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市场成为了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四大外资品牌家族的天下,这是众人皆认可的定论。当年国产手机的还击,虽然取得阶段性成功,但是现今又回归到原形。

  早在08年中, DCCI  Netguide  2008 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手机用户品牌调查数据显示:

  诺基亚品牌市场占有率为32.5%,三分之一强的占有率奠定了其领先地位。排名第二的摩托罗拉占有率为16.7%,三星以9.6%的占有率排名第三,索尼爱立信占有率为5.9%,联想为3.8%,多普达为1.5%,金立为1.2%。可以看出,一方面以诺基亚为首的外资品牌,领先优势非常明显,另一方面国产手机品牌面临较为严重的挑战。

  而从手机品牌市场占有率和预购度的比较来看,外资品牌诺基亚预购度高于其占有率,领先优势较为稳固。调查数据显示:诺基亚的预购度为44.3%,高于其32.5%的占有率,预计诺基亚未来一年的占有率将进一步增大,而其他品牌则面临萎缩困境。

  综上所述,不管是从手机品牌市场占有率,还是手机品牌预购度,国产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不仅没有一席之地,甚至连一家能达到5%以上市场占有率的品牌都没有,这相比较中国广大的手机市场,可以说是民族品牌的莫大悲哀。

  但是我们细看,这些上榜的手机占有率加起来为70%左右,剩下的30%市场占有率,那么会不会是我们的山寨手机呢?笔者可以肯定说:山寨手机倒真有可能,为民族品牌手机挽回了一点“面子”。

  近日,笔者回到家乡,遇到多位儿时的伙伴,发觉有一种现象,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手机,看外型都是市场上较为流形的款式,并且他们都相互比较起来,从摄像功能、内存、音质效果等等。于是他们都问笔者,走南闯北用得什么好手机,笔者拿出手机,还是05年诺基亚最流行一款,当时花了近四千元购买,可360度旋转的,质量好是好,就是到处磨得太历害,比起他们手上的手机,倒真是逊色好多!于是他们就对我的手机品头论足,首先批评笔者不用国货;其次,批评笔者这个品牌货虽然用得久,但是一台够买7台了;再者,手机更新换代快,所以手机质量好了,有时也不是好事。从他们语气中,都已经把手机当成“快速消费品”,一年换一个,并且很容易跟进手机时尚。

  山寨手机为什么在广大的农村消费群体中与打工一族里,市场地位能根深蒂固,其原因就是拥有极高的性价比,因为山寨手机外观与功能,一点都不比品牌手机差,但是价格只是品牌手机的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一台山寨手机平均才五六百元左右。

  当笔者想起最近各大媒体在讨论“山寨手机”的利弊时。笔者就在想,其实结果可以到消费群体中,走一走,访一访就可,听听他们的心声,我们就不会再用大道理中的“存在就是合理的”来解释了,因为中国市场有中国的特性。虽然山寨手机拥有一个共同的致命弱点,就是众多售后问题,并且质量稳定性能没有办法跟品牌手机对比,但是如付出品牌手机的价格,山寨手机相信也能享受到品牌手机的售后及性能;其次,在很多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中,都认为付出品牌手机的价格,不是可以购买更多的山寨手机,还要麻烦售后干啥。因为在广大的消费群体中,消费层次要分三六九等,有些消费者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有些消费者是只买对的,不买贵的;而有些消费者是只买便宜的,不买贵的也不买对的(这种对的只是相对不是绝对)。而第三种消费者就是广大农村消费群体与打工一族。所以笔者呼吁手机行业人士以及媒体,不要有一种“扁担倒了就是蛇”的行为,也不要“墙倒众人推”,更不要过早地用西方的市场范筹,来看待中国手机市场,谈什么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的市场一定遵循中国的市场规律。

  笔者依稀记得,王岐山副总理在第5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一段经典话语(网络版),美国以往总是拿知识产权来制约中国,说中国不仅不注重知识产权,更不会保护知识产权,王岐山副总理笑了笑回答:“知识产权保护也要适合中国国情啥,中国人创造好的东西是从来不用保护的,并且大力推广,普及世界民众。例如我们中国的造纸术、火药等等,如果要收取知识产权费用,你们美国不知要交多少。所以我认为,好的知识产权是用之于民,惠及于民的,不仅仅是用来保护的”。一段话不仅说得美国人哑口无言,也成就了一段美谈,中国人终于敢对美国人说“不”。

  同样如此,笔者认为,山寨手机的取舍,一定要从消费者角度考虑,要用市场规律进行生死判定,而不是过早地从其他角度来界定其生死。所以笔者呼吁国家、社会、行业都要正确认清山寨手机的价值,因为在中国手机市场上,难道还没有看够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四大外资品牌的脸色吗?况且在中国手机市场上,当正规品牌、正规军没办法与这些外资品牌抗衡时,而这些山寨手机组成的“游击队”倒成为阻击外资品牌的一支生力军。所以在此,笔者认为山寨手机虽然称不上是中国的“民族英雄”,但也绝对不是手机中的小二·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