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01、低代码是“旧瓶装新酒”吗?
    • 02、微搭怎么成为第一大低代码生态?
    • 03、微搭和钉钉从来不是对手
    • 04、腾讯为什么“要合作,不要都做”
    • 05、后记:智能化是未来趋势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旧的低代码,腾讯怎么讲出新故事

11/25 12:17 作者:雷锋网
阅读需 20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作者 | 何思思
编辑 | 林觉民

 

‘要合作,不要都做’,腾讯拿出的杀手锏是生态。” 

腾讯微搭的对手从来都不是钉钉。

01、低代码“旧瓶装新酒”吗?

低代码风潮在国内兴盛已有两年,但也并不是已经被所有人接受,有不少开发者还保有否定、抵触的态度。

那为什么我们还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呢?

这里先看下被否定的原因,雷峰网在调研中听到的主要是这三种情况:

其一,低代码的出现会很大程度上分流某些程序员的一大部分工作,使他们的存在感和价值大大降低;

其二,有一定能力的程序员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价值,而低代码却让他们“造火箭”的梦想破灭了;

其三,国内的低代码在技术、产品、人才等方面均不成熟,导致低代码功能不完善,程序员用起来不习惯,所以不愿意用。他们认为,低代码如同一个黑匣子,不仅不能解决他们在工作中遇到的棘手问题,还很难控制开发过程中产生的突发问题。

他们称低代码不过是“旧瓶装新酒,没什么了不起”。

从时间上来看,其实低代码确实诞生的很早,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90年代。

其主要经过了四个发展阶段:1980年IBM的快速应用程序RAD出现;2000年可视化编程迭代;2014年Forrester提出低代码概念;2016年国内相继发布低代码平台;2018年Gartner提出aPaaS和iPaaS的概念后市场逐步稳固。

人们产生“低代码就是一个旧事物”的认知是很正常的,技术圈中关于低代码的讨论更是层出不穷:“一个旧事物能带来多大的价值?一个旧事物能取代程序员?”等等。

但旧事物到底能不能创新,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德鲁克曾经谈过创新的本质有两种,一是让昂贵东西变得便宜老百姓能用,二是让高门槛东西变得低门槛普通人可用。

低代码在这个时代就很符合这两个本质描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低代码在这个时代具有创新价值。

低代码至少顺应了这几个时代趋势:

其一,IT部门越来越贵,企业要降本。从企业高管角度来说,秉着降本增效的经营理念,大部分企业尤其是传统企业一般不会通过招聘几个工程师实现企业的数智化升级。一方面工程师的工资高,一年动辄上百万的开支,另一方面采购低代码工具的成本要低的多。

其二,需求越来越精细,高级程序员、架构师们需要增效。低代码因其灵活易用等特性在降本的同时,还能给企业和团队增加效益;

其三,人们用低代码产品更方便,都用成习惯已经不可逆了。三年疫情,人们的生产生活习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诸如大家将之前的现金支付改为了线上支付、微信支付;医院之前都是通过纸质的方式收集病患信息,而现在逐渐改用小程序或者公众号方式等;包括刷码进站乘坐地铁上班、出入各种场合需出示健康码、商家搞的各种线上营销活动等。这背后都可以用低代码进行开发。

技术升级是不可逆的,低代码趋势也是不可逆,人们用惯更便宜的东西也是不可逆的。

而且,低代码是为企业提供了一种更低成本的方式,帮助其解决内部基础软件开发的问题,让更多的企业完成基本的信息化和数字化,最终推动企业对于内部软件、系统产生更多高阶的诉求,从而加大对于高级IT人才的需求。

业界关于“低代码是旧瓶装新酒”的比喻也没有错,和云计算一样,它其实就是云底层技术的组装,但是之于传统代码,低代码技术将开发行业带到了自动档时代,虽然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手动档,但是当自动档出现时,人们还会渐渐地转到自动档。

02、微搭怎么成为第一大低代码生态?

腾讯云微搭在国内为什么起的这么快,发展这么猛,说简单点原因大家都知道——它是从微信生态里长起来的,微信生态猛啊。

但要是说深入点,这就得牵扯到腾讯体系的战略利益布局,雷峰网带大家仔细看下。

据海比研究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低代码市场规模预计达42.6亿元,2022年将有40%~60%的大型企业使用低代码开发应用,未来五年,中国低代码市场复合增长率为49.5%。

这也是腾讯作为云服务商布局低代码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微搭低代码平台的问世还要从云开发业务的起源说起。

2017年在小程序建设初期,腾讯发现开发者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在搭建或者购买服务商上,恰巧腾讯在云基础设施资源等方面有足够的储备;在看中这个机会之后,腾讯云借助微信生态的优势;2018年联合微信推出了“小程序·云开发”产品;实现云端一体,达到1+1>2的效果;

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

随后几年时间内,根据云开发的发展和变革,2021年腾讯提出全面云开发的概念。2022年,首次提出了“开发云原生”的概念,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EO汤道生认为,开发云原生有三个显著特征:资源服务化、协同云端化和编程低码化。

其中,资源服务化方面,通过将底层IaaS资源封装为对开发者更加友好、易用的PaaS平台服务,解决开发者在服务器运维部署等后端问题。

在协同云端化方面,则从协同角度出发,先后推出了云端开发工具Cloud Studio,设计协作平台CoDesign以及协作管理平台CODING DevOps、TAPD等工具等实现了从开发环境到测试、运维、部署全部上云,通过这些工具开发者可以随时随地协同。

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开发云原生,只做到这两点是不够的。最终还是要解决业务开发者的难题:“如何以更敏捷的方式去搭建应用?”

这就有了低代码平台。

基于此,腾讯云从19年就开始在云开发内部孵化,最早以尝试的方式做了一些探索;2020年微搭低代码平台问世,并于2022年实现了全面升级。微搭不仅可以提供多种模版,灵活重组功能和页面,以拖拽的方式搭建应用,还可以帮助软件开发商满足客户的定制化需求,提升交付效率。

可以说,微搭是基于小程序开发的需要衍生而来,这也明确了微搭最初的定位是以微信生态为基础,打造低代码平台,同时也是最便捷高效的小程序开发平台之一。核心是让用户用微搭低代码去跟微信的C2B开发能力进行结合,进而满足中小企业业务增长需求。

所谓C2B连接,C指的是基于微信的庞大C端用户,B更多的是指有触达C端用户诉求的基于企业微信做内外部协同的企业。

从现在来看,微搭更像是腾讯生态的连接器,目前微搭已经把腾讯体系内的,比如腾讯文档,腾讯会议,微信支付等服务做了有效连接,以帮助企业及开发者更轻松地进行定制开发。诸如客户想做一个面试邀约系统,就可以通过微搭自己搭建一个应用,直接调用腾讯会议的接口生成会议链接,发放给候选人完成面试邀约的过程。

过去一年微搭围绕拉新获客、留存转化这两大突出的客户需求完善了产品功能,推出了一码多端引擎生成小程序和Web、企业名片搜索直达、浏览器一键调起小程序等丰富套件,帮助小程序拉新获客。

此外,微搭还发布了订阅消息推送、客服和支付插件等开箱即用组件,高效提升小程序的留存和转化。针对企业微信场景,微搭支持一键发布应用到企微工作台,打通企微通讯录、日程管理、会议管理等功能,方便企业将应用与企业微信集成,打通工作流,提升企业办公协同效率。

由此可见,微搭和腾讯生态已经形成了紧密的融合,并产生了显著成效。也正是这一点让大多数产生了“微搭能做起完全靠腾讯生态”的认知。

因为微搭在腾讯体系内,腾讯生态就成了天然的优势,但事实上,完全依赖生态和所谓的流量很难做好低代码,因为低代码作为一款商用系统的应用,最终比拼的还是云底层的技术。

聚焦到近两年国内市场上涌现出的各类低代码厂商,可以发现大部分厂商做的更像无代码,也可以理解为SaaS配置化。

SaaS加上配置化的皮,自上而下变成所谓的无代码平台,这种做法只能局限在一些垂直的场景和行业,离企业数字化所需要的通用的低代码应用平台还差很多。比如很多国内无代码厂商都聚焦于表单、ERP、CRM等一个又一个单点的SaaS领域,让这一片市场变成了红海。

而真正通用的低代码平台必然是自下而上演进的,它需要一套完整的云基础设施、租户隔离机制、Serverless底座、身份认证体系,这些是传统PaaS的内功,而托拉拽可视化编辑器,只是外围的开发工具,并不是低代码平台或者无代码平台的核心技术壁垒。

同时,雷峰网了解到,微搭用于小程序的开发只占三分之一左右。“微搭可以做小程序,但不是唯一。”微搭于去年就完成了由小程序单点开发向多端、跨云、跨平台方向转变。以小程序为基点,目前微搭低代码的服务范围已经覆盖到了金融、工业、教育、零售、文旅等多行业多领域。

这就是所谓的“一点布局,多点得利。”

03、微搭和钉钉从来不是对手

随着低代码的火热,国内很多厂商尤其是企业巨头都涌入了低代码赛道,寻求分一杯羹。这里当然少不了BAT,而在BAT的低代码战略中,很多人愿意把微搭和钉钉对比起来。但在雷峰网看来,微搭和钉钉并不是对手。

无论是微搭还是钉钉,二者都对外传递了一种价值观念:“成为一款好的生产力工具。”

同是生产力工具,二者有何不同?

首先,服务对象不同。云钉一体化后,钉钉强调对外提供PaaS能力,偏向企业端,而微搭则是从服务微信小程序的开发起家,更强调为开发者以及开发团队服务。

更直白的说,钉钉拥有的生态相当于微搭拥有的企业微信的部分,但是微搭的生态始于微信生态端。二者在生态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割裂,各有各的市场。

当然,钉钉作为一个协同办公平台做低代码这一信号放出来后,就引来了业界非常多的质疑声。其实钉钉的低代码战略要从去年1月份说起,一年时间钉钉在低代码方面的动作可谓非常频繁。

钉钉先是在发布6.0版本的时候宣称:要做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

同时,钉钉全面开放底层能力和1300个API接口,同步提出了“低代码革命”,并将内部的低代码开发平台“宜搭”直接接入钉钉;4个月后,钉钉推出首个低代码聚合平台“钉钉搭”;

同年10月,钉钉进一步将开放提升为战略,开放超过2000个的API接口数,并与8家低代码头部厂商一起组建“低代码联盟”。

通过去年一年的时间的探索,可以看出低代码已经成了钉钉PaaS化中的重要一环。但从目前来看,钉钉低代码至今还没有非常大的突破。也并没有听钉钉明确的对外说过,其服务对象是开发者,而是更侧重在协同办公方面。

再者,市场定位不同。钉钉是保持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的定位不变,在文档、音视频、项目、会议等基础产品上持续投入,其他场景应用诸如人财物产供销研等应用交给生态做,更像是协同PaaS平台。

但是从微搭的定位来看,少数客户也会选择用微搭做人事管理系统、OA表单等。但这并不是微搭的主赛道。

大部分企业把微搭当做软件系统或者中台使用,支持各种复杂业务场景的开发使用而非局限在协同办公领域。

诸如某银行其本身就有自己的IT团队,他选择低代码的目的是希望有个工具来帮助其扩大对各种各样业务场景应用开发的掌控力。就好比,他有很多散落的鞋,你为他提供了一个鞋柜。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微搭作为一个中台考验的是偏底层技术的能力,是在和技术厂商竞争,和钉钉不存在竞争点。

04、腾讯为什么“要合作,不要都做”

 

腾讯低代码的策略到底是什么?——只做PaaS,不做SaaS。

雷峰网从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去年4、5月份到现在腾讯一直践行这一策略,从来没有变过。

当然也有人好奇,既然在云底层基础设施方面有很强的积累,为什么只做PaaS不做SaaS?

首先技术层面,腾讯在云原生、容器、Severless等方面有着深厚的积累,更容易也更擅长提供通用化、标准化的底层服务;

其次成本层面,SaaS软件的开发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是一个高投入且回报周期长的行业。

所谓“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进入到数字化时代,包括工业、能源、教育、医疗等行业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数字化转型需求,转型程度的不同,行业的复杂性以及行业Know-how背后是一些定制化的要求,这就需要专门的SaaS服务商去做,这是腾讯所欠缺的。

据雷峰网了解,在云服务方面,腾讯也只是提供了技术托管服务,而不涉及客户的业务层面,这样不仅节省了成本,还为SaaS厂商提供了新的机会和发展空间。

再者,目前国内对SaaS市场的发展前景持有不同的看法,经过前几年的发展热潮,近两年SaaS市场增长逐渐放缓,以投融资为例,2022年上半年产业互联网(主要以企业服务、TOB、SaaS领域为主)共发生345次融资事件,同比减少约40%;融资金额为同比减少约50%。

腾讯选择提供PaaS服务能很大程度上减少行业竞争,并且通过和SaaS服务商、ISV合作伙伴的合作能很好地拓展生态。

“基于更加细颗粒度的原子化,为企业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帮助ISV解决定制化交付的问题”——这是腾讯云微搭低代码平台想做的事情。

以六度人和(简称“EC”)为例,其是一家专注于做SCRM业务的企业,包含营销系统、客户关系管理和数据智能,目的是帮助客户完成获客、拉新、成交、复购。

在EC服务的几万家客户中,有20%的企业有定制化需求,这类需求对开发的要求高、投入大。在这一过程中,六度人和尝试过基于自研低代码平台去做定制化,结果却发现成本非常高。“也试用过各种低代码工具,但结果却是因数据无法互通,结果导致开发效率降低”。

随后借助微搭低代码的能力,EC将通用的业务逻辑封装成组件和区块,开发人员熟悉大的业务逻辑后便可快速开发,交付效率也提升了50%以上,大幅降低了降低了定制化成本,此外,EC还结合微搭的企业名片、短信拉起了小程序等特色生态能力。

同时,由于一些高客单价客户对数据隔离和安全有要求,微搭还能为每个开发者或 SaaS服务商分配一套数据隔离的多租户环境,同时SaaS 厂商也可以为服务的客户提供独立环境,让数据能被客户自己掌握在手中。

05、后记:智能化是未来趋势

目前,国内的低代码产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无论是头部的低代码厂商,还是其他厂商,为了让大家更加积极地拥抱低代码,都在传递一种“无论是有技术背景还没有技术背景的人,无论是有IT团队还是没有IT团队的企业,都能轻松使用低代码进行开发”的价值。

无技术背景,无IT团队,其实这更像是无代码的理念,是一个理想的状态,但是从技术迭代的速度来看,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现实。

低代码已经解决了应用的标准化组件的问题,更多的是为有IT背景的人所用。

如果真正进入无代码或者智能化阶段,AI将更多的解决模型识别等问题,诸如早期的人脸识别技术还不够成熟,现在已经越来越真实;早前自动驾驶需要懂汽车元器件等东西,现在小白也能驾轻就熟。

低代码和AI的组合将揭开云开发智能化的新篇章,AI会用更加语义化的东西拆解出来,形成新的定义,从而转化成普通人所能理解的概念,那时才是真正的无代码时代。

之于人类、之于企业、之于社会,这是技术的革新,也是思维的革新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