的新问题带来新的解决方案,通过产品和技术创新,帮助推动低碳社会,智能社会的到来。”

 

如今,华为已经围绕数字政府、智慧园区、教育、医疗、金融、能源、交通、制造等10余个行业,打造了数百个场景化解决方案。成立“军团模式”毫无疑问将再次加深华为与细分垂直行业的关系,推动数字化赋能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历史进程。与此同时,对于华为而言也将助推其打造全新的营收增长极,有质量的活下来。

 

 

参考资料:

1.《华为新组建四大军团,求生存仍是第一要务》,蓝血研究

2.https://xinsheng.huawei.com/cn/index/guest.html,华为心声社区

3.https://www.huawei.com/cn/,华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