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专利“试应手”
    • 为什么找越南?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宁德时代“阳谋”造车

11/03 13:04 作者:汽车公社
阅读需 9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宁德时代正在“阳谋”滑板底盘,这是要做华为第二啊。

试点,是中国的政治智慧。比如当初搞深圳特区,成功了,经验可以推广全国。失败了,一个点不会影响到面。如今,宁德时代也学以致用。

这个试点就是滑板底盘。10月30日在日本大阪,宁德时代与VinFast宣布签订全球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在现有CTP产品配套的合作基础上,在CIIC(宁德时代一体化智能底盘)滑板底盘等项目上开展合作。

根据协议,宁德时代将帮助VinFast快速打开全球市场。此外,宁德时代还将与VinFast在其它方面寻求合作,共同推动电动化转型。

如果说,跟长安、华为的合资还是安安静静地做个配角,那么,跟VinFast签约等于告诉我们,宁德时代正在“阳谋”滑板底盘,这是要做华为第二啊。

专利“试应手”

实际上,就在10月中旬,宁德时代公布了一项与CTC(Cell to Chassis)技术相关的制备车辆专利,名为“底盘、车辆、制备车辆的设备及制备车辆的方法”,并计划于2025年之前推出。

我们知道,滑板底盘最大的BUG在于,轴距不可调。而该专利的申请资料显示,“本申请对于用户不同的驾驶场景的需求,可更换不同长度的车身到底盘上,满足驾驶需求,提高用户体验。”

从新专利的构图来看,宁德时代的这项专利是可伸缩的底盘,看来对滑板底盘的应用是进行过深入思考的。

这也表明,宁德时代不甘于电池领域一股独大地位,要从原来单一的电池业务拓展至整个底盘,打通Tier0.5的关键阻碍,雄心勃勃想成为一个新的巨头。

之前整车厂刚和宁德时代互怼了一波,曾总会上埋怨电池占整车成本过高,变成给宁德时代打工了。而宁德时代也说自己“很委屈”,也是给上游材料厂商打工,但是,这手下可一点没闲着。就像华为说不造车,不也造出来了?

再来简单介绍下滑板底盘。

滑板底盘是面向自动驾驶时代的“终极产品”,是将整车的动力、制动、转向、“三电”模块等都集成在底盘上,形成一个独立的功能区,通过预留的电气和车体接口,实现上下车体分离解耦,上车体可以根据实际需求更换。

从技术层面看,滑板底盘最大的优势是能够降低成本,缩短研发周期。悠跑科技此前就发布数据称,使用滑板底盘,整车开发周期可缩短50%,研发成本最高可降低60%。

如果宁德时代把这块拿下来,就算不做整车,也是胜似整车厂。

毕竟,做了最核心的部件,就相当于控制了整个上游定价权,整车厂除了换个漂亮点的车壳搞品牌营销卖车外,生死都握于宁德时代之手。

当然,滑板底盘的劣势也十分明显,那就是轴距不可调,对于乘用车来说,没有延展性是很要命的。

还有一点,就是滑板底盘需要的全线控技术,目前发展得还不是很成熟,很多领域在探索。此外,不同品牌、不同车型共用一个底盘,又该如何体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 VINFAST产品规划图

我在《滑板底盘:啃不动的“蛋糕”》这篇文章里,深入分析了滑板底盘的利弊。比如,PIX MOVING的联合创始人曹雨腾先生就曾对我表示,“其实滑板底盘目前不合适乘用车的生产和供应商体系。”

所以,虽然有长远的打算,宁德时代发布的专利强调可伸缩底盘技术,明显还是试应手,如今跟VinFast签约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但未来的路还长。

为什么找越南?

作为越南最大的私营企业VinGroup的成员之一,宁德时代的合作伙伴VinFast,也是第一家进军全球市场的越南车企,和第一家生产电动汽车和电动滑板车的越南车企。


▲ VinGroup副总裁兼VinFast CEO黎氏秋水(Le Thi Thu Thuy)

“成为CATL的战略合作伙伴具有重要意义。VinFast在汽车开发方面的优势与世界第一电池企业CATL的研发和生产实力相结合,将使VinFast在先进技术的应用上创造突破,大幅提升行驶距离和使未来车型的价格更具竞争力。”VinGroup副总裁兼VinFast CEO黎氏秋水(Le Thi Thu Thuy)如此表示。

从业绩来看,这家企业是刚刚起步。但这家公司并不算是纯越南车企,而是有很强的美国背景。

根据VinFast母公司VinGroup集团2019年5月发布的9人管理董事成员名单中发现,只有3人是越南人,3位越南籍董事也都有美欧工作或资本背景。

履历显示,当时集团CEO黎氏秋水(Le Thi Thu Thuy)之前一直担任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集团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总裁。

副总干事吴光顺(Vo Quang Hue)曾在宝马工作24年零8个月,有在墨西哥、印度、埃及工作的履历。负责人力资源工作的阮锡文(Nguyen Thi Van Anh)则有VP银行的工作履历,并担任过该私人银行的越南区域总监。

而另外6位管理董事中有4位具备通用汽车工作背景,并曾担任生产、未来趋势研究、创意、产品等部门担任要职,1位有福特工作经历,并曾担当福特汽车负责采购的副总裁。不过,今年5月,有4位高管离开了VinFast。

VinFast现在的财务状况并不好。其母公司VinGroup集团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VinFast汽车业务因销量未达预期而出现巨大亏损,其2021年税前亏损额几近10亿美元(约60亿人民币)。这个很类似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前期遭遇。

所以,谋求IPO也成为VinFast很重要的一个目标。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大卫·曼斯菲尔德在5月份其位于海防市工厂举行的简报会上就表示,VinFast计划在“2023年的某个时候”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我们将继续努力”,曼斯菲尔德还说,2022年的市场状况并没有为IPO提供“好机会”。

不过,5月份VinFast已为其计划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建造的电动汽车工厂获得了约 12 亿美元的奖励,该工厂计划于2024 年开始生产。

据说,VinFast的电动汽车全球订单约有73,000辆。当然,VinFast的故事和细节还有很多,限于篇幅这次不多讲了。

而宁德时代今年在CTP方面的合作,可谓动作频频。包括欧洲电动客车领军企业Solaris公司,泰国Arun Plus有限公司。加上这次的底盘技术签约,也是宁德时代试水全球市场的“日拱一卒”之招。

隆隆战车,步步为营,未来肯定会给整车厂出很大的难题。前有华为、后有宁德时代,好一番混战啊。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